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一個大筒木第1章 討債在線免費閱讀

最後一個大筒木第2章 黑霧空間在線免費閱讀

春日的夜風微拂,悄無聲息的吹綠草之國的嫩芽,依舊持着一股子冷意。

「噹啷——」

居酒屋的門被猛的推開了,一個挎着長刀的矮個子武士大步走了進來,打斷了酒館客人的談話的同時,帶進來一股雨的氣息。

跛腳的老闆娘抖了抖昏昏欲睡的腦袋,沒好氣的把武士迎了進來。

卯月是武士的名字。

她,或者說他本來也不叫卯月,但是入鄉隨俗,既然穿越了就用穿越者的名字吧,性別也是一樣的。

就像她只是一個組織的打手,而不是一個正經武士。

因為坐滿了客人,所以只能拼桌,卯月沒有在意,她就近選了個空位置盤着腳坐了下來,解下武士刀放在了桌上,卻沒有摘掉寬大的斗笠。

拼桌的醉漢挪了挪屁股,和居酒屋內大多數人一樣打量起來卯月。

他們對卯月的第一印象是奇怪的瘦小武士,因為斗笠上掛着白紗冪蘺,所以看不見卯月的臉。

卯月的身高大概只有一米六左右,瘦小的身子上套着一件舊的發藍的紫色的亞麻武士袍,有些潮濕,約摸和武士人一樣高的長刀柄上纏着草繩,便宜的杉木製刀鞘,和大多數流浪武士一樣,渾身都透露着窮酸的氣息。

而真正的厲害的武士通常都是不愁吃喝的,也不必流浪的。

於是居酒屋又恢復了熱鬧。

窮酸的卯月也只點了半斤燒酒,一碗素麵。

因為沒有素麵,所以她又從寬大的袖子里掏出了冷餅子,不嫌麻煩的藉著的桌上的烤肉爐子烤了起來。

借爐子也不是為了烤餅子。

不過醉漢看了一眼卯月拍在桌上的刀,也沒有制止她往餅子里夾肉的行為。

可能醉漢也想藉著酒意試圖搭話,於是乘機道:「五大忍村成立已經44年了,武士越來越不常見了啊。」

「45年。」卯月抓着自製肉夾饃伸進斗笠中咬了一口,確信的說道。

現在是糾結這個的時候嗎?!

正要感嘆的醉漢當時就噴了,他無語的瞥了眼一本正經的卯月,嘀咕了一句,擦着粘在的衣服上的酒液。

氣氛變得尷尬起來。

不過一處的沉默並沒有打攪居酒屋內其他客人的雅興,他們互相談論着,猜拳搖骰子,都喝紅了臉。

在下雨天喝酒的人,想必通常都是準備大醉一場。

居酒屋外窸窸窣窣的雨聲,更襯托出屋內的熱鬧。

這樣的熱鬧下孤獨人總希望說上一兩句話。

哪怕是和一個不太會說話的人。

所以。

醉漢擦乾淨了胸前的酒液,似乎想在烤肉爐子上烘乾。

他扯着衣服,假裝不在意的說道:「是45年沒錯,是我記錯了,不過兄弟你怎麼突然到草之國來了,這個國家可是有忍者村的。」

「去瀧之國,路過。」說完這句話後,卯月再次專心致志的吃起了餅子。

醉漢說的對。

現如今,武士大多徘徊在沒有忍者村的第三世界中,其中又數鐵之國為最。

不過卯月可不是鐵之國來的。

她是從此之國的一個小組織,千里迢迢去往瀧之國——為了完成組織交付的任務。

此之國,一聽這名字就是個地圖上都排不上號的小國家,說是組織,其實主要經營範圍就是忍者們瞧不上的黑活。

**,風月場所,酒館,忍者三禁一條龍。

壞也不算太壞,但絕對算不上什麼好人。

於是醉漢沒有再開口,這張桌子上就剩下了卯月的咀嚼聲。

在不算短暫的沉默中,卯月咽下了最後一口餅子。

她對自己是什麼貨色有清晰的認知,為了避免受到異樣的目光,所以才沒有正面回答醉漢的疑問。

卯月吃完後只自顧自的站起身來,從袖口裡掏了又掏。

在一臉不舍的表情下,終於掏出一個小青蛙錢包。

鳴人同款。

她從錢包裏面撿出五個的硬幣整齊的擺放在桌子上,見裏面還有五個,這才鬆了一口氣。

「什麼破組織,連路費也不報銷,都穿越了居然還要自費打工,麻了。」

在嘀嘀咕咕的吐槽聲中,卯月小心翼翼的把半斤燒酒掛在腰上,這可是她的命根子,可千萬不能有閃失。

天氣冷了,晚上在草堆上過夜,全靠這口酒撐着。

醉漢依舊眼巴巴的期待着卯月搭話,都吃完了總得說話吧?

但卯月依舊不吭聲,她用刀尖把兩枚硬幣撥到了醉漢面前,還對他抬了斗笠。

錢肉兩清。

醉漢的神色變得有些古怪,追問道:「所以你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卯月沒有再說話,也沒有在意醉漢的表情,說實話,戴着白色的厚紗巾,也看不出來別人的表情。

在醉漢無語的眼神中。

卯月提上她的長刀頭也不回的往門走去。

「錢放桌子上了啊。」

又是「噹啷」一聲,門被卯月打開了,不過這次沒有迎來安靜。

外面已經開始落春雨了。

卯月抱着多長刀搓了搓手。

有點冷。

綿綿細雨中,微風吹起卯月寬大的斗笠,薄紗下竟是一張絕色的容顏。

卯月不經意間回頭看向醉漢,神情淡漠,黑白分明的眼睛目光幽幽,如古井深潭一般不可猜透。

這個武士居然是個女的?而且這麼好看?醉漢震驚。

卯月的平靜的瞳孔中,也照應出拼桌那個震驚於她性別的醉漢——灰白的長髮,帶着一塊鐵質的護額,按照卯月的記憶,應該是木葉忍者。

白髮忍者。

木葉三忍之一自來也?還是卡卡西?

自來也來草之國倒也正常,不過在這個時間,卡卡西還沒長大吧?

卯月沒有在細想,反正忍者到處做任務,遇見了也很正常,不過喝酒的倒是少見哈。

不遵守忍者三禁,這忍者倒是有意思哈。

卯月對着直勾勾愣住的醉漢忍者笑了笑,回眸一笑百媚生。

看他的樣,卯月心思一轉,還是準備回答他的問題,即:你到底是來幹嘛的?

她朱唇上下動了兩動。

看嘴型,那醉漢忍者應該猜出來了卯月說的是什麼。

他被卯月一笑驚艷的神色也隨着卯月吐出的字眼逐漸消退

醉漢忍者的眉頭皺了起來。

……

「討債?」

「對,討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