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想當朵綠茶花第6章 三人戲在線免費閱讀

只想當朵綠茶花第7章 茶藝在線免費閱讀

蘇晚去了陽台,躺在躺椅上,看着天空的星星,心中的委屈好像有一瞬間被撫平。

上一次這麼認真的豎著天空上的星星還是在雪地里,那段記憶清晰可見,蘇雅的嘲諷還在耳邊迴響。

困意襲來,蘇晚漸漸閉上眼睛,夏日裏的晚風最為清涼,沒過一會兒,蘇晚幾睡著了。

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謝庭琛回來了。

他今日喝了點酒,身上的帶着酒氣。

他走到門口,卻不敢推門,他害怕又是自己一個人。

他怕蘇晚又走了。

謝庭琛推開門之後,客廳的燈光亮着,廚房還帶着微微香氣,種種跡象都告訴謝庭琛,蘇晚還在。

可是他就是沒有看見人。

果然——

「又騙我。」謝庭琛坐在沙發上,自嘲的笑了笑。

幾天前,蘇晚又偷偷跑出去,和成彥吃飯,還真是巧,正好在他收購的西餐廳,經理認出蘇晚後,就趕忙給謝庭琛打電話。

謝庭琛會都不開,立馬跑過來抓人。

好在經理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就趕緊清場,在場的人只有他們三個。

蘇晚那個時候也沒想到這麼巧,成彥怎麼就訂到了謝庭琛手下的餐廳,不過也多心留意,也只是覺得實在太巧了。

謝庭琛將蘇晚抓回去之後,人手就又加了許多,那個時候蘇晚怕激怒謝庭琛,連忙和他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跑了。

尤其是和成彥單獨見面。

回想到這,謝庭琛越覺得自己好笑,自己竟然真的相信了。

其實謝庭琛不是害怕蘇晚離開,成彥的存在在他的眼裡就是一個最大的威脅。

他知道蘇晚喜歡成彥,也說服過自己她既然喜歡那就放手,可是真的當他看見蘇晚對着成彥笑的時候,他就嫉妒得快瘋了。

他害怕,蘇晚會真的離開他,不然也不會這麼著急想要娶她。

只怪自己出場太晚,得不到她的心。

那既然不能,得到她的人也好。

只要蘇晚一直在自己的身邊就好了。

謝庭琛再一次被騙,他走上樓,卻看見陽台那邊的燈光亮着。

他沒多想,自然也只是覺得蘇晚走的時候,忘記關燈。

等他一走近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住了。

蘇晚靜靜躺在上面睡得正香,髮絲鋪開,顯得那麼美好,柔和的燈光照在她的臉上,臉上細小的絨毛看的清楚。

謝庭琛一瞬間腦袋空白,酒精刺激作用下,讓他清醒過來,他看着蘇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沒走。

蘇晚沒有走。

謝庭琛蒙了一瞬間,立刻喜悅染上眉梢。

突然覺得自己為什麼要喝酒,難聞死了。

謝庭琛放慢腳步,拿了件薄毯蓋在蘇晚身上,蘇晚依舊睡得很香。

謝庭琛收回動作之後,就輕手輕腳離開,進了浴室把自己身上的酒氣都洗乾淨。

等他再出來的時候,蘇晚依舊睡得安好,他所有的壞心情全都離開。

就這樣謝庭琛靜靜地看了她好久,而後小心地將蘇晚抱起,走向她的房間。

輕輕地將蘇晚放在床上後,替她蓋好了被子,順手將空調打開。

他還想再這裡多呆一會,他看着蘇晚睡着的臉龐,竟然第一次覺得這麼高興。

「晚安。」

謝庭琛淺淺笑了一下,順後就退出房間,過了一會兒,只剩下空調的聲音。

躺在床上的蘇晚漸漸睜開眼睛,將身上的被子拉開,坐了起來。

她出神看着關閉的房門,下巴靠在膝蓋上,偷偷笑了起來。

蘇晚早就醒了,在謝庭琛給她蓋被子的時候,她裝睡就是為了看看謝庭琛接下來會做什麼。

果然,自己沒有離開,對於謝庭琛是最大的喜事。

也不知道白天自己租的小兔子蛋糕他喜不喜歡,若是沒有吃也沒有關係,畢竟感情這種事情要慢慢培養的。

蘇晚想到這裡心裏就甜一分,帶着美好的期待,重新入睡。

一夜好夢。

——蘇晚睡得很晚,早上是被一通電話吵醒的。

鈴聲響了好久,悅耳的音樂在此刻變得十分刺耳。

蘇晚摸索着,在床頭桌上摸到手機拿過來,解放雙手放在耳邊聽。

「哪位。」

蘇晚的語氣漸漸弱下去,她這個時候還沒有真的醒過來,還十分睏倦。

電話那頭就激動的很,她說道:「晚晚,我是姐姐呀,你難道還沒有醒嗎?」

蘇雅的聲音一下子就激醒了蘇晚,她立馬清醒過來,看着手機上亮起的屏幕,上面赫然備註着「蘇雅姐姐」。

蘇晚抓了把頭髮,「……」服了。

「晚晚,你昨晚怎麼沒有去見阿……成彥,他等了你一晚上呢,是不是謝庭琛把你關起來了,不讓你出來?」

蘇雅繼續喋喋不休,她說的語氣十分着急,彷彿是什麼大事情一樣。

蘇晚調整好心情,一臉無辜地撇清關係,」什麼,阿彥等了我一晚上嗎,我不知道,我可能是忘記時間了吧,昨天比較累,就睡著了,姐姐,你怎麼不幫我和阿彥解釋一下呀?」

蘇晚故意這麼說,這個時間點就是蘇雅和成彥在一起三個月的時候,而蘇晚只和成彥認識了兩個多月。

有種明牌了的一目了然。

蘇雅突然語塞,有些尷尬,「自然是解釋了的,只不過昨日你沒去,成彥可是特別傷心呢。」

傷心?

是開心吧。

蘇晚自然沒有說出來,默默打了個哈欠。

「晚晚,成彥已經在家裡等你了,你快回來吧,你也很久沒有見爸媽了。」

若不是蘇雅提醒,她都要忘記自己爸媽長什麼樣了。

蘇晚和親生父母沒什麼感情,反正是真的是假的已經沒有那麼重要了,畢竟現在在他們的心中,蘇雅才算是他們的女兒。

蘇晚原本想要拒絕的,但想起一件事情,計上心頭,立馬答應。

蘇雅聽見蘇晚答應了之後,心中鬆了一口氣,掛了電話,腰間上的手鑽進衣服里。

「怎麼樣。」

蘇雅扭過頭來,看着成彥的臉,紅唇淺淺親過他的臉頰。

「那還用說,她答應了。」蘇雅很滿意自己的戰功,眼神魅惑,成彥把持不住,二人曖昧的如同壁畫上的兩條蛇。

「不愧是你。」

二人親熱過後,還是不夠滿足,趁着時間差,進行了一次又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