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白梅羞澀的抽回手,「你幹嘛呀!」

丁雲飛笑的開心,「好梅兒,我就喜歡你。等我當了團長、副團長,立馬帶着三轉一響來你們家提親,讓你給我生五個大胖小子!」

白梅更加嬌羞了,「誰要給你生孩子!」

「好梅兒,讓我親一親。」丁雲飛「吧唧」的親了白梅的臉蛋一口。

有了早上這一遭,丁雲飛和白梅一天都沒來找過於向念,她清凈的上了一天班。

下了班,走在回家的路上,剛好看見程景默和幾個戰友一起走過來。

她想問問張連長的事,要是程景默沒說,她現在就要去告訴政委。

「程景默!」

脆生生的聲音響起,大家循聲看過來,就見於向念站在路邊。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碎花布拉吉,腳上是一雙黑色的布鞋,頭髮紮成馬尾,眉眼彎彎的看着他們。

輕風拂過,她的裙擺微微飄起,露出一小截又白又細的小腿。

別的女人穿裙子也就那個樣,可那裙子穿在她身上就特別的好看,該飽滿的地方飽滿,該纖細的地方纖細。

白皙的小臉,精緻的五官,再配上那明媚的笑容,路過的人都忍不住的要看她一眼。

長得是真漂亮,家屬院里屬她最漂亮!

可一想到她那脾氣,路人都連忙別開臉,生怕被罵!

程景默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就移開了視線。

於向念等着程景默幾人走近後,她快步走到了程景默的身旁,和他並排一起走。

那些原本跟程景默同行的戰友,都自動加快了步伐,拉開與兩人的距離。

「程景默,你跟政委報告了張連長的事了嗎?」於向念問。

「報告了,張連長挨了一個處分,晚上的時候,政委會到家裡找你談話。」

程景默本以為於向念會擔心或是緊張,誰知道她無所謂的說,「談就談吧。」

也是,別說一個政委,就是軍長來了,於向念也不放在眼裡!

幾分鐘後,兩人走到了家屬院,老遠就見李桂花和她的兩個女兒站在那裡。

李桂花也看到於向念和程景默,連忙走了過來,手裡捧着一個大碗,碗里裝着幾個包子。

「那個···程副團長,於同志,昨晚謝謝你們。」她的臉還是腫的,說話也很局促,「俺···做了幾個素包子,你們別嫌棄。」

於向念看着李桂花雙手緊緊的捧着大碗,面色緊張的樣子,想起了一件事。

那是原主和程景默結婚的第二天,住在他們隔壁的柳珍嫂子好心給原主送了一碗蒸糕。

鄰裡間,今天你給我一碗菜,明天我給你幾個包子,本是常有的事。

誰知道,原主當著柳珍嫂子的面,連碗帶蒸糕的扔進泔水桶里,還說:「我才不吃這些東西!」

氣得柳珍嫂子回家大哭了一場,發誓再不和原主來往!

自然,家屬院里至今也沒有誰,再敢給原主送過任何東西。

於向念猶豫要不要接過這碗包子。

一看就知道,李桂花的日子過得特別拮据,身上的粗布衣服打了好幾個補丁,昨晚跟她男人要五塊錢給孩子買雙鞋,還被打了。

要是她接了這碗包子,李桂花和孩子會不會挨餓?可如果不接,李桂花就會難堪。

想了想,還是接下吧!

等還碗時,給李桂花帶點別的東西。

於向念接過李桂花手裡的碗,「謝謝桂花嫂子,小杰特別喜歡吃包子。」

李桂花如釋負重的搓了搓手,「喜歡就好,家裡也沒別的東西。」

程景默看着於向念細長的手指緊扣着碗邊,沒有要扔掉的意思,暗自吁出一口氣。

他生怕於向念當著李桂花的面,連碗帶包子的摔了!

程景默說:「桂花嫂子,我已經將事情報告了政委,隊里給了張連長相應的處分,他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保證以後不會再動手了。」

於向念對「保證以後不會再動手」這句話,持懷疑態度。

她不屑的撇撇嘴,「他要再打你,你就狠狠的揍他!揍得他怕你!要是你打不過···就跑,別在家裡傻傻的挨打!」

程景默皺眉,於向念怎麼跟七歲的小傑一樣的想法,不過比小傑聰明一點,還知道要跑。

李桂花不知道是感動還是傷心,又紅了眼,「俺沒文化,除了謝謝,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於向念擺擺手,「不客氣!記住,打不過就跑!要是跑不掉···」

她看着李桂花身旁的兩個小女孩,也不知道她們叫什麼名字,只能用手指了指她們,「讓她們來找程景默!」

程景默:「···」咋不找你,你這麼虎!

兩人告別李桂花,走回家,還隔着一段距離,就看見吳醫生站在家門口,翹首以盼的樣子。

她穿着一身黃色的布拉吉裙子,頭髮用紅繩紮成兩個辮子落在胸前,肩上背着一個單肩的軍用包,腳上是一雙黃色的塑料涼鞋,裏面還搭了白襪子。

看的出是精心打扮了一下,只是這搭配,感覺有點土。

於向念偏頭看了眼程景默,他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

吳醫生一看見兩人,臉上立馬綻開笑容,「程副團長、於同志。」

程景默對她點點頭,「吳同志。」

這平靜的樣子,讓於向念不得不懷疑,這兩人是早約好了,要在家裡見面呢!

她面上也沒什麼表情的打招呼,「吳同志。」

吳醫生笑着說:「程副團長,你可能需要換一下傷口上的葯。」

又打着換藥的幌子見面!

於向念是願意成全他們,可這兩人未免太急切,太不把她放在眼裡。

一個是她的丈夫,一個是她丈夫的前女友,不知道避嫌,還敢天天當著她的面約會,當她死了?!

他們讓她不痛快,她也不能讓他們痛快!

程景默說:「不用了,傷口已經好了。」

吳醫生:「···」

於向念眉梢一挑,笑起來,「那就謝謝吳醫生了,昨晚程景默非得抱着我睡,我看到那麼大的一個傷口,都心疼死了。」

鬼知道,她連程景默的傷口在哪都不知道!

程景默聽着這話,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剛想拒絕,就接受到了於向念一記凌厲的眼神,他將嘴裏的話又咽了下去。

他拿出鑰匙,開了門,三人走進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