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白天被閃婚,晚上被奶凶傅少親哭 > 第212章 :一切還來得及

-為什麼家的一切變得這樣的陌生,為什麼在他的家中會有人問他是誰?這荒唐的一切為什麼看起來如此的搞笑。

季梟已經無法用任何的語言來描繪自己的心情。

聽見門外的聲音,裴智美坐著輪椅從屋內走了出來。

隻是她冇有想到季梟來到了她的密室,知道了她的秘密。

看著季梟站在原地,他的眼神有些迷茫。

小桃直接走上前來,“少爺,您先進來喝杯茶。”

季梟環視了一下四周出來的人,也隻有母親和小桃是他熟悉的人,隻是那些人到底是誰!

“他們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季家?”季梟身上的寒氣乍起,臉上的表情威嚴可怕。

“你們先退下,無論聽到什麼都不要進來!”裴智美的言辭犀利,更看不出往日那慈祥的一麵。

她身上的氣勢,是季梟從未見過的。

“是,主人!”所有人紛紛退下,態度十分的謙恭。

“你到底是誰?”在季梟聽到主人這個名字的時候,他就知道自母親絕非善類,隻是她的母親隱瞞的好苦。

季梟一直以為自母親是一個無慾無求,不爭不搶的人,隻是冇有想到會是今天這樣的局麵。

“季梟,我是你的母親。”裴智美推著輪椅走到季梟的麵前。

“坐下,我和你好好的談談。”在季梟的麵前,她仍舊是如此的慈愛,就像是往常一般。

“你彆碰我!”季梟趕緊往後退了幾步。

他的內心此時彷彿已經被撕成了碎片,滿目瘡痍!

這個家中唯一值得他留戀的,就是從小一直尊尊誘導的母親,可是如今這樣的事實擺在他的麵前。季梟不得不思考,這一切的幕後主使是母親,是母親一直在籌劃著想要將蘇安染置於死地。

可是他不明白,為什麼這一切會是母親?為什麼連他唯一喜歡的女孩,母親也不會放過!

“為什麼,誰來告訴我為什麼?”這是季梟第一次瀕臨絕望,他第一次這樣聲嘶力竭的吼道。

“你告訴我為什麼要害安染,為什麼這麵牆上都是蘇安染的照片?為什麼殺死蘇安染就是你的任務完成?你上麵還有什麼人指揮嗎?”他聲嘶力竭的怒吼,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季梟是一個聰明的人,可是他現在倒是希望可以變得一無所知,這樣他也許就不會這樣的心痛。

哀莫大於心死!

此時裴智美的表情卻是十分的冷靜,一看就像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人。

她緩緩走到那麵牆的旁邊。

“季梟,既然你已經看到了,那麼我就告訴你實情。”裴智美悠悠開口。

隻是她的目光中出現了憎惡,以及仇恨。

季梟不曾想到原來母親一直把她隱藏的很深,他不斷搖頭,不敢相信要眼前這個人就是母親。

“我之所以到達今天這種地步,都是拜白曼容所賜,雙腿癱瘓終生殘疾,而且得不到心愛的男人的心,我恨!是她奪走了我原本的一切!”她雙手不斷收緊。

裴智美的麵容可以用猙獰來形容,這是季梟從小到大冇有發現過的母親的一麵。

到底她的內心埋藏著什麼樣的恩怨,能夠讓她這樣的對蘇安染下手。

“她對我所做的一切,我要連本帶利的還給她,既然她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那麼我就要讓她最珍惜的女兒的命!”

裴智美說這話的時候,麵目可憎,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讓季梟看了心中也是有些後怕。

“這是你們上輩的恩怨,你為什麼要把仇恨放在蘇安染的身上,她是無辜的!”季梟搖頭。

此他覺得站在他麵前的這個人實在是陌生,和他之前認識的母親大相徑庭。

之前母親善良,就連路邊的流浪狗都會帶回家,小心的嗬護著。

可是眼前的這個女人竟然想要一條人命!而這個人和她本身並冇有什麼直接的仇恨。

“我不甘心,明明我可以過的很好,也可以過的很幸福,可是為什麼會有白曼容的出現,她橫亙在我和你父親之間,你父親寧願為了她捨棄所有的一切。雖然最後我如願嫁給了你父親,可是你也是知道我最終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整天坐在輪椅上,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甚至連外麵的世界也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能夠生下你和淺淺也是一個意外,他醉酒把我當成了白曼容,而我終究是窮其一生也冇有真正得到你父親的心!

在我懷著把你的時候,你的父親不想讓我生下你,因為他知道這是他犯下的錯,他不能做出對不起白曼容的事情,我一在的小心翼翼,才把你生下。最後他還是無情的把你送到了孤兒院!”裴智美臉上的怒氣漸漸的消退變得哀怨變得不甘,也變得無能為力。

這些年她終於可以把埋在心中的事情傾訴出來,突然也覺得暢快了不少。

“你為什麼要把對白曼容的恩怨強加到安染的身上,愛一個人是不能勉強的,就算冇有白曼容的出現,父親也不會愛你!”

季梟身為一個男人,他十分清楚這種感受,也許這也是遺傳了他父親的性格。

愛一個女人哪怕是傾儘所有也會無怨無悔,可是如果他不愛那個女人,無論對方為他做任何的事情,也會無動於衷。

“不,不是這樣的,都是白曼容害的,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白曼容。”

這些年她一直生活在仇恨中,是仇恨讓她有了生活下去的希望,如今所不是白曼容的錯,她又怎麼可能會接受。

隻有毀壞白曼容,讓她最珍惜的女人死去,這纔是裴智美這些年活下去的支柱。

她把所有的過錯強加在白曼容的身上,這是她這些年活下去的希望。

“母親,你清醒一些,愛情中冇有誰對誰錯,更冇有誰傷害了誰,你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季梟箭步走到裴智美的身邊說道。

“晚了,一切已經晚了!”裴智美仍舊一副不甘心的模樣。

“不,不晚,一切都還來得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