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綜影視!姐快穿影視劇殺瘋了安陵容安比槐 第3章_安幽小說
◈ 第2章

第3章

砸吧,砸吧。

自己受傷越重,接下來才越好實施計劃。

安陵容微微低頭護住臉頰,她還要靠這張臉吃飯,不能出事。

就在這時,一個柔弱的婦人摸索着趕了過來,因為看不清而擔心安陵容:「容兒,容兒你怎麼了?娘聽到你屋裡有什麼動靜?」

來人正是安陵容的母親,安比槐原配林秀。

「娘,你怎麼來了?」安陵容沒想到這個預料之外的人突然出現,怕安玲月把人傷到,忙出聲問。

「娘聽到你這邊動靜太大,怕你磕到碰到了。」

林秀的眼神因為年輕時刺繡變得極差,直到摸索着進了屋才模模糊糊的看到幾個人影。

「你……玲月?」

她努力分辨了下,才看出安陵容被人壓制着沒法動彈,頓時氣惱。

就算再怎麼柔弱,為人母的也看不得自己孩子受到傷害,頓時聲音冷了下來:「你來這做什麼?還有你們,給我放開!」

她邊說邊上前扒拉丫鬟婆子,一把將安陵容摟入懷中,心疼極了,怒視安玲月:「二小姐就是這種教養?」

「我教養如何不勞您操心!」

安玲月下巴一抬,渾然不把林秀放在眼裡。

但她身邊的丫鬟婆子卻不敢讓她繼續動手了。

畢竟林秀是她嫡母,萬一真把人傷了,到時候對方魚死網破,安比槐礙於臉面恐怕也會懲罰一二,連忙勸着安玲月。

安玲月到底不是傻子,被勸了幾句最終還是強忍着怒火,又把安陵容屋子裡的東西都打砸了一遍才揚長而去。

林秀看到安陵容臉上身上的傷痕,心疼的直抽抽,眼淚瞬間落了下來。

「娘的容兒,都是娘沒用,才讓你這麼受磋磨……」

「娘,不哭。」

安陵容安撫的幫她擦拭眼淚,眼中滿是冷靜:「娘,我有事要找蕭姨娘商議。」

蕭姨娘是安比槐的姨娘,為人最是老實心善,對林秀母女向來照顧。

可惜她也不怎麼得寵,就算照料也能幫的甚少。。

林秀愣了下,也沒問她到底什麼事,便讓跟在身邊唯一的小丫頭去找蕭姨娘了。

蕭姨娘來的很快,看到安陵容的模樣時嚇了一跳。很是急切:「大小姐,你怎麼傷成這樣?是誰打傷了你?」

安陵容很是平靜,反而林秀一直在哭:「玲月打的,就因為容兒得了老爺一個鐲子,她想要容兒沒給。」

蕭姨娘雙眉緊皺:「二小姐行事越發霸道了。」

多餘的她也不知該說什麼,忙讓貼身丫鬟去拿藥膏來。

安陵容制止了她的動作,抬眸示意下人出去,這才對蕭姨娘開口:「姨娘,如今這府上,也只有你能幫我和母親了!」

蕭姨娘很是無措:「大小姐,我,我在老爺那也說不上話啊。」

她以為安陵容想告狀,她以往不是沒幫林秀說過話,但安比槐根本不在乎。

反而被人知道後下了幾次絆子,本來就不好的處境越發艱難了。

「蕭姨娘,我需要你去外面找個大夫來給我看病。」安陵容緊盯着她雙眼,聲音輕輕柔柔的不像十歲小姑娘說出的話。

「爹爹雖然寵妾滅妻,但在外人面前一向要臉面。府上的事情外人根本不知道。姨娘,不破不立。」

蕭姨娘老實本分,哪敢做這種事,頓時大驚:「大小姐,這事要是被老爺知道,我……」

「姨娘!」

安陵容聲音略高了幾分,壓住她的話語:「姨娘,你想想,現在管家權在莫姨娘手中,這才幾年就已經行事囂張到這種地步,再過幾年,可還有你我容身之地?」

她緩了緩,稚嫩的童聲滿是蠱惑:「更何況,蕭姨娘你膝下可有蘭哥兒,我娘只有我一個女兒,府中無嫡子,立嫡立長,蘭哥兒可是長子,可不就是莫姨娘的眼中釘肉中刺?你不為自己着想,也要為蘭哥兒想想啊!」

是啊,蘭哥兒!

蕭姨娘渾身一抖,她之所以沒有寵愛還能在府中照料林秀母女,靠的就是這個長子,府中下人不敢做的太過。

她順着安陵容的話想了下去,莫姨娘剛拿管家權沒幾年就囂張到這個地步,為人也不良善。再過幾年,自己的蘭哥兒處境實在危險。

蕭姨娘想着想着,不由打了個寒顫,眼神也漸漸堅定起來。

「大小姐,你想怎麼做?」

「姨娘,我需要一個多嘴多舌的大夫……不需要他醫術多麼高明,最好住在縣衙附近的最為妥當。」

縣衙附近!

蕭姨娘倒不是笨人,一瞬間明白了她的想法,不由心下有些膽怯。

但在看到安陵容臉上的紅腫和屋內的狼藉時,卻生出一抹狠勁。當下咬牙點頭,讓貼身丫鬟拿了腰牌,找個由頭出去尋人了。

丫鬟是個機靈的,把大夫帶過來時還喬裝打扮了一些。只說這是蕭姨娘的遠方親戚。

原本那大夫是不想來的,奈何蕭姨娘這次下了血本,也就為了錢財跑了一趟。

這大夫也是個喜愛八卦的,丫鬟提出要為他隱瞞身份時,他瞬間嗅到了八卦的意味,當即同意。

當看到安陵容紅腫的臉頰時也是愣住了,這,他來的時候,丫鬟明明說是要給嫡出大小姐看診呀?

誰家嫡出大小姐竟然狼狽到這個地步?

安陵容早在他來之前就和蕭姨娘、林秀商議好了戲碼,在大夫為自己看診時,對着她又是垂淚又是安撫。

三言兩語將安陵容被欺負的真相說的乾乾淨淨,又不經意間透漏了府中姨娘當家的各種荒唐事,可把這個大夫八卦的心滿足極了。

送大夫出去時,蕭姨娘又特意叮囑了他一番不要將聽到的說出去才離開。

要知道,大嘴巴的人是管不住秘密的。尤其是旁人越叮囑他保密,他越給別人透漏的快。

沒幾天,這件事就傳遍了半個縣城。

安比槐寵妾滅妻還讓一個姨娘管家,他自己都是個小商小販出身,治家不嚴,更何況莫姨娘一個煙柳出身的女子?

家裡早就跟個篩子一個,先前沒外人知道不過是他一個縣丞沒人盯着而已。

現在消息一爆出來,有心人一打聽,可不就知道的清清楚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