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綜影視!姐快穿影視劇殺瘋了安陵容安比槐 第2章_安幽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蘇婉婉是個非常努力的人,她一直都信奉一個信念:為了努力而流的每一滴汗水都不會白流。

如果用現在的話來說,蘇婉婉就是個卷王。

事實證明,她也沒有辜負自己所付出的努力。

因為從小家境尚可且好奇心過剩活力十足,蘇婉婉從小學了各種各樣的東西,都不算精通,但都會點。

所以,年僅二十歲的她在新媒體的風口上敏銳的抓住了機會,成了一名多才多藝的美妝博主。

比她技術好的,沒有她會唱歌跳舞,比她唱歌跳舞好的,沒有她會手工,比她手工強的,沒她會撒嬌賣萌。

總之,蘇婉婉靠着強大的內卷精神和對什麼都有點好奇的心態,成了一名流量不錯的博主,賺了不少錢,在帝都買了車子和別墅,也算得上是年輕有為了。

本該享受美好生活的時候,卻在一次內卷熬夜剪輯視頻的時候突發疾病——猝死了!

「我……我的錢……」

臨死前,蘇婉婉只有一個念頭:老娘這些錢財終究是錯付了!

「我銀行卡密碼還沒告訴爸媽,他們能取得出來嗎?」

「滴——檢測到宿主不甘的怨念過於強大,可綁定,綁定可獲得新生,請問是否綁定?」

迷迷糊糊之中,蘇婉婉聽到這麼一句機械的問話,毫不猶豫的答應。

廢話,她都要死了,不綁定是傻子嗎?

所以,蘇婉婉又活了。

睜開眼的一瞬間,腦海中的機械聲發出卡卡的卡頓聲,好像信號接觸不良一樣。

「系統……能量不足……即將陷入休眠期……發佈宿主任務:活下去,成為最後的勝利者……5,4,3,2,1——滴——」

蘇婉婉滿臉懵逼,這是什麼破系統?怎麼就能量不足了?那要它這個系統有何用?

狠狠吐槽了兩下,蘇婉婉開始打量四周,想弄明白現在的處境。

突然,一陣頭昏腦脹襲來,一大片的記憶硬生生的塞進了腦海中。

蘇婉婉悶哼一聲,緊皺雙眉抱着頭歇了好久才緩過來,腦海里已經多了一個人的記憶。

等她看完後才發現,原來自己穿越到了甄嬛傳的世界,原主正是那個敏感自卑的安陵容!

蘇婉婉這才明白系統任務的意思,原來是讓自己成為甄嬛傳最後的贏家!

嘶——這難度可不小。

畢竟面對的敵人不僅有囂張跋扈一言不合就開乾的華妃,還有把打胎視為主業的皇后,以及帶着瑪麗蘇光環的甄嬛。

這難度真是——一個字,絕!

但再難也要上!

蘇婉婉作為當代的卷王,向來不怕困難。更何況任務完成後很可能就能回現代了,一想到這她就覺得這些困難都不算什麼,沒人能阻擋她回家的路!

不說她的別墅車子,爸媽還等着自己呢!雖然不知道完成任務能不能回家,但不完成是肯定一點機會都沒有的。

反正她這條命就是白得的,大不了就是任務失敗死亡。還有什麼好怕的?

拼一拼,單車變摩托!

蘇婉婉,不,應該叫做安陵容了。她站起身,打量着眼前這個十分簡陋的閨房。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這是自己的房間,她還以為是哪個丫鬟下人的屋子。

不僅沒有裝飾,就連妝奩里也只有一些不值錢的絨花,連顆點綴的珍珠都沒有。

回想起安比槐幾個姨娘過的好日子,安陵容眯起眸子,感到諷刺十足。

寵妾滅妻到這個地步,果然是小商販出身的,沒一點規矩。

安比槐好歹也是個縣丞,竟然沒人拿捏着這點把他搞下去?

真是不合理。

但既然她來了,不合理也該變合理了。

安陵容細細思索着法子扭轉局面,門外忽然傳來一道吵鬧聲。

「安陵容,出來!」

是誰?

安陵容眼眸冰冷,回想起原身是被庶妹氣哭昏過去的,看來門外叫囂的就是庶妹安玲月了。

安比槐今日心情不錯,新得了一大筆底下人的孝敬。大手一揮從手指縫裡漏了點,買了幾樣首飾。

正好原主去給他送自己新繡的荷包,安比槐也難得心軟允許她先挑一樣。

原主歡歡喜喜的挑了樣玉鐲子,不是多好的料子,但色澤還算不錯。

誰知走到一半,就被安玲月身邊的貼身丫鬟攔住了去路,口口聲聲要借鐲子,態度囂張極了。

說是借,實際上什麼時候還過?

原主現在才十歲,還沒有被磋磨成謹小慎微的模樣,一氣之下將鐲子砸了也不給她。

那丫鬟氣壞了,對着她就是一陣冷嘲熱諷,原主年齡尚小,不知道怎麼回嘴。

又不想給娘親知道讓她擔憂,便獨自氣着回了屋便哭暈了過去。

查看完記憶,安陵容眸光冷冽,心中瞬間有了計量。

外面的人看她遲遲不出來,徑直衝了進來,看見安陵容正好生的坐着頓時更加惱火。

一巴掌扇了過去!

「好你個賤胚,竟敢摔我想要的鐲子!」

安陵容身子一矮躲了過去,看到安玲月囂張跋扈的瞬間,心中一抹思量湧上心頭。

她抿了抿唇瓣,小臉緊繃,不滿是不服氣的瞪向對方,語氣中滿是挑釁:「那是我的鐲子,跟你有何干係?小心我去告訴爹爹!」

安玲月本來沒打到她就心裏惱火,聽到這話登時勃然大怒。

「賤人!你摔了我的鐲子還有臉告狀?!我看爹爹向著誰!」

她邊說邊狠狠瞪了眼身邊帶來的丫鬟:「你們都是死人嗎?給我打!」

安玲月的生母莫姨娘向來得寵,進府就生了安玲月,近幾年又得了個兒子,一舉把管家權給拿下了。

這也讓安玲月生下來就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比安陵容這個嫡出大小姐都風光不知多少倍,哪裡受得了一絲挑釁?

連帶着身邊人也都囂張得很,根本不把安陵容放在心上。

得了吩咐就徑直上前將安陵容一把摁住,任由安玲月處置。

「啪!」一巴掌又一巴掌,扇的安陵容瞬間臉紅腫起來。

就連身上都沒有放過,被掐的生疼。

安陵容掩去眼底的戾氣,作出不服的模樣繼續不動聲色的挑釁,氣的安玲月拿起凳子就想往她身上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