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綜影視!姐快穿影視劇殺瘋了安陵容安比槐 第5章_安幽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她要做的,就是下一個霍思燕版的烏雲珠。

想把一個清純長相的人改造成明媚艷麗的模樣很難,但想往清純到極致的方向努力就好許多了。

定下目標後,安陵容先是按照家裡的調香書籍和記憶里的方子,制出效果堪比舒痕膠的美容香膏,日日為自己的皮膚做保養。

而後每日在屋裡做些力量訓練,把纖弱的體態鍛煉成了風姿搖曳的模樣,打算再過幾歲就練成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胸大細腰的身材。

還請了醫女進府,為她教導醫術。

事實上,香料大多都是中藥,她對調香有天賦,自然對中藥的天賦也差不到哪去。自然而然的,學醫的速度也是一日千里。

沒半年,那醫女就覺得自己教無可教了。安陵容就開始買醫書自學,慢慢的給自己和母親林秀調理身體。

安陵容拿出了當初高考考大學的卷王勁頭,每天卯時起亥時睡,天天學不完的東西。

學醫的同時不忘了學四書五經詩詞歌賦,四書五經她沒有往深學,只求以後胖橘和她討論什麼她答得上來出處即可。

詩詞歌賦她是真下了苦功,每日都要背誦幾首,還要弄明白出處、意思才罷休。

琴棋書畫,她最後選了古箏。

沒記錯的話,沈眉庄擅古琴,皇后書法一絕。作畫和下棋都需要天賦且名師指導,反而是古箏比較好學。

都說十年琵琶一年箏,她也不求多精通,只要面上看得過去就好。

至於唱歌,她前世就是靠這個出名的,再加上原身這先天條件,偶爾練練就行。

再說了,安陵容也不打算走原劇情在大庭廣眾下唱歌,被皇上當成玩物不說,還落了個鸝這個噁心的封號。

要唱,也只能給胖橘一個人聽,這叫閨房之樂。

還有跳舞,她前世就有底子,今生更是不敢放下功課。

她本想去請個舞蹈出眾的舞姬來教導下古代舞蹈的特點,卻發現家裡錢財不夠多,對方要價高,只得暫時放棄了。

安陵容這才想起搞錢的事情。

好在她前世是手工強,做過精油,立刻把東西蘇出來了。

瞞着安比槐讓心腹去州府開了家鋪子,專門賣經過特別調製的美容膏和精油。

精油一問世,立刻風靡全城,立刻讓她賺的盆滿缽滿。

有了錢,安陵容也不吝嗇了,立刻請來了能請到的最出色的舞姬教導自己跳舞。

這還不算完,安陵容還日日對着銅鏡鍛煉自己的表情管理。

她前世為什麼能年紀輕輕就在帝都這寸土寸金的地方買上別墅車子?還不是能整活又肯下苦工。

前世她為了吸引流量,特意學過表情管理,對着郭珍霓的趙合德和倪妮的玉墨等視頻日日夜夜播放,揣摩每一個眼神動作,一顰一笑,舉手投足不說學了個十成,也有八九成。

這具身體還沒有經過鍛煉磨合,所以需要她勤加練習。

為了看清自己的每一個細微的表情,安陵容還把玻璃給做出來了!

只能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她賣精油賺的盆滿缽滿,自然有錢往玻璃上面砸,更何況玻璃的材料也不貴。

幸虧安陵容前世是個卷王,學習十分努力,到現在還記得玻璃的製作流程,半年就把玻璃造了出來。

清朝是有玻璃,可她買不起,只能自己砸錢做了。

玻璃都出來了,鏡子還會遠?托如懿傳的福,硃砂加熱變成水銀的事她可記得清楚呢。

加上錫箔,一人高的鏡子就造了出來。

水銀鏡子可不同於香皂,她就算拿出去賣,利益太大恐怕也護不住,還不如直接換些好處呢。

這般想着,安陵容就把方子給了安比槐,讓安比槐獻上去好提升下官職,也能為日後的選秀做些鋪墊。

結果卻十分出乎她意料。

她太低估這兩者的重要性了。

安比槐直接連跳兩集,成了青田縣縣令。

這種簡直天降餡餅的事,把安比槐高興的差點跳起來,從此對安陵容言聽計從。

再加上一年日積月累的保養、鍛煉、練習各種技能後,安陵容雖然看起來五官沒有太多的變化,但卻彷彿變了個人一樣,單單站在那裡就亭亭玉立,讓人無法忽視。

這讓安比槐越發的重視這個大女兒了,覺得沒準還真是個有造化的。

解決了身份和錢財,安陵容才有空派人去尋找一些各種樣式的礦石、能染色的植物。

沒錯,她打算做一些化妝品。

她可是美妝博主哎,怎麼能不化妝呢?

不化妝的美妝博主還配稱得上美妝二字嗎?

經過一年斷斷續續的尋找、製作,安陵容把常用色系的眼影、眼線、散粉、口脂都做了出來。

沒有粉底液,她實在是做不出來,畢竟沒有現代化的材料。

但好在她日日夜夜的保養把肌膚養的如剝了殼的荔枝一般,又白又滑嫩,竟然沒有一絲瑕疵,倒也沒必要用粉底液。

如此保養得益,再加上日夜努力奮鬥,期間時不時的搞些發明,例如水泥等之類的東西,安比槐也步步高升,成了京官——從五品工部員外郎。

不但如此,因為水泥利國利民,皇上直接下旨讓安家從漢軍鑲白旗抬成了滿軍正黃旗,賜姓安佳!

從今以後,安陵容就是滿軍正黃旗出身了。

但也許是過了這麼多年,她已經習慣了安陵容這個名字,平常都自稱陵容。

安佳府全家也都搬到了京城。

這些年,安陵容先是把控了安佳府的內宅,又是讓蕭姨娘所出的蘭哥兒記載了林秀名下做嫡子養。

時不時的敲打先前不安分的姨娘和庶出弟妹,再加上安比槐因為身子被搞壞對她們很是厭惡,開始專心追求事業和錢財。

後院的那些女人都像鷓鴣一樣老老實實,就連安玲月這個昔日囂張跋扈的庶女在看到安陵容時也不敢吭聲了。

安陵容知道她們其實並沒有死心,想等自己嫁出去後再搞事。

但她怎麼會給機會呢?

安比槐陞官到京城後,她就花重金請了從宮裡出來的徐嬤嬤,不但規矩重還深知宮中的各種手段。

能從宮裡出來的嬤嬤都不是善茬,安陵容許諾給對方養老,還為對方的子孫安置進書院讀書。

而她所求的,只是讓對方在自己出嫁後幫襯母親管家,這種好事徐嬤嬤怎麼會不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