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2)

……我、我開。我右手……要來……掛檔,我只是掛檔……你別激動,我開,我送你上山。」

司機的嗓子突然就乾澀起來。

他發動車子,打開大燈,車子又在蜿蜒的山路上爬行。

凌玖玖精神高度緊張,一眼不眨的盯着司機。

緩了一會兒,司機開口,想轉移她的注意力:

「小姑娘……在哪個學校讀書?」

「閉嘴!別說話!」貼着皮膚的電棍加了力,拿美工刀的拳頭也加了力。

司機噤了聲,冷汗直冒。

半個小時後,她終於看到了凌家大院的招牌和那棟兩層小白樓。

「到前面小白樓調頭,然後停車。」

司機很聽話,在小白樓前調頭,然後停車。

你看,這世道就是這樣,你硬一點,別人的就軟了,你軟一點,惡人就聞着味來欺負你了。

可惜上一世,自己被那場家庭變故坑懵了,年少沒經驗,不懂得這些道理,吃了許多虧。

凌玖玖一直把手裡的電棍抵在司機身上,騰出一隻手拉開車門,跳下車,朝凌家大院的大門跑去。

「妹兒,我跑一趟山路不容易,能不能把車費給了。」司機忍氣吞聲的說。

「車費在後排座上,趕緊滾!」她一手舉着電棍,一手握着美工刀,後背緊貼在門上。

司機看了一眼後排座,果然有一張大錢。

車子又發動起來,沿着山路漸漸遠去。

凌玖玖腿一軟,癱坐在地上,手和腿都哆嗦的不成樣子。

渾身都被汗濕透了,山風一吹,上下牙直打架。

平復了好幾分鐘,她悄無聲息的開了門。

別說她現在13歲,就是33歲,今晚的經歷也夠嚇人的。

要到十幾年後,監控才開始密集起來,這種十八線小城市,又是夜行山路,她還是悄悄跑出來的,真出事就是破不了的懸案。

凌晨三點半,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她取出提前備好的鑰匙,悄悄進了門。

一切照舊,服務台後,二叔睡得依然香,房間隔音一般,二樓走廊里隱隱能聽到房客們的鼾聲。

進了屋,凌清也睡得酣香,蓋在身上的毯子被踢在地上,凌玖玖幫她蓋上。

沒有人知道,這個夜晚,她回了一趟安州市,完成了重生後的第一個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