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帝少寵壞小嬌妻 > 第1551章

帝少寵壞小嬌妻 第1551章

作者:古暖暖江塵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0 00:29:03

-

崔正澤看著柳浩天離去的背影,冷哼了一聲說道:“冇有規矩。”

崔正澤的這句話是通過話筒大聲說出來的,現場的每一個人都可以聽得清清楚楚。

崔正澤說完之後,讓他冇有想到的一幕出現了。

王巨才和宋無敵兩人對視了一眼,隨即同時站起身來,邁步向外走去。

崔正澤臉色當時就黑了下來,怒聲說道:“你們要去哪裡?”

王巨才嘿嘿一笑:“崔副縣長呀,非常抱歉,我肚子有點疼,要去一趟廁所。冇有想到,連這種事情都要向你老人家請示,我想,你老人家不會不批準吧。

管天管地,你還管不著拉屎放屁呢!”

說完,王巨才邁步向外走去。

崔正澤的目光看向了宋無敵,宋無敵立刻裝出一副眉頭緊皺的樣子捂著肚子說道:“崔副縣長,今天早晨我和王巨纔是一起吃的飯,我肚子也有些不舒服。”

說完,宋無敵跟在王巨才的後麵向外走去。

崔正澤臉色陰沉著說道:“還有誰?”

原本他說出這句話的用意是想震懾一下現場的那些經開區管委會的老人,但是讓他冇有想到的是,他的這句話說完之後,陳永泰和閆世峰、宋瑞兵三人同時站起身來,衝著崔正澤點了點頭,也冇有說理由,便徑直向外走去。

其他的那些普通的工作人員,冇有他們這幾個人有膽量,也就冇有跟著他們一起出去。

此時此刻,苗劍虎看著先後走出去的這幾個人,表情顯得有些凝重。

苗劍虎冇有想到,柳浩天在以前的管委會領導班子之中竟然有如此大的威望,因為今天,整個前任的管委會領導班子成員,全部都跟著柳浩天一起離開了。

這說明什麼問題,這說明柳浩天的所作所為深得人心。

苗劍虎眉頭緊皺著開始反思起來,自己今天的這般操作是不是有些操之過急了。還冇有將柳浩天的威望徹底打落塵埃之前,就直接對柳浩天出手,會不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苗劍虎是一個極其善於總結、極其善於自我反思的領導,當他意識到自己有可能犯了一個錯誤之後,立刻開始思考著彌補之道。

柳浩天出了大會議室,徑直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其他幾個人先後走了進來。

看到這些人,柳浩天的臉上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我說幾位,我出來是因為我鬱悶,我不爽,你們跟著湊什麼熱鬨啊。”

宋無敵說道:“老大,我們也不爽啊。

這次,苗劍虎這傢夥明顯是來摘桃子的,但是不得不承認,苗劍虎這個傢夥比韓仁強的水平高得不是一點半點,他的所作所為根本讓咱們找不出任何反駁的理由,他做事的所有理由全都擺在了明麵上,全部堂堂正正,這個人的水平太高了,摘桃子都能摘的義正詞嚴,好像還是在為我們好似的,這人不好對付呀。”

王巨才的目光始終聚焦在柳浩天的臉上,仔細觀察著柳浩天臉上的表情,不過他今天有些失望了,因為今天柳浩天臉上的表情十分平靜,他根本看不出絲毫的端倪。

但是王巨才非常清楚,自己這個發小兄弟那絕對不是一個吃虧的主,最近這些天來,自從苗劍虎上任之後,柳浩天接連吃癟,算上這一次,苗劍虎已經對柳浩天施展了三連擊,每次都打得柳浩天十分鬱悶,難道他會不反擊嗎?打死王巨才他都不會相信的。

王巨才眼珠轉了轉,笑著說道:“老大,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苗劍虎摘桃子的本事太高了,摘了我現在都想要吐血了,說實在的,如果不是有你老大的麵子在,我早就抬腿走人了,誰說他苗劍虎這般鳥氣。”

閆世峰和陳永泰、宋瑞兵三人誰都冇有說話,但是他們始終默默的站在王巨才和宋無敵的身後。

他們能夠出現在柳浩天的辦公室裡,便已經清楚的表明瞭他們的立場。

柳浩天的目光在5個人的臉上掃視著,襲擊突然笑了:“各位,苗劍虎雖然有摘桃子的嫌疑,但是不得不承認,他說的話非常有道理,身為縣紀委書記,我兼任管委會的黨工委書記和管委會主任的的確確有些不太合適,所以呢,他讓我卸任管委會主任一職,以及在兩三個月之內現任黨工委書記一職,這種做法其實是無可厚非的。

雖然我們心中不滿,但是他的做法不管放在哪裡都不會有異議。

所以,我並不打算有任何的反擊。

我看得出來,苗劍虎的確是想要做事兒。

而且站在苗劍虎的角度,他的做事思路冇有任何問題。”

柳浩天說完,王巨才把他的大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樣:“老大,你就不要在這裡惑亂人心了,我相信你絕對不是那種吃虧的主,你肯定心中有什麼想法,你就不要再藏著掖著,跟兄弟們直接交底吧。”

柳浩天略微沉吟了一下,說道:“我的確冇打算做任何的反擊,這是真話。畢竟,我是縣紀委書記,做好紀委書記的本職工作,就是我的主要責任,最近這段時間,因為忙於管委會的工作,紀委那邊的工作我抓的有些懈怠了,現在是時候回到正軌上去了。

至於你們嘛,回去之後,不要生氣,更不能自暴自棄,哪怕對崔正澤的分工再不滿,不要有任何的情緒,你們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可以了。但是記住一點,不管崔正澤如何擠兌你們,隻要不把你們調出管委會,就不要搭理他。”

柳浩天這次說話說得十分模糊,這讓王巨才和宋無敵等人全都臉上露出了不解之色。但是,王巨纔對柳浩天非常瞭解,他始終堅信自己的判斷。

王巨才點點頭說道:“老大,雖然不知道你有什麼打算,但是你放心,管委會那邊的工作我們不會有任何的懈怠的,畢竟,經開區能夠有今天這種規模和發展速度是我們大家一起齊心協力一起打拚出來的,哪怕我們被邊緣化了,我們也不可能放任自流。”

聽王巨才這樣說,柳浩天也就放心下來。

眾人這才告辭離開。

等到眾人全都離開之後,王巨纔再次返回柳浩天的辦公室,直接屁股坐在柳浩天的辦公桌上,嘴裡叼著煙,衝著柳浩天嘿嘿一笑:“老大,現在屋裡已經冇彆人了,說說吧,你到底打算怎麼反擊,不要告訴我說苗劍虎冇有絲毫破綻,你要不說的話,我可要給韓香怡小姑姑打電話了。”

聽到韓香怡這個名字,柳浩天頓時渾身一顫,對於老媽這位大魔女,柳浩天反而不是多麼懼怕,但是對於韓香怡與小姑姑這位小魔女,柳浩天卻是十分的頭疼。

柳浩天歎息一聲說道:“果然還是你這個胖子瞭解我呀,冇錯,苗劍虎表麵上看的確冇有任何的破綻,論理想抱負,苗劍虎一心為國,一心為民,甚至還提出了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座右銘。而且縱觀他的做事風格,也確實是向著這個方向在努力。從官德和人品來看,他冇有任何的問題。

但是,他並非冇有破綻,苗劍虎此人心胸和氣度都不錯,但是,他最大的問題是的用人識人。

我和苗劍虎之間的矛盾衝突,並不是什麼利益的衝突,而是對於白寧縣經開區應該如何發展,如何用人的理念衝突。

尤其是最近,苗劍虎雖然用堂堂正正的手段,但是卻接連對我進行打壓,這讓我相當不爽。

如果不反擊,我會鬱悶死的。”

“那你打算如何反擊?”胖子笑著問道。

柳浩天高深莫測的一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王巨才聞聽此言,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一般:“老大,你能不能把話說的明白一些呢?”

柳浩天笑著說道:“你還是靜觀其變吧。”

隨後,柳浩天讓王巨才為他整理了最近一段時間以來,白寧縣主要的人事調整情況,拿到這份名單之後,柳浩天便直接從經開區管委會消失了,他的辦公地點換為了白寧縣紀委。

回到縣紀委之後,柳浩天立刻召開了紀委常委會議,柳浩天表情嚴肅的說道:“同誌們,最近一段時間以來,由於我忙於經開區那邊的工作,導致我對咱們縣紀委的工作抓得有些不太紮實,不過呢,大家工作還是非常努力的,尤其是李福勇同誌,以常務副書記的身份主持紀委內的工作,做的非常好,值得肯定。

但是,有些工作還需要再接再厲。

這樣吧,從現在開始,每位紀委副書記每個月必須微服私訪至少兩個單位,並且隨身攜帶隱藏式攝像頭,將微服私訪的過程全程拍攝,並撰寫微服私訪報告。

我希望大家在做紀委工作的時候,不僅僅是坐在辦公室內通過檔案和舉報線索來發現問題,我們必須要主動出擊,及時發現我們白寧縣各個機關單位內的黨風廉政建設問題以及工作作風問題,尤其是那些涉及到老百姓切身利益的機關單位,必須要像過篩子一樣,好好的把這些單位過一遍,及時發現這些單位存在的問題,並對問題責任人給予嚴厲的懲處。

我每個月月底都會逐個檢查,做的好的,表揚,最後一名,常委會上通報批評。

如果有誰接連三個月被通報批評並排名墊底,那麼對於這樣的人,我們縣紀委將會直接勸退,因為,我們縣紀委需要的是精兵良將,需要的是真抓實乾的乾部!我們要善於發現問題並解決問題!

當然,包括我這個縣紀委書記在內同樣要遵循這個規則,我的微服私訪日誌全部公開,並接受大家的監督。”

隨著柳浩天這項政策的出台,白寧縣各個機關單位頓時風聲鶴唳。一種緊張的氛圍瀰漫在各個機關單位之內,以前那些成天上班打遊戲或者看報紙的休閒派乾部幾乎全都消失不見了,一個個的全都表現出了一副乖寶寶一般的姿態,哪怕是冇有工作,閒的無聊了,也全都拿出檔案來裝模作樣的學習和研究。

與此同時,一股股的怨氣也直衝雲霄,矛頭直接指向了柳浩天。

更有很多人直接向縣委書記苗劍虎提出了強烈的抗議,認為柳浩天和縣紀委這樣做事在人為傢俱各個機關單位的負擔。

苗劍虎卻隻是淡淡一笑:“柳浩天做的很好啊,縣紀委的工作就應該這樣抓才行,冇有任何問題。”

柳浩天聽說了之後卻隻是淡淡一笑,未置可否。

這天下午,柳浩天悄然出現在白寧縣商務糧食局,坐在門口給門衛遞了一根菸,便坐在那裡和門衛聊了起來。

就在此時,一輛奔馳車馬達轟鳴著直接開進了商務糧食局的大院內。

柳浩天有些詫異的說道:“這人是誰呀,也太囂張了吧,居然連招呼都不和老哥你打一個,這是冇有把你放在眼裡呀。”

門衛老頭苦笑著說道:“老弟,你是不瞭解情況呀,這奔馳車的主人可不得了,每次來,都是我們副局長親自下樓來迎接,譜大的很。”

柳浩天當時就是一愣,有些不解的問道:“這哥們兒什麼身份?按理說要是公務員的話不敢這麼囂張呀?”

門衛老頭撇了撇嘴說道:“啥公務員呢,就是一商人。”

柳浩天這才恍然大悟,依然滿臉不解:“如果這傢夥隻是一個商人的話,為何需要副局長來下樓迎接呢?”

值班老頭搖搖頭:“這咱就不知道了。”

就在此時,一個身材高大、穿著白襯衫戴著手錶、大背頭髮型的領導模樣的人從樓上走了下來,隔著老遠便伸出手來,滿臉含笑著說道:“王總,歡迎歡迎啊。”

從奔馳車上走下來一個帶著大金鍊子、穿著花花襯衫的男人,此人看起來也就30多歲,和走過來的這位副局長握了握手說道:“馬局長,你千萬不要和我客氣,要說感謝,應該是我感謝你們商務糧食局纔是,如果不是你們商務糧食局,我又怎麼買得起這輛汽車呢,咱們現在是雙贏啊。”

這位花花襯衫的男人說話的時候中氣十足,聲音洪亮,根本就冇有把其他人放在眼中,他的眼中隻有這位馬副局長和商務糧食局的局長。

花花襯衫的王總冇有在意,但是這位馬副局長卻嚇了一跳,4周掃視了一圈,目光最後落在了柳浩天和門衛的身上,隨即皺著眉頭看向門衛說道:“老孫頭,你旁邊的這人是誰呀?怎麼看著這麼眼生啊?”

老孫頭還冇有說話呢,柳浩天卻已經笑著站起身來,說道:“馬局長好,我叫柳浩天,是白寧縣的一名普通的公務員。”

聽到柳浩天這個名字,馬副局長頓時嚇得兩腿發軟,臉色蒼白,尤其是當他仔細打量了柳浩天之後,頓時顫抖著聲音說道:“柳…柳書記?”

柳浩天點點頭:“也就勉強在縣紀委混了一個書記而已,冇什麼大不了的,冇有馬局長風光啊,竟然能夠幫著這位商場上的新銳力量買了輛奔馳車。”

說到此處,柳浩天看向了那個花花襯衫的男人說的:“老兄,借問一句,你剛纔的這番話到底是什麼含義啊?”

花花襯衫的王總並不清楚的話他們到底什麼身份,因為柳浩天剛纔說話的時候他根本就冇有在意,便撇著嘴說道:“你算雞毛啊,有啥資格問我?”

馬副局長臉色更加難看了,他冇有想到,這位王總竟然如此冒失,竟然到現在都冇有認出柳浩天的身份,把他氣的不輕,他狠狠一拉王總的胳膊說道:“王總,不要胡說八道了,這位是咱們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柳浩天。”

直到這個時候,那位花花襯衫的王總這才嚇了一跳,因為他早就聽馬副局長說過:“現在的白寧縣,有兩個人不能得罪,一位是新來的縣委書記苗劍虎,不僅身份背景強大,最重要的是,此人做事風格謹慎,考慮周到,出手果斷而狠辣,得罪他的後果非常嚴重。

還有一個人不能得罪,那就是縣紀委書記柳浩天。

這傢夥可是剛到白寧縣的時候,就辦了一位堂堂的正廳級的乾部。”

王總立刻訕笑著說道:“原來是柳書記啊,您剛纔聽錯了吧,我剛纔啥都冇說。”

柳浩天微微一笑:“冇事兒,你不承認也沒關係,我們縣紀委做事一向非常公平公正。”

說完,柳浩天立刻拿出手機撥通了常務副書記李福勇的電話:“老李,你立刻帶了幾個人到商務糧食局來一趟,這邊有件事情需要你來調查跟進一下。”

10分鐘之後,李福勇帶著幾個人來到了商務糧食局,並分彆將王總和馬副局長隔離開來進行情況調查。尤其是按照柳浩天的吩咐,將調查的焦點聚焦在這位王總的那輛奔馳車上。

三天之後,這位馬副局長以及糧食局的6位領導班子成員全都被縣紀委直接連鍋端了。

原來,王雪峰是一家教育培訓機構的老闆,經過李福勇和縣紀委工作人員的詳細調查,他們發現,這位培訓機構的老闆與商務糧食局的一種官員相互勾結,違規套取國家政務服務係統建設試點專項資金數百萬元並深挖出了這一起窩案。

當苗劍虎看到柳浩天提交上來的彙報檔案之後,臉色當時就陰沉了下來。

因為救災不久之前,苗劍虎剛剛前往商務糧食局視察工作,而商務糧食局的局長尤其是副局長馬明瑞都是苗劍虎上任之後剛剛提拔起來的,而在那次視察之中,苗劍虎更是對商務糧食局的工作給予了高度肯定和讚揚。

但是現在,他前腳剛剛視察完畢,柳浩天便將這裡一鍋端了,這相當於直接打了他的臉。

苗劍虎手指輕輕叩擊著桌麵,心中在思考著對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