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綜影視!姐快穿影視劇殺瘋了安陵容安比槐 第9章_安幽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反正就算是謹小慎微皇后也不會放過自己,不說自己的長相,單單自己滿軍旗的身份,就已經夠皇后這個打胎隊長抓心撓肝了。

原劇情里安陵容都低微成那個樣子了,皇后還不讓她生孩子呢,自己又何必伏低做小?

還不如一開始就把自己的底氣做的充足,讓人覺得自己不好惹,對自己動手時反而要掂量些來得好。

剪秋剛走,華妃的心腹周寧海就來了。同樣是一堆賞賜,看起來甚至比皇后還貴重三分。

這華妃可真是不留餘地的給皇后添堵,安陵容心下感慨,揚起一抹笑容,直看的周寧海這個假男人都忍不住愣神。

其實安陵容的裝扮並沒有達到碾壓的地步,充其量和華妃一個等級,只不過不是一個類型。

華妃是明艷張揚如烈陽玫瑰,安陵容則是秋月寒江我見猶憐,彷彿幽谷綻放的蘭花。

只能說,有人喜歡張揚的,就會覺得華妃更好看。而有的人喜歡清純的,就會覺得安陵容更勝一籌。

但普遍來說,安陵容這種頂級小白花的長相更符合男人的審美。

就像前世那個被封殺的素人,被男人稱作最想娶的新垣結衣,以及意外走紅記者冰冰,不都是這種類型?

哪怕就是喜歡明艷玫瑰的男人,對着頂級小白花也會忍不住憐惜。

太監就算是假男人,但審美也是男人的審美。

所以安陵容這一笑,直把周寧海看得心跳加快。差點連說什麼都忘了。

這,就是頂級小白花的殺傷力!

安陵容也不在意他的失態,按例說了幾句話,給了賞賜。

周寧海看其他妃嬪送的賞賜也到了,便告辭離開。

端妃、敬嬪、齊妃、麗嬪、甚至曹貴人都送了賞賜。

安陵容讓秋芙和夏薇一同將賞賜都登記入庫了。

景仁宮。

宜修正在練字,剪秋送完賞賜回來了。

「如何?」

剪秋知道她在問什麼,躬身回答:「富察貴人看起來很是貴氣,相貌也算不錯,就是言談舉止不如樣貌精明。淳常在還只是個孩子呢,性情十分嬌憨。至於嫻小主……」

她頓了頓,宜修柳眉輕抬:「哦?可是有什麼不妥?」

剪秋思索了下,輕聲回答:「嫻小主氣度不凡,樣貌也不下華妃之下,且出手闊綽,應是個心裏有成算的。」

說罷,她將荷包里的銀票遞了過來,是張五十的面額。

宜修瞬間皺眉:「給你就收下吧,她一個出身不高的嬪妃,竟然能出手這般大方,也不知從哪得來的。」

這大方程度堪比華妃了,再加上樣貌和殿選時的話語,瞬間讓宜修心生警惕,將其列入需要打胎的名單之中。

不過目前為止,她心中最大的勁敵還是華妃。

「沒準她家中有所營生?」

剪秋暗示着,皇后略笑了下:「要真是如此,那就不管了。就讓華妃先試探下她的底氣。」

自覺已經找到打擊安陵容的把柄後,皇后瞬間放鬆下來。反正安陵容肯定會分華妃的寵,她反而能穩坐高台,這才是平衡之道。

翊坤宮。

華妃在得知安陵容的樣貌後,瞬間氣的將桌上茶盞掃落在地。

「賤人,都是賤人!都會跟我搶皇上,怎麼不去死!」

頌芝忙將揉她的手:「娘娘仔細自己的手,無論多少新人,皇上最喜歡的還是娘娘,何必跟那些人生氣?再怎麼樣,也越不過娘娘您。」

華妃被順毛捋了下,想到皇上今晚要來的消息,瞬間氣又消了大半。

「你說得對,去叫小廚房做些皇上喜歡的菜,今晚皇上還要來呢。」

「是。」

一場因安陵容引發的風波又悄然熄滅了。

這四天來,安陵容哪也沒去,就安安穩穩的在承乾宮待着。

她既沒有相熟的人,現在也並不打算和旁人交好。

方淳意註定是甄嬛那邊的人,且活不長。更何況,原劇情里她諷刺安陵容綉給皇上的寢衣,不知是否有意,但也給原主造成了傷害。

她並不想和方淳意交好。

而富察貴人太過沒腦子,懷了孕就張揚無比,她需要再觀察觀察看看能不能拉攏。

只是這人的威脅太大,出身滿族大姓,家裡能臣輩出,萬一生下了孩子對自己有害無利。

還不如等皇后出手後自己再幫人一把。

安陵容向來不認為自己是個聖母,她進宮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為了成為最後的贏家,當上太后。

雖然不會像宜修那麼瘋狂,見誰都咬上一口,但她也絕對不會見誰都救,平白為自己添堵。

安陵容這幾天不光琢磨了自己的路怎麼走,還帶着春棠夏薇兩人將整個寢宮都查找一遍,連盆栽里的泥土都沒放過,真是掘地三尺了。

而成果也不負所望,一大堆有礙懷孕的東西都被找了出來,看得安陵容暗暗心驚。

夏薇臉色難看:「小主不過剛進宮,就被放進那麼多害人的東西,這宮裡真是人心可畏。」

「後宮就是如此,稍有不慎就會落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安陵容眯起眸子,讓春棠晚上溜出去,把東西扔進了御花園的池子里。

如此過了四天,甄嬛等人進宮了。

承乾宮離景仁宮很近,一早就聽到那邊有人進進出出。

秋芙告訴安陵容,是漢軍旗的小主們進宮,皇后正叫人送賞賜。

安陵容對鏡試着新妝容,聽着秋芙說起有個新進宮的夏常在很是囂張跋扈。

「哦?可是做了什麼事情?」

安陵容詫異,這一次沒了自己,難道四季妹還做了什麼?

「奴婢去提膳時聽說,這位夏常在選秀時就欺凌另一位秀女,教習嬤嬤去她府上時,還被好一通訓斥。夏常在還說華妃的賞賜再怎麼樣也比不上皇后呢!」

「嘖。」

安陵容懶洋洋的放下口脂:「這位還真不辜負她將門出身。」

只可惜,腦子太蠢,活不長。

夏薇瞬間樂了,小主這話也真是夠促狹的。

三日時間一晃而過,安陵容今日的裝扮是頂級小白花人畜無害。比之選秀少了一絲嫵媚,多了一絲無辜。

那大眼睛一眨,看得人心都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