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白天被閃婚,晚上被奶凶傅少親哭 > 第92章 :忘掉這荒唐的一夜

-清晨,蘇悠悠醒來的事情,陸子謙還沉浸在睡夢之中。

她盯著陸子謙的睡眼,聽著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聲,她枕在他胳膊上。

睡夢之中的陸子謙,不知道夢到了什麼,他唇角不斷的上揚在上揚。

這樣迷人的笑容是蘇悠悠之前都冇有見過的模樣。

蘇悠悠多麼希望子謙哥睡夢之中的那個人是她。

她可以為了子謙哥拋棄所有的一切,蘇安染能夠帶給他什麼?

她什麼都給不了他。

她堅信終究有一天,能夠走進子謙哥的內心,她相信這一天終究會來到的。

她也希望日後每一天醒來的時候,都能看到子謙哥這一張完美精緻的睡顏。

感受到旁邊慢慢變得急促的呼吸聲,陸子謙身後攬了攬,將蘇悠悠擁入懷抱之中。

蘇悠悠感覺他像是要醒來的模樣,趕緊閉上眼睛,裝作一切都不知情的樣子。

陸子謙緩緩睜開睡眼,感受到胸膛之中溫暖的氣息,他唇角噙著一抹幸福的微笑。

昨晚的一切是真實的,那一切並不是夢。

他真的擁有了安染,他終於得到安染了。

“染染。”陸子謙雙手不自覺用力幾分,緊緊地將蘇悠悠擁入懷中。

他嗓音喑啞著,“染染,我一定會為你負責的,我一定會娶你的,染染,你是我的女人。”

昨晚刻骨銘心的一夜,他記憶深刻。

蘇悠悠躲在陸子謙懷中,大氣也不敢喘一聲。

她緊緊地抿著唇,冇有想到子謙哥到現在,還以為昨晚和他發生關係的那個女人是蘇安染。

陸子謙見懷中小女人不說話,低眸看去,還以為是安染害羞了。

當他看到懷中女人是蘇悠悠的時候,他一把將女人推開,目眥儘裂,大腦“嗡嗡”直響,“怎麼是你?”

陸子謙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

不敢相信昨晚那美好的一晚,是和蘇悠悠在一起度過的。

怎麼可能?

不是安染嗎?

一直陪在他身邊的女人,不是安染嗎?

蘇悠悠踉蹌幾步,她死死地咬著唇畔,盯著麵前男人,“子謙哥是我,昨晚和你在一起的是我,不是姐姐,子謙哥,現在你還冇有清醒過來嗎?”

“滾!”陸子謙掀開被子,看著他身上不著片縷,走到地上,將衣服撿起來穿上。

“子謙哥。”蘇悠悠心有不甘的看著麵前冷漠薄情的人,和昨晚對她的態度千差萬彆。

昨晚,她彷彿要溺死在他的溫柔鄉裡麵,子謙哥對她是從未有過的溫柔,那樣在意她的感受,在意她的心情。

“昨晚究竟是怎麼回事?”陸子謙背影之中都透出一股不耐煩。語氣更加冰冷至極。

蘇悠悠把她當成無辜的受害者,她一副弱小無助的模樣,“子謙哥,昨晚你喝多了,就發生了這些事情。”

陸子謙迅速的穿好衣服,聲音冰冷的冇有絲毫感情,“把這荒唐的一夜忘掉,不許和任何人談起!你想要多少錢,隨便開,我會補償你。記得吃事後藥,我不想在外麵留下任何野種。”

說完之後,陸子謙便轉身離開,冇有絲毫留戀以及不捨。

蘇悠悠望著他的背影,他離開的如此果斷以及毫不留情。

荒唐的一夜忘掉?

怎麼可能?

這一夜對她多麼的寶貴?

她怎麼可能忘掉?

補償她?

她想要的從始至終也不過是陸太太的位置。

陸子謙是她的,誰都搶不走!

蘇悠悠直接將她身邊的枕頭扔在地上,歇斯底裡的怒吼著,“蘇安染,你不得好死!”

都怪她,如果冇有蘇安染,她現在一定會和子謙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那個女人為什麼還不去死!

她恨,恨蘇安染奪走了原本應該屬於她的一切。

蘇悠悠的雙手死死地拽著床單,指甲將床單硬生生撕毀。

耳邊傳來陸子謙重重摔門而去的聲音,床上彷彿還殘存著屬於他的溫度。

不管怎麼樣,昨晚子謙哥的溫柔,是獨屬於她的,是她一人的。

就在此時,蘇悠悠的手機鈴聲響起,她瞥了一眼,是陸芷柔打來的電話。

她按下接聽鍵,禮貌開口,“陸阿姨。”

陸芷柔唇角噙著淺笑,“悠悠,昨晚你和子謙出去吃飯了?”

她特意前來打探情報。

蘇悠悠含羞一笑,“陸阿姨,子謙哥剛離開。”

她故意將這件事情透露給陸芷柔,她能感受出來,陸芷柔是想要她儘快嫁過去的。

一直以來,她都知曉,陸芷柔想要陸子謙儘快繼承陸氏集團,他需要強有力的支撐,娶了她,如虎添翼。

陸芷柔也一定是考慮過蘇安染,看著她在陸家絲毫不受寵,所以才選擇了她。

現在,她們是站在統一戰線的人。

陸芷柔聽了這個訊息之後,直接笑出了聲,“好,好。”

這對於他來說,絕對是一個好訊息。

蘇悠悠咬著唇畔,有些猶豫開口,“可是……”

陸芷柔輕擰著眉頭,“怎麼了,悠悠,有什麼事情你直接說出來,阿姨替你做主。”

蘇悠悠思忖片刻,緩緩開口,“陸阿姨子謙哥說如果這次有了孩子,不希望他出生,估計是擔心影響他工作。我會尊重他意見的。”

陸芷柔心疼開口,“悠悠,你真是一個善良的孩子,子謙那孩子就是死心眼,是他對不起你,這次如果你有了孩子,就直接生下來,我替你做主。生下來的孩子可是陸家長孫。”

陸芷柔巴不得蘇悠悠這次能夠懷上子謙的孩子,這樣就能拴住男人的心。

“謝謝陸阿姨。”蘇悠悠目光之中流露出一抹算計。

如果到時候子謙哥追問孩子的事情,她可以將這件事情推到陸芷柔身上,就說是她想要留下孩子,她也冇有辦法。

兩人各懷心思打完這一通電話,看似親密無間,實則是為了各自的利益。

陸子謙從酒店離開之後,一個人渾渾噩噩的走在街道上。

他回想著昨晚的一幕幕,明明眼前的女人是安染,什麼時候變成蘇悠悠了?

為什麼是她?為什麼躺在他身邊的女人不是安染?

他多希望昨晚和他發生關係的人是安染,安染能夠懷上他的孩子,這樣,她就永遠都不會離開他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