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綜影視!姐快穿影視劇殺瘋了安陵容安比槐 第7章_安幽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這女子論身段樣貌可是比當年萬千寵愛於一身的舒太妃還更勝一籌!

想到這女子進宮還不知道宜修會怎麼發瘋,太后立刻心生不喜,想阻止安陵容進宮。立刻出聲:「哀家看這秀女很是聰慧,善讀詩書的模樣,倒和允禮那小子很是般配。」

皇上眼中瞬間閃過一絲厭煩,不由分說的打斷了太后的話:「允禮前些日子進宮,特意求朕這次不要給他賜婚。況且沛國公嫡女對允禮痴心,兩人倒更般配。安佳比槐這些年於社稷有功,讓他嫡女做側福晉反而委屈了。」

太后被話堵的臉都變了,聽聽這是啥話?給允禮一個年輕的王爺做側福晉委屈了,給你做個貴人常在就不委屈了?

還沒等她再次反對,皇上就已經發話了。

「記名留牌子。」

太后再無法阻止,只能眼睜睜看着太監將香囊遞到安陵容跟前。

至此,選秀完美收官。

在一番折騰後,安陵容終於回到了家中。

剛下馬車,府前就噼里啪啦一陣響,原來安比槐已經得到了消息,讓人放鞭炮慶祝呢。

他本來不懂這些,都是徐嬤嬤提醒,才帶着人在門口候着。看到安陵容後,笑的嘴都快咧到耳根去了。

「臣安佳比槐攜全家參見小主,小主吉祥。」

安陵容忙將人扶起,「父親母親何必多禮?難道我入選宮妃便不是二老的女兒了嗎?」

「禮不可廢,禮不可廢。」

林秀看着女兒,雖然看不清,但還是心中傷感。

這宮裡,哪裡是什麼好去處?

可事已至此,她也沒有說話的份了。更何況女兒這些年的努力她都看在眼中,現在女兒得償所願,她雖然擔憂,但也為女兒高興。

安陵容又和安比槐說了幾句,就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接下來幾日,她除了和安比槐聊天中敲打對方要好好乾活,不要起什麼幺蛾子,就是給蘭哥兒洗腦,讓對方好好讀書,出人頭地。

安比槐口中答應的倒快,但他眼中的敷衍和喜色安陵容看得一清二楚。

她心下暗自思索,這些年,安比槐靠着她的出謀劃策步步高升。又一直被自己盯着,時不時的用大道理壓着他,恐嚇他。再加上安比槐雖然沒什麼能力但也不怎麼惹事,在工部也沒有什麼能犯錯的地方,倒也算安穩。

但以後就未必了。

沒有自己的敲打,再加上自己以後必定會爭寵,定然會礙了某些妃嬪的眼,只怕想從安比槐這裡下手輕而易舉。

畢竟安比槐只是面上光鮮,內里還是個草包。

看來,是時候找個機會讓安比槐致仕了。

好在蘭哥兒這孩子在自己的教導下品行能力都不錯,且讀書也不錯,今年的科舉應該有望。

其實安陵容有錢,完全可以給蘭哥兒捐官,但她不想。

一來,當官太容易的話容易飄,安比槐就是個現成的例子。二來,通過科舉考上的滿人,更容易提拔,受到重用。

若是蘭哥兒一直考不中再考慮這條路子,反正以後進了宮,路子只會更多。

至於安比槐,安陵容需要找個合適的機會讓他賺個為國為民的功勞再不得不致仕,渣爹還待發揮最後的餘熱呢!

她可沒忘了,自己剛穿來受到的委屈,以及林秀和原主受到的十年虐待。

對於安比槐這種渣爹,要不是自己壓着,早就不知成什麼樣子了,怎麼可能對他有父女之情呢?

安陵容忙着安排府中事宜,宮裡有關她的事情也在討論着。

乾清宮。

皇后正和皇上討論新晉宮妃的位份。

她先是提了甄嬛,畢竟對於她來說,甄嬛那張純元臉才是最有威脅的。

把皇上提議貴人的事打壓下去後,還沒等她傷心皇上竟然要給甄嬛封號莞,就聽皇上突然問:「你剛說滿軍旗只有一位貴人?」

皇后心中猛地一突,試探的回答:「是,富察秀女家世顯赫,且又是滿族大姓出身,便定了貴人,皇上的意思是?」

皇上沉吟片刻,問了安陵容的位份。

皇后一怔,她是聽說了這安陵容長得貌美,但畢竟沒親眼目睹,又聽說她長相楚楚動人我見猶憐。分明不是皇上喜歡的類型,她還真沒多重視這個秀女,看在滿軍旗就故意壓了下位分。

可她萬沒想到,皇上竟然會親自過問,不由心下一緊。

這位秀女,到底是有多美?!

皇后笑容僵了一瞬,才回答:「安佳秀女畢竟家世較低,還不及甄秀女,臣妾定了答應的位份……」

她話剛出口,皇上臉色就露出一抹不悅,沉聲打斷:「低了。她父親安佳比槐官職雖低,但是個做實事的。這些年獻上的水泥、鏡子也都利國利民,先帝都曾稱讚過。且又被先帝抬到滿軍正黃旗,區區答應怎配得上?」

皇后緊了緊手帕,連忙反思:「是臣妾思慮不周了。」呵,分明是看上了人家閨女還拿她爹說事。

她頓了頓,看向皇上試探:「但到底富察家能臣頗多,不如委屈安佳秀女做個常在?」

皇上略略思索才開口:「那就再賜個封號。夫何美女之嫻妖,紅顏燁而流光。就賜嫻字吧。」

皇后端莊的笑容幾欲綳不住了,嫻,好一個嫻字!頓了頓才開口稱讚。

誰知這還沒完,皇上忽然又想到了什麼:「承乾宮可還空着?」

「空着的。」

「承乾宮那兩樹梨花養得好,和嫻常在氣質相符,倒也不算辱沒了她。」

回想起殿選時那抹驚艷的身姿,皇上覺得自己這個主意棒極了。

如果不是需要維持賢惠的形象,皇后恨不得上前把皇上搖醒。

不算辱沒?你在說什麼鬼話!你怎麼不開口讓我把景仁宮讓給她住呢?那可是承乾宮,順治爺董鄂氏的住處!

說好的對姐姐念念不忘呢?你怎麼把跟姐姐相像的甄嬛反而拋到腦後了?!

她氣的暗自咬牙,面上還要微笑,回了宮就犯了頭疼。

至此,安陵容的位份是定下了。

安陵容在家尚不知自己位份,但她敢肯定,自己絕對不會再是小小的答應了。

開玩笑,當她這六年的努力是白給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