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綜影視!姐快穿影視劇殺瘋了安陵容安比槐 第10章_安幽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因着剛進宮,安陵容請安時帶的是秋芙。因着離得近,她是第一位到的,剪秋正在殿門口候着。

「小主且先在這裡稍等,等其他小主們來了再一同覲見。」

安陵容點點頭,便在一旁等着了。

過了一會兒,兩個女子相伴走了過來,打頭的那個穿着打扮是貴人的樣式,對後面那個常在模樣的女子很是不耐。

安陵容見那貴人眼熟,略一思索便朝對方行禮:「富察貴人萬安。」

富察貴人一眼就認出了安陵容,畢竟她長相在選秀那日實在出眾,讓人想忘都難。

「嫻常在安好。」

一旁的女子,也就是夏冬春,早在進宮前就已經聽說了安陵容的名頭。

知道她雖然是滿軍旗,但是抬旗進的,且安比槐才是個工部員外郎,根本沒有實權。

在看到安陵容的長相後,瞬間嫉妒心湧上心頭,語氣滿是嘲諷:「原以為嫻常在名聲在外,定是天仙般的美人,沒想到這真是百見不如一聞吶。」

安陵容看了看她,眨巴着如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滿臉的無辜:「夏妹妹是因為姐姐的封號才覺得姐姐好看嗎?都是皇上看重,才給了這麼個封號,連姐姐自己都覺得受寵若驚呢!」

茶言茶語技能發動,瞬間就把夏冬春堵得嗓子發膩,瞪着眼半天不知該說什麼。

再配上安陵容無辜的眼神,夏冬春覺得膈應極了。

正在這時,又走過來三人。一個清麗貌美,一個端莊大氣,還有一個嬌憨可愛,看來必是甄嬛、沈眉庄和方淳意三人了。

又等了會兒,一個小家碧玉的答應和一個鼻樑高聳,眼窩較深的女子也到了,應該就是博爾濟吉特貴人到了。至於答應,應該就是原劇情至始至終沒有姓名的那個第八人。

而剪秋在見到這兩人也到了後,便開口讓幾人進去覲見。

安陵容正打算排隊,卻看到沈眉庄和甄嬛兩人徑直往第一排站去。

而剪秋彷彿跟沒看到一樣,其他人竟然也沒吭聲。

這難道是女主光環?

安陵容詫異的看向富察貴人:「富察貴人,你怎麼不站前面?」

她聲音雖然不大,但足夠在場的所有人聽到了。

經過這一提醒,所有人才如夢初醒一般。

富察貴人瞬間反應過來,看到第一排站着的兩人,立刻鼻子一哼走了過去。對着甄嬛和沈眉庄就問:「兩位哪位是博爾濟吉特貴人?」

甄嬛和沈眉庄被這一變故弄愣了,不由回答:「我們不是。」

富察貴人毫不客氣的將甄嬛一把拉了出來。

「這位是貴人也就罷了,你不過是個常在,有什麼資格站在我前面?」

甄嬛被單拎出來頓時覺得臉上火辣辣的,面子都丟盡了!

她咬了咬牙,朝富察貴人行禮道歉:「我初入宮中不懂,站錯了位置,還請富察貴人見諒。」

同時心裏暗暗惱怒剛剛多嘴的安陵容,以她的眼力,自然知道說話的是和自己同樣有封號的嫻常在。

富察貴人懟完人,看沈眉庄也不順眼:「向來都是滿蒙漢的順序,沈貴人這個漢軍旗也站錯了地方吧?」

說罷,也不管沈眉庄的臉色,朝博爾濟吉特貴人招呼站前面。

語言不太通的博爾濟吉特貴人也沒太搞明白狀況,不過看人讓她過去,她就過去了。

兩人站第一排,沈眉庄站第二排,甄嬛剛想站她旁邊,就被安陵容搶先了。

安陵容朝她笑了下:「莞常在,我是滿軍旗。」

甄嬛兩次鬧個沒臉,登時咬牙暗恨,將安陵容和富察貴人都記恨上了。

她向來自傲,哪受過這種委屈?

安陵容沒忽略甄嬛眼中一閃而過的不滿,但她在乎嗎?

幾人排好隊後,在剪秋的帶領下進了門,給皇后請安。

宜修端着一副溫和的笑容問她們過如何,正說著,華妃到了。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本宮來得不算晚吧。」

這慵懶又帶着挑釁的語氣,也只有華妃能說得出來了。

安陵容一直覺得前世看得電視劇里華妃已經很囂張了,沒想到真聽到聲音,竟然比原劇情更遭人嫌。

難怪宜修那麼恨華妃了。

眾人齊齊蹲下請安,華妃理也不理,徑直對皇后敷衍的行禮問安,也不等皇后反應就站了起來,直接坐下。

齊妃向來都是皇后的狗腿子,對着華妃直接發難,說她來的晚。卻被華妃用皇上的名頭擋了回去。

安陵容不用抬頭都知道皇后現在肯定臉色不好看。

新人朝皇后開始行叩拜大禮,皇后一貫的賢良作風,並不為難人。

等到給華妃行禮時,華妃反而像沒聽到一般,開始聊起了翡翠、耳環。

安陵容覺得自己的腿都快麻了,要不是這幾年她一直在鍛煉,還真有些受不住。

眼看着有幾個搖搖欲墜,快維持不住身形了,皇后才開口提醒。

華妃這才像看到一樣,不屑的笑:「光顧着和皇后說話,忘了你們還拘禮呢,起來吧。」

這一個下馬威讓眾人見識到了華妃的厲害。

華妃又緊接着點了夏冬春,夏冬春還以為是誇她,喜的嘴都合不攏。

華妃忽然又問:「沈貴人,嫻常在和莞常在又是哪個?」

安陵容忙隨着沈眉庄,甄嬛一起行禮問安。

華妃在看清幾人長相後,驟然朝安陵容發難:「難怪皇上特意將承乾宮賜給嫻常在居住,這一看,果然出眾,皇上真是慧眼識人。」

承乾宮竟然是皇上指定的?難怪華妃沒搞小動作。

安陵容來不及細想,笑意盈盈的回答:「娘娘謬讚,嬪妾竟有榮幸得皇上的恩賜,真是莫大的福氣。嬪妾日後一定盡心儘力的伺候皇上,報答皇上對嬪妾的看重。」

華妃:???

她被噎住了,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什麼。

華妃自認見識不少,但像安陵容這種還是第一次見。她明明是想將事情說出來讓旁人嫉恨安陵容的,怎麼反而變成伺候皇上這種話題了?

況且她也不需要別的女人伺候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