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於向念他們三人也回了自己家。

南城這天氣,才五月份就已經二十多度,一天下來,身上黏糊糊的。

於向念此時很感謝原主的嬌氣。

在這個大家都是去公共澡堂和公共廁所的年代,原主讓程景默在自家的小院里蓋着一小間房,相當於現代的衛生間。

雖然沒有熱水器、浴缸這些東西,但還是很不錯了。

房子里,裝了一個水箱,一拉就能沖廁所。洗澡則是用大盆,燒好熱水,摻上冷水,就能洗了。

家裡有一個蜂窩煤爐子,用的時候將風門打開,不用的時候將風門關的漏一個小孔,保證煤球不熄滅。

這種爐子,火來的太慢,做飯不行,剛好用來燒水。每天,這爐子上面都放着一壺水,保證了熱水供應。

原主用的東西也是這個年代最時髦的,香皂、肥皂、雪花膏、潤膚霜、蛤蜊油······她都有。

可惜現在還沒有洗髮水,洗頭髮只能用燒盡的草木灰,泡水後等沉澱了,用上面的那層鹼水洗。

洗完澡,她在卧室里用干毛巾擦頭髮,腦子也在思考。

她原本計劃在這裡安家立業的,但看現在這情況:

迫不得已娶她的丈夫、對她愛理不理的孩子、嫌棄憎惡她的鄰居······周圍就沒一個人看她順眼的!

咱就說,男人、孩子、鄰居之類的,也不是什麼非要不可的人!

既然男人有心上人,她成全他們!

既然孩子不喜歡她,誰愛當這個後媽誰當去!

至於那些嫌棄她的鄰居,半毛錢關係沒有的人,愛咱咱滴!

只是,一旦離了婚,她沒有安身的地方。

她得儘快自力更生!

另一個房間里。

小傑躺在床上,興奮的說著:「叔,我嬸今天太解氣了。我早跟大丫、二丫說過,只要她們的爹打她們的娘,就狠狠揍他一頓。一次給他揍怕了,他就不敢再打了。」

程景默坐在床邊,腦海里又浮現了於向念抓起一個大碗砸向張連長額頭的畫面,那動作沒有絲毫猶豫和害怕。

手起碗落!

這女人咋這麼虎呢!

程景默摸摸小傑的頭說:「不管如何,打人是不對的,你嬸今天雖然是幫人,但也做的不對。」

頓了頓,他又說:「我不在這一個月,你嬸對你還好吧。」

小傑說:「前段時間她都不理我,我吃飯都是去董叔叔家吃的。這兩天對我特別好,買給我冰棒、糖葫蘆吃,還給我帶了肉包子,那飯館的肉包子可好吃了!」

小傑說著就咽口水,「我嬸說了,只要我想吃,她就帶我去吃。」

也就是說,於向念是這兩天才變奇怪的。

程景默又問:「你見過你嬸帶那個丁連長回家來嗎?」

小傑撅起嘴,表情苦悶,「我嬸讓丁連長幫忙,給咱家院子除草刨地,修補傢具,還打掃了屋子!可我聽見外面的那些嬸子說她帶男人回來,是要偷人。」

小傑不知道偷人的意思,可光憑那個「偷」字,就知道不是什麼好話。

程景默斂了斂眸子說:「別聽外面那些人瞎說,還有,也別跟那些人講家裡的事。」

小傑懂事的點點頭,「叔,我不說。」

他已經上過一次當了,再也不會跟外人講家裡的事!

那是程景默和於向念結婚的第二天,外面那些人從小傑嘴裏套話,小傑啥也不懂,就老實說了程景默昨晚是跟他一起睡得。

結果,害的程景默成了家屬院里的笑話。

程景默給小傑掖掖被角,「快睡吧。」

翌日。

於向念睡到第三次軍號聲響才起床。

走到屋外的小房子準備洗漱,一眼就看見院場的繩子上晾着的衣服。

是她昨晚換下的裙子,還有小傑衣服以及一套軍裝。

她昨天嫌累,就沒洗,沒想到程景默洗了。

原主除了內衣褲不讓程景默洗,其它的衣物都丟給他洗。

可那是原主!

讓一個陌生的男人手洗她的衣物,於向念有些發窘!

走進小房子里,看到臟衣服簍里還丟着她的內衣褲,她連忙幾下洗乾淨了,拿到外面的繩子上晾起。

走了兩步又返身回來,將內衣褲晾到了她的裙子下面。

這小院,跟隔壁兩家的院子就靠一排一米多高的竹柵欄隔着,在自家屋裡就能看到隔壁小院的情況。

剛洗漱好,程景默就端着兩個大飯盒回來了。

他臉上汗津津的,應該是剛出完操,他將飯盒放到桌上,說了句「我打了早飯」,然後就進小傑的房間叫他起床,又去洗了一把臉。

三人坐在桌前,於向念掰了半個饅頭吃着,這饅頭不是現代的白面饅頭,裏面摻了大部分的玉米面,吃起來噎嗓子。

她艱難的咽下一口饅頭說:「程景默,以後我的衣服我自己洗。」

程景默沒說話,不知道是不是默認了。

小傑也啃着一個饅頭,突然問:「嬸,你以前從不吃這種饅頭的,今天咋吃了?」

要不是看在她昨天幫了大丫二丫的份上,他才不會和她說話!

這話把於向念問的噎了一下,她連忙喝了兩口玉米磣子粥才將嗓子里的饅頭咽下。

一抬頭,就看見程景默和小傑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她佯裝若無其事的說:「嬸子今天想嘗嘗這饅頭的味道,還是挺好吃的哈,以後你們吃啥我就吃啥。」

「你不想吃肉包子了?」小傑又問。

這小子是自己想吃吧!

於向念說:「我看你就像個肉包子!」

程景默垂下眼帘,眼裡的疑惑更多了。

要知道,結婚這半年,於向念對小傑都是不管不問的,小傑叫她,她都不理。

三人吃完早飯出門。

一路上遇到的軍人、家屬都和程景默打招呼,可沒人跟於向念講話,大家都是眼神複雜的看她一眼。

昨晚的事,整個家屬院都傳開了。

想不到這惡婆娘還會幫人,只是太虎了,現在又懷孕了,以後見到她,更是要躲遠一點!

小傑在軍區的小學上學,距離家屬院不遠,自己背着書包跑着去了。

原主讀過高中,能寫會算,是後勤部招的編外人員,每月18塊錢的工資。

程景默是南部戰區陸軍部隊第9軍區的副團長,工資多少原主不知道,反正每個月會給原主80塊錢。

小傑走後,兩人一路無言,一前一後的走進了軍區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