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渣爹出軌我抓人,坑爹能手第一人江秋映凌玖玖試讀新章節 第9章_安幽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凌家這套兩進的大院子,前院是農家樂,臨着進山路,蓋了兩層小樓,一共16個房間。

後院是自家老宅,老太太和家人住後院老房子。

這兩晚家裡人多,自家房不夠住,凌玖玖和凌清在前院農家樂開一間房,農家樂每個房間都有洗手間和衛生間,方便。

山間的夜晚清涼沁爽,外面不知什麼蟲兒在黑暗中竊竊私語。

凌玖玖聽着身邊人香甜的呼吸,支楞着耳朵聽着外面的動靜,又在黑暗中看了兩次手機——手機是兩天前悄悄買的,諾基亞3310,買來就調了靜音模式。

終於,11點55分了,外面已經黑透了,手機的屏幕亮了起來,有電話進來。

掛斷電話,她悄悄的起身下床。

衣服是睡前就準備好的,寬寬鬆鬆的黑色連帽T恤,黑色長褲。

背起書包,拿起鑰匙,悄悄出了房門。

很順利,山間民風淳樸,農家樂的一樓大門連鎖都沒有上。

一樓有個簡易的服務台,服務台後支了一個行軍床,二叔就睡在那裡值班。

白天忙狠了,晚飯時又喝了點酒,二叔的鼾聲平穩而香甜,還拐着彎。

凌玖玖出了門,門口不遠的大樹下,停着一輛的士,是她昨天在城裡約好的,付了三分之一的車錢。

她上了車,車子大亮開啟,沿着山路緩緩遠去。

這個時間點,路上沒有車,速度很快就飆起來。

從蓮華鎮到安州市白天進山的車多,她們走了兩個小時,實際不堵車的情況下,一個小時二十分鐘就到了。

付了車錢,她下車,悄無聲息的進了鴻運小區。

戴上提前準備好的手套,開了門。

家裡黑乎乎的,不過她這半天一直在黑暗中,眼睛很快就適應了。

摸黑先把窗帘全拉上。

然後打開手電筒,假裝自己是個賊。

一個賊進了家,該怎麼偷呢。

應該先翻找吧。

她翻,把家裡的抽屜,斗櫥,柜子,翻得亂七八糟,找到幾條中華煙。

既然是賊,中華煙這種硬通貨肯定是要偷的。

然後又去大卧室,又是一通亂翻。

最後,她走向保險柜。

密碼已經爛熟於心。

她藉著手電打開保險柜,把裏面的現金和金條用兩個黑色塑料袋分裝了,然後把保險箱關上。

她沒有立刻帶着錢離開,這些錢藏哪裡,她早就想過。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她轉身進了自己的卧室,把兩個黑色塑料袋分別藏好。

一包藏在放冬天厚衣服的箱子里。

另一包藏在床底下的紙箱里,紙箱里裝的是上一個學年的舊書舊教輔。

四條中華煙不好藏,她想了想,打開鋼琴頂蓋,把煙放了進去。

除了調琴師不會有人碰她的鋼琴。

盡量做成一個熟人作案的現場。

熟人知道錢在哪裡,熟人知道孩子的房間肯定沒錢,所以她的房間整整齊齊。

做完這些,看看錶,用了22分鐘。

她站在亂糟糟的屋子中間,把所有流程過電影似的在眼前過了一遍,確定沒有紕漏,才再度拉開窗帘,悄悄出了門。

深夜兩點的安州大街,一個人也沒有。

少女在路上狂奔。

黑色帽衫,黑色長褲,隱在夜色中。

雙肩包在背上晃得難受,索性抱在胸前。

手裡的諾基亞屏幕突然亮起來,是來電:

「你在哪呢,我已經到安州一中了。」

嗯?找的明明是個女司機,為什麼電話里是個男的?

「你是……,我約車的時候不是個女的嗎?」

「那是我媳婦,女的不跑夜車。」電話那頭不耐煩的說。

「……行,我五分鐘之後到。」

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必須趕在天亮前回去。

她一路狂奔到安州一中,一輛的士停在站牌那裡。

她想得很周全,兩輛車,分別在不同的地方接她。

司機矮壯矮壯的,脾氣很不好的樣子,正站在車旁抽煙。

上了車,凌玖玖才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全部被汗濕透,發尖滴着汗,夜風灌進車裡,她打了個冷戰。

車子又向山裡駛去。

司機陰沉不語,凌玖玖莫名覺得,氣氛有些怪異,她條件反射的緊緊揪住懷裡的包。

車子行了一個小時,經過一個叫五里溝的山彎,周遭靜謐,只有她們這輛車在山路上孤獨的行進。

的士突然停了下來,司機熄了火,點了一支煙。

凌玖玖嗅到了危險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