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出軌?」程景默皺眉,「什麼意思?」

於向念想了想,「就是偷人的意思。」

「到底誰偷人了?」程景默問。

她倒是會惡人先告狀!

於向念跟丁雲飛的那些流言,他早聽說過了,他沒當回事,想不到竟是真的!

於向念聽出了程景默話里的意思。

是!她這三天是天天把丁雲飛約到家裡來,可她是有目的的!

她說:「程景默,你放心,我沒偷人,更沒懷孕!在咱倆婚姻關係續存期間,我不會做任何對不起家庭的事。但我也要說清楚,不管你和剛才那個吳醫生以前是什麼關係,既然你結婚了,就要保持距離和分寸!當然,如果你想離婚,我也同意!」

她這幾句話說的擲地有聲,程景默像是被怔住了,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我答應了你家裡人要照顧好你。」

一聽這話,於向念更不高興了,她才不需要這種道德綁架的照顧!

「我不需要誰照顧,我可以自力···」

話沒說完,就被人打斷了,小傑急急忙忙的跑進來說:「叔,你回來了!大丫她爹又打她娘了!」

小傑今年七歲,大名方俊傑,是程景默一年前領養的孩子。

小傑的母親在生他時難產死了,他的父親又在一年前外出執行任務犧牲了,程景默就領養了他。

原主以前對小傑不好,她剛穿越過來那天,小傑對她很是冷淡和排斥。

這三天里,於向念一直對他示好。

可這小孩,鬼精的不行,東西吃了她的不少,故事也聽了很多,可對她還是愛理不理的。

程景默眉頭一皺,站起身來跟着小傑出了門,於向念也跟了出去。

不遠處的一家人門口擠滿了看熱鬧的婦女、小孩,屋裡傳來女人的哭喊聲和孩子的哭聲。

程景默快步走過去,撥開人群擠進屋裡,於向念跟在他的身後也進了屋。

入眼就是地上的桌椅板凳橫七豎八的倒着,一個穿着藍色粗布衣服的女人,抱頭鼠竄,她後面是一個穿着軍裝的男人,手裡拿着一條褲帶,嘴裏不乾不淨的罵著。

還有兩個小女孩頭髮凌亂的追在身後,哭的滿臉是淚,「爹,你別打俺娘。」

於向念一看這場面就來火,她最討厭家暴和出軌的男人!

程景默兩步過去將張連長攔住,一隻手擒住他的手,厲聲道:「張連長,住手!」

張連長喝了酒,一張臉通紅,使勁掙了兩下,沒掙開,「你讓開,今天我非打死這娘們。」

「你什麼話好好說,不準動手!」程景默說。

張連長大罵:「這娘們兒前幾天剛給了她五塊錢,今天又找我要,我天天在外辛苦,她在家裡就知道亂花錢!」

張連長媳婦李桂花哭哭啼啼的說:「那五塊錢,我買了二十斤米,又買了兩斤豬油,哪還剩下什麼錢?孩子鞋子都穿破了,我找你要五塊錢買給她們一雙,怎麼了?」

於向念聽着李桂花的哭訴,更是火冒。

這他媽什麼狗男人?!在自己孩子身上都捨不得花錢!

「你還敢頂嘴?!」張連長猛地一下掙脫程景默的鉗制,朝着李桂花衝過來。

李桂花嚇得大叫,繞着屋子跑。

一個跑一個追,還有一個程景默也在後面追着。

突然,「哐當」一聲,地上掉下半個粗瓷大碗,砸的四分五裂。

現場頓時鴉雀無聲。

張連長捂着額頭,鮮血從指縫裡流出,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於向念。

於向念手裡舉着另外一半碗,她站的筆直,白皙的小臉上寫滿憤怒,目光兇狠的看着張連長。

「你不是愛打人嗎?那你也嘗嘗被打的滋味!」

那些看熱鬧的婦女小孩都驚住了,連程景默也怔了一下。

於向念今天怎麼了?

她以前也知道張連長打媳婦的事,可從不插手,還在家裡嘲笑李桂花窩囊!

「你他媽敢打我?!」好一會兒,張連長才反應過來,氣勢洶洶的抬手要打於向念。

程景默反應很快,一下子就將張連長控制住。

於向念將手裡的半個碗摔在地上,眼裡燃燒着怒火,「程景默,你放開他,我看他敢不敢動手!他今天要敢動我一下,我讓他捲鋪蓋走人!」

這話把張連長震住了,他還真不敢得罪於向念。

於向念的父親可是陸軍部隊的總司令,他要打了她,就別想在部隊待了。

張連長的手停在半空,於向念對着張連長罵道:「你一個大男人有本事上陣殺敵去,在家打女人算什麼本事?孩子買雙鞋,你都捨不得,你也配當個父親!」

「你媳婦千里迢迢的從老家跟你來到這裡,你給她過的什麼日子?她每天任勞任怨的領孩子、洗衣做飯種地打掃衛生,要沒她操持家務,你還想吃熱乎飯,穿乾淨的衣服?」

「你能掙點錢就覺得自己了不起了?!我告訴你,女人也能掙錢,不然你在家做家務,讓你媳婦出去掙錢養家,一不高興就打你一頓!」

這幾句話算是說在了在場軍屬的心坎里。

家裡的男人雖不打她們,可也是覺得自己能掙點錢就了不起,回到家就跟個大爺似的使喚她們。

她們遠離家人,隨軍來到這裡,不圖男人升官發財,只圖對她們好一點。

軍屬們看於向念的目光,在嫌惡害怕中,又多了幾分贊同。

於向念沒注意大家的目光,她繼續說:「我告訴你,我明天就告訴政委,你家暴!你要還敢有下次,我去婦女委員會告你,把你抓去坐牢!」

於向念說的鏗鏘有力,連在場的家屬都被感染了,「對,下次你要再打桂花嫂子,我們都作證,讓你坐牢!」

程景默內心震撼,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高高在上、目中無人的於向念?

「大家都帶着孩子回去吧。」他面上不露聲色的說。

眾人散去,程景默又對張連長說:「張連長,打媳婦確實是你不對,我明天會向政委報告這件事的。」

以前,張連長打媳婦還有同院的戰友出來制止,可次數多了,大家都懶得管,每次都是他一個人出來制止。

他以前認為,這是別人家的事,他不想將別人的家事捅到部隊里,現在想想,是該給張連長一個教訓,不然他總改不掉打媳婦的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