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綜影視!姐快穿影視劇殺瘋了安陵容安比槐 第6章_安幽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至於以後,她是必定要進宮的。

等進宮後,徐嬤嬤也不可能會為了旁人背叛自己,得罪自己。

這一切都安排妥當後,安陵容十六歲了。

而這一年,正是選秀的年歲。

先帝駕崩,新帝登基。

選秀也拉開了帷幕。

安陵容在得到消息後,深吸一口氣。

她為了這一刻,準備了整整六年!

六年啊!

每日每夜她都用備戰高考的心態去學習各種技能,保養自己,鍛煉身體,不敢停歇過一日。

而檢驗成果的時刻,終於到來了!

選秀這日,安陵容身穿黃白游色的雲錦旗袍,上面是蘇綉製成的木槿紫色蘭花,淡雅脫俗。領口和袖口處綉上了祥雲花紋,腕上帶了對半山半水鴛鴦玉鐲。配上羊脂白玉的壓襟,襯的她越發多了絲溫婉。

頭上梳了盤辮,做出頭包臉對效果。兩邊戴上一對雲鬢花顏點翠步搖,搭配着珍珠流蘇,中間又簪了個扇形蓮花珍珠釵做點綴。還夾雜了幾朵細小而精緻的玉蘭絨花做襯。梳了個空氣劉海,兩邊留了若有若無的一絲修飾臉型。

兩邊耳朵戴上了南紅纏絲景泰藍耳環,下面墜了小珍珠和南紅珠子,為她的清麗增加了幾分顏色。

為了能讓空氣劉海蓬鬆起來,安陵容實驗多次,終於找到了代替劉海夾的東西——陶瓷筷子。

把筷子往滾燙的熱水中燙上一會兒再拿出來擦乾,快速的往劉海夾去,只要掌握了手法和熟練度,還是能夾出滿意的造型的。

這般清純中帶着仙氣的妝造,再搭配上化妝的巧手,等她妝扮完畢,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尤其是安比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不是沒見過大女兒這般清麗脫俗的模樣,但每見一次都忍不住為之感嘆震驚。

這是他能生出來的閨女?他配嗎?

怕不是跟人抱錯了吧?

這哪是他女兒啊,這跟仙女有啥區別?

這種模樣皇上要是見了還不心動,他都要懷疑對方是不是瞎子了。

於是,在安比槐信心滿滿,林秀自豪又擔憂的心態下,安陵容終於踏上了前往皇宮的馬車。

這一次,她沒有遲到。

當然,因為已經抬旗,她是跟着滿軍旗一起選秀的,自然沒有碰到甄嬛沈眉庄等人,更沒有四季妹這檔子事了。

她穿着妝扮淡雅中透露絲華貴,氣質出塵。旁人摸不清底細只以為是哪家貴女,並不敢來招惹。只暗暗議論她容色絕美,倒也無事發生。

因為劇情的緣故,選秀和歷史上的選秀流程並不一樣,只需要等着殿選這一道流程即可。

安陵容安安穩穩的等到了殿選。

「傳——安佳陵容、馬佳文意、金佳夕月、喜塔臘晴嫣、巴顏千葉、戴佳湘靈六人覲見——」

安陵容聽到自己的名字,不急不緩的款款走到跟前,按照順序排在了第一位。

她往那一站,瞬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與她一同殿選的五位秀女瞬間臉色難看起來。

其他秀女則暗暗鬆了口氣,畢竟誰也不想和一個天仙一樣的美人一起殿選。

幾人在帶領下走到大殿門口站定。

瞬間,大殿內的人視線全部集中在了一位女子身上——正是安陵容。

儘管秀女依着規矩微微低頭不能將容貌全部露出,但安陵容這六年的苦功可不是白費的。

她身姿窈窕曼妙,舉手投足之間都有種旁人沒有的風韻。身材又極好,這幾年在她的努力下,真是把體型練成了胸大腰細,多一分則肥,少一分則瘦。

原本寬大的旗袍在綉娘精心裁剪下腰間微微縮了一點,不緊繃身體,但走動中卻將她的楊柳細腰形成若隱若現的效果,反而增加了一絲神秘。

再加上練過舞蹈和苦讀詩書所形成的的獨特氣質,安陵容單單站在那裡,就彷彿鶴立雞群,讓人挪不開眼了。

原本不耐煩的皇上正百無聊賴的轉着手中的佛珠,在看到對方後一怔,手中的佛珠停了下來,身子往前傾了下。

「工部員外郎安佳比槐之女安佳陵容,年十六。」

安陵容上面一步跪下,沉聲道:「臣女安佳陵容參見皇上太后,願皇上太后萬福金安。」

聲音如悅兒的風鈴清脆婉轉,皇上眼中的興趣越發濃厚,低沉着聲音開口:「陵容,是哪兩個字?」

「桃李尚未容,青草被陵阿。正是臣女閨名。」

安陵容在殿試前,把從徐嬤嬤那裡打聽的消息,以及自己前世看過的劇情相結合,早就擬了上百道問題,並琢磨出了最完美的答案。

這一道,就在她的題庫當中。

是以回答的十分清楚,無論是語速還是儀態,都完美的無可挑剔。這讓皇上更加欣賞了。

至於太后的態度……誰管呢?她安陵容是來當妃子爭寵的,天生立場就和烏拉那拉家對沖。

「這是陸文圭的詩,不錯,倒是個通詩書的。朕只知道安佳比槐是個能幹的,這些年獻上的水泥、玻璃都是利國利民的好物,沒想到教女也有章程。」

皇上誇讚了兩句才開口:「抬起頭來。」

安陵容立刻用最優美的角度緩緩抬頭,唇角若有若無的揚起一抹弧度,眼睛雖不直視上方,但卻更加勾人,讓人迫不及待想看看她眼下的神采。

嫵媚而清純,這種矛盾的氣質相互融合在一起卻並不違和,反而看的所有人都失了神。

皇上愣怔了一瞬,心底忽的生出一抹悸動。

這樣如天仙般的美人,合該是他的!

太后回過神,不由生出一股不喜。

皇上雖然是她親生的,她也不是想選個無鹽女委屈皇上,但她也不想後宮進一個這麼如同妖孽一般的女子入宮!

況且這秀女的氣質模樣都讓她不由想起舒太妃,那個被先帝放在心尖上寵的女子。如果不是對方進宮晚,只怕皇位……

宜修在華妃的逼迫下已經過得夠艱難了,這女子進宮必定得寵,誰能拒絕這樣的人?她一個老婆子看了都忍不住心跳加快了幾分,更何況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