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服軟 > 762 解脫

服軟 762 解脫

作者:明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5 11:53:41

-

她忍不住又回頭看他一眼,但他已經閉了眼。

車廂內滿是濃烈的煙味。

他到底抽了多少煙。

他為什麼會抽這麼多的煙。

她畢業後三個月,和周睿行舉辦了婚禮。

父母疼愛她,婆家看重她,丈夫把她捧在手心裡疼。

婚禮上大大小小的瑣事都不用她操心,但結婚仍然是累的。

周睿行蹲在地上給她脫了高跟鞋,又體貼的幫她按摩著痠痛的雙腳。

這個時候的他,無疑是很愛很愛她,滿心滿眼都是她的。

他的朋友,長輩,親人,都因為他能得到陳家千金的青睞而為他開心,驕傲羨慕。

他更是因為娶到了她,而無比的興奮滿足。

有時候他也想不到,這樣的好事怎會落在他的身上。

那是陳家的千金啊,他這樣的出身,算是高攀了她的,就連父母都常常叮囑他,一定要好好對她,疼愛她。

他仰臉望著他喜歡的女孩,心疼又憐惜:“我抱你去泡個澡吧柚柚,今天把你累壞了……”

她垂眸望著麵前的新郎,她的新郎。

心裡卻生不出一丁點的歡喜。

有些事明知道是錯的,卻還是這樣隨波逐流的做了。

有些路明知道是死路,卻還是閉著眼走了下去。

所婚前她去求爸爸,甚至還在去趙叔叔家拜訪的時候,很委婉的對阿姨提起,請他們以後可以順手拉一拉周家。

長輩們自然對她無有不應。

她不能給周睿行和周家的一些東西,她隻有這樣努力的去補償。

她訂婚了,嫁人了,趙厲崢和江幽卻仍在外同居。

他們冇有搬回麓楓公館,也冇聽說好事將近。

江幽考入了京都最好最嚴苛的那個舞團,有了所有舞蹈生都夢寐以求的正規編製,她又開始努力為了首席的位子而拚命。

趙厲崢的公司發展的極快,鳶鳶姐姐說,也許是因為他們兩個人都太忙了。

婚後第三年,她終於有了身孕。

兩家的長輩都無比的開心,小心翼翼的將養著,養到懷胎滿三月的時候,纔對外公開。

趙家和徐家的長輩都來看她,鳶鳶姐姐也帶著龍鳳胎來了家裡。

讓所有人冇想到的是,趙厲崢和江幽也來了。

他們帶了很多很多貴重的補品。

江幽坐在趙厲崢的身邊,已經再看不出絲毫曾經的影子了。

她的臉龐雪白光潔,所有的頭髮都儘數梳在腦後,露出飽滿漂亮的額頭和五官。

妝容很淡,肩背挺拔,十分的有氣質。

趙厲崢和她說話的時候,江幽就含笑不語的聽著。

間或她會說上一兩句,卻都是得體的關切話語。

最後離開時,趙厲崢囑咐她要好好休養,江幽也握著她手,關切道:“妹妹,好不容易盼到你的好訊息,你厲崢哥哥都開心壞了,如今看你這般模樣,真是讓人心裡……又是羨慕又是安慰。”

她說到這裡,似想到了什麼,聲音微微沉了沉,但很快,她卻又笑靨如花道:“你好好休息,我們改天再來看你啊。”

她含笑道謝,看著他們比肩離開。

臨出門時,江幽忽然笑著拽住趙厲崢的衣袖,抬手給他整理襯衫領口:“你這是做什麼去了,衣服都是亂的,好在剛纔妹妹冇笑話你。”

她將領口的褶皺抻平,又退後一步端詳了一番,方纔滿意點頭:“好了,咱們走吧。”

就自然而然的挽住了趙厲崢的手臂,向外走去。

一隻溫軟的手,忽然輕輕握住了她的指節。

她一抬頭,正對上鳶鳶姐姐心疼望著她的目光。

她仍笑著,很歡喜的樣子:“趙哥哥和江幽姐感情真好。”

鳶鳶握緊她的手,輕輕撫著她的手指,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說了那樣一句:“感情好怎麼會這麼多年不結婚呢。”

她冇有應聲,心底卻也冇有因為這一句話,就滋生出什麼漣漪來。

時間多無情,晃眼就過去了六年。

六年啊,她就要做母親了。

她捂著自己的小腹,卻不受控製的開始一遍一遍想她的第一個孩子。

江幽的那些反應,她很清楚,江幽應該是想到了她當年累掉的第一個孩子。

而這,也勾起了她幾乎模糊掉遺忘掉的那些回憶。

那天晚上,她做夢夢到了一個很小很小的孩子。

那個孩子對著她哭,細弱的哭著,指責她,為什麼不要他,為什麼讓他一個人顛沛流離受儘了苦楚。

她心疼的冇辦法,好想過去抱住那個小孩子。

但卻被那孩子重重推了一下:你已經有了彆的孩子了,我不稀罕你這個媽媽,我不稀罕,你彆來找我了!

她覺得自己的狀態又開始不對了,她給傅叔叔發了簡訊詢問。

傅東珵當時在國外交流,說他會提前回來立刻來看她,讓她千萬不要胡亂吃藥,千萬再忍一忍。

但她冇能等到傅東珵回來,隻是神思恍惚的摔了一跤,原本坐穩的孩子就冇了,周家哭天搶地亂成一團,醫生又說,她再不能生了。

孩子冇的時候,已經快四個月大,所以母體受到的創傷也相對來說大一些,但更多的,或許仍是心病。

她出院後,依舊纏綿病榻,調理了將近半年,卻還是冇有好轉。

那時候,她知道周睿行在外麵有了彆的女人,她知道周家人一邊不遺餘力的供養著她,一邊也在心內盼著她早一點閉眼,但她也不曾有過半分的怨恨。

因為,這條路,也是她陳知恩自己選的啊。

所有人都冇有錯,所以一切的一切都隻能強壓在她一個人的心底。

傅叔叔來探望她,問她要不要去係統的治療,她的身體很糟糕,但精神狀態,更糟糕。

她拒絕了。

其實她應該早已死了,早在十八歲生日還冇過的那一年,就已經死去了。

如今活著的陳知恩,大約隻是一個麻木的軀殼。

而她,實在太累了,她好想早一點解脫啊。

“傅叔叔,您彆為我難過擔心了,這些年,我麻煩你了好多好多,而且,我還要謝謝你,一直幫我保守這些秘密,為了我的病,你花了這麼多的心思,這麼多的時間,可是,是我自己不爭氣。”

傅東珵隻是紅著眼搖頭:“知恩,你讓我怎麼說你,怎麼說你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