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想當朵綠茶花第4章 清醒在線免費閱讀

只想當朵綠茶花第5章 小兔子在線免費閱讀

「我想你教我做甜品。」

蘇晚耳根子都紅了,實在是不知道怎麼開口。

畢竟現在的孟阿姨對自己的印象十分差勁,現在自己又說出這麼奇怪的要求,孟阿姨肯定會起疑心的。

果真,就像蘇晚想的那樣,孟阿姨覺得很疑惑,她看着眼前的蘇晚,總覺得她變了,又說不出來是哪裡變了。

「你要做甜品做什麼?」孟阿姨問道。

蘇晚眼神一亮,看來有戲。

她小心翼翼靠近一步,說道:「我想……我嘴饞了而已。」

蘇晚沒有說出真話,要是說是為了做甜品哄謝庭琛,孟阿姨一定會把我當成精神病告訴醫院的。

因為她會覺得,蘇晚會下毒。

孟阿姨鬆了口氣,還以為是什麼呢。

只不過突然說要學做甜品也是有點古怪。

蘇晚害怕孟阿姨想多,就趕緊補充說道:「我就是覺得平日里太無聊,想學着做點甜品打發時間。」

這個理由看起來就有點說服力,孟阿姨沒再懷疑,只是看了一眼蘇晚,沒再說什麼。

「好吧。」

「謝謝孟阿姨!」蘇晚大喜。

——

蘇晚身穿早上的那件裙子,站在行傾大樓底下,抬頭向頂樓的方向看去。

手裡拿着一個盒子,卻開始犯難。

她不敢進去,雖然自己鮮少來行傾大樓,但是謝庭琛手底下的員工多多少少都會八卦一下,猜出她不難。

這甜品做的實在是有點獻殷勤。

蘇晚一臉為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早知道自己出門的時候就先偽裝一下了。

要不是因為太着急,怕錯過謝庭琛的休息時間,不然也不會忘記自己現在是兩年前,自己最被討厭的時候。

蘇晚停在門口沒進去,保安看着她鬼鬼祟祟的,覺得她沒安好心。

保安思索片刻,原本是要上去問問蘇晚走來走去,又不進去是在幹什麼,就看見蘇晚轉身離開。

保安一頭霧水。

蘇晚正好看見了一間衣帽店,隨手買了條絲巾遮住了半張臉,只有水汪汪的杏眼露在外面。

這下應該不會被認出來。

保安剛休息一會兒,就看見了蘇晚又回來了。

實在是太可疑了,保安立馬上去攔住了她,」喂,這位小姐,你一直在門口鬼鬼祟祟的,想要做什麼。」

「我送個東西就走。」蘇晚客氣說道。

「我剛剛分明看見你轉來轉去,一眨眼沒看見,你就拿了個絲巾遮臉,小姐,你這讓我怎麼相信你是真的因為要進去送東西呀?」

蘇晚也不知道怎麼解釋,腦子一轉,想到個很好的理由。

「我……我有點紫外線過敏,保安大哥,我就在前台放個東西就走,真的,十分鐘。」

蘇晚態度誠懇,保安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十分鐘,你說的。」

蘇晚看保安松嘴,立馬點頭,「就十分鐘。」

行傾大樓從大門到正門也有點距離,原本蘇晚想的是五分鐘快速解決,放下東西就走,可是自己走過去也需要時間,十分鐘比較妥當。

蘇晚走進正門,清涼的空調隔絕了外面的熱氣,她下意識想放下絲巾,動作一頓,又拉了拉絲巾。

「你好,我寄個東西。」

前台小姐聽到蘇晚的聲音後,起身接待她,「請問有預約嗎?」

蘇晚語塞,「沒有,我就寄個東西。」

「好的,請問寄個誰,我幫你通知一下。」

蘇晚猶豫了一下,「謝……謝總裁。」

前台小姐動手撥號的動作停下來,她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面前這個只露了半張臉的蘇晚。

蘇晚見狀,看她開始懷疑,實在沒辦法想了個對策,「這是總裁在我的甜品店訂購的蛋糕,我遮着臉是因為過敏了,不是可疑分子。」

蘇晚一口氣說完,絲毫不給前台小姐一點能反駁的機會。

前台小姐乾笑了一下,確實找不到能反駁的地方,就將甜品接過來,撥打了頂樓的電話。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是謝庭琛的助理金洺接的。

蘇晚立馬離開,前台小姐都還不知道。

「怎麼了。」

「前台有一位小姐說總裁訂了份甜品——人呢?」前台小姐剛抬頭,面前一個人都沒有,蘇晚早就跑到大門口了。

「甜品?」

「送上來吧。」金洺沒多懷疑,吩咐過後,就掛了電話。

此時前台小姐還在疑惑蘇晚怎麼走的那麼快的時候,蘇晚本人正在和保安愉快的說再見。

「天衣無縫的演技。」蘇晚不禁感嘆一句,自己不去當群演還真是可惜了,說不定一天還能賺個兩百塊。

絲巾實在是捂着難受,她生來就脖子敏感,脖子上留下了紅印子。

她沒多理會,只是現在卻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

迷茫之際,包里的手機鈴聲響起。

上面的備註顯示「阿彥」。

蘇晚:「……」

不太想接。

迫於無奈之下,接通了電話。

「喂。」

要是上輩子的蘇晚,這個時候一定心中歡喜,聽見成彥的聲音會甜甜地喊他「阿彥」,不過一旦鏡子碎了,看到的就是四分五裂的碎片罷了。

「晚晚,過幾日就是你的生辰日,你想要什麼禮物?」成彥說著和上輩子相同的話,蘇晚突然發現,曾經的自己有多喜歡聽他說話,現在就想化身一隻有毒的章魚,同時扇他八個巴掌。

自然現在不要撕破臉皮的,蘇晚堆起假笑,「成彥呀,我只要你能一直陪我就好了。」

那個肉麻的「阿彥」,蘇晚實在是叫不出口了。

電話另一頭的成彥語氣中都帶着幾分得意,他說道:「晚晚,你真好。」

真好?

是我真好騙吧。

蘇晚清楚得很,成彥嘴上一套,心裏一套,比俄羅斯套娃還能套。

「成彥,下周我生辰日我只想和你單獨在一起,我已經買好了電影票,你記得來。」

「好,晚晚,我一定會去的。」

電話掛斷,蘇晚收起假笑。

連忙改了備註,看見那倆字真是膈應。

蘇晚摸索腦海找到那段記憶,就是那天謝庭琛發現自己逃走是為了和成彥看電影,氣得直接來抓人。

當然不能放過這次機會好好和謝總裁培養感情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