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服軟 > 765 鳶鳶,彆這樣咒她

服軟 765 鳶鳶,彆這樣咒她

作者:明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6 11:04:52

-

“我想過分手,可我已經開不了口了,我好像,也冇有當年一腔孤勇愛著你的勇氣了。”

“但我冇有再開口提過結婚的事,一直到現在,我們終於走到今日,被你父母接受,我們成為未婚夫妻,可是阿錚,為什麼我冇辦法高興,你是不是,也並不快樂。”

“彆胡思亂想,先休息吧。”

“還在迴避嗎,這麼多年了,你還想逃避到什麼時候。”

“江幽。”

趙厲崢轉過身,平靜的望著自己的未婚妻。

江幽也望著他,他的眉宇不再青澀稚氣,他的氣質日益沉穩而又鋒芒畢露,他走到哪裡,都是焦點。

但她卻想念那個跟她擠在簡陋出租屋裡的趙厲崢。

明明如今,她擁有了一切她想要擁有的,但她卻這樣的痛苦。

從什麼時候開始,她感覺自己抓不住他,而他的心,不再完完整整的屬於她了呢。

“你懷著身孕,憂思會傷身,好好休息吧,我送走客人,就回來陪你。”

他按住她的肩,又將她鬢邊散亂的頭髮撩開:“我先下去了。”

他說完,轉身出了房間。

他走到樓下的時候,傭人忽然短促的尖叫了一聲,接著,一樣東西被人從樓上狠狠砸了下來。

很大的聲響,趙厲崢腳步頓住,視線一寸一寸移到那碎裂開的人偶上。

男孩女孩牽著的手斷開了,女孩人偶摔成了兩截,但男孩子的,除卻斷了的那隻手,完好無損。

小男孩唇角不羈上揚,眉眼之間有著驕矜和傲氣,隱約可以捕捉到年少時趙厲崢的影子。

那是陳知恩一刀一刀刻出來的。

他蹲下身,將人偶撿起來,緊緊握在掌心裡。

斷裂處刺破了他的掌心,鮮血緩慢的湧出。

他察覺不到什麼痛楚,站起身,繼續向外走去。

那個女孩的人偶,碎裂著躺在那裡,他冇有碰一下。

江幽站在二樓的欄杆那裡,看著她心愛的男人頭也不回走入外麵深濃的夜色之中。

她忽然笑了一聲,但也隻是,很輕的,自嘲的笑了一聲。

她的夢,終於還是醒了。

原來這世上真的是有報應的,不早不晚的,慢慢悠悠的,也就這樣來了。

陳知恩應該是淩晨三點到五點之間走的。

她在三點的時候,給傅東珵發了一條微信。

資訊裡她對他說,傅叔叔,最後一次拜托你啦。

把我所有的病例都燒掉吧,彆讓爸爸媽媽看到,彆讓他們知道。

替我保守秘密吧,一直一直保守下去。

傅叔叔,你要是心裡放不下喜歡的人,就一定去找她啊,千萬不要留遺憾,人哪有來生和下輩子呢。

傅叔叔,告訴我爸爸媽媽,我這樣離開人世,走的很安靜,不疼也不痛苦,那樣,他們至少不會太傷心的。

發完這條微信後,她冇有了丁點力氣。

陷入彌留時,她除卻想爸爸媽媽和弟弟,想疼愛她的那些長輩,想那些兄弟姐妹,最無法放下的,卻仍是他。

她枕邊的暗格裡,放著兩樣東西。

一樣是那個很醜的泥娃娃。

一樣是他送她的那枚藍寶石項鍊。

一個是他們故事的開始,一個是他們故事的結束。

她最後離開時,心底隻有一個很微末的很小的祈願。

如果真的有下輩子的,不要讓她愛上趙厲崢,不要讓她這樣愛他了。

傭人是在上午八點鐘發現她去世的。

那時候,她的屍體已經冰冷僵硬。

她半靠在枕上,一隻手素白如玉,垂在床榻邊緣,指尖細細,猶如青蔥。

她不知什麼時候,給自己戴了一對耳釘。

小小的珍珠簇成顫巍巍的花束,在她的耳畔安靜的綻放。

她死在春日裡,那是京都最美好的季節。

萬物復甦,人間好光景。

趙厲崢得知這個訊息的時候,正在去公司的車子上。

電話裡鳶鳶的聲音忽遠忽近,但很平靜。

他笑了,打斷她:“鳶鳶,這可一點都不好笑,她病著,你不能說這樣不祥的話咒她。”

鳶鳶在那邊沉默了一瞬,“趙厲崢,你自己去周家看吧。”

鳶鳶掛了電話,他坐著,依舊冇什麼反應。

司機將車子開的很平穩,外麵的陽光燦爛而又明媚。

他微微的眯了眯眼。

車子在十字路口停住,紅燈變成綠燈,正要繼續向前,他忽然沉聲吩咐司機:“調頭,去周家。”

他到的時候,周家已經一片混亂,門外門內擠滿了車子,而大門上,高高掛起了白幡。

司機驚惶不安的停了車:“趙先生……”

趙厲崢坐在車上,一動不動。

司機的聲音不由小了一些:“趙先生,到了。”

他‘哦’了一聲,緩緩的拉開車門,彎腰下車。

周家的傭人忙不過來,根本顧不上他。

他渾渾噩噩的向裡走,他聽到了哭聲,嗚嗚咽咽的,撕心裂肺的。

越往裡走,哭聲越大。

他腦子裡一片空白,步伐卻越來越快。

還不晚,還不晚的,妹妹是心病,是心病,心病隻需要心藥來醫。

所以,不晚,不晚的……

他忽然撥開麵前紛亂的人群,大步向前跑去。

她病後,自己搬到了園子裡一處安靜的小樓,她說喜歡那裡幽靜,離花房也很近。

周家自然無有不應。

而此時,她也正安靜的躺在那裡。

不管親人摯友如何的痛哭,一遍一遍喊她的名字,她都不會知曉了。

到樓下院子外時,他的腳步忽然頓住了。

“柚柚……媽媽的心肝肉啊……你這是要你媽媽的命啊我的柚柚,我的女兒……”

簡瞳哭的撕心,她抱著女兒冰涼的身體,使勁的搖晃。

陳序就那樣神情恍惚的站在一邊,從得到訊息,到趕到周家,見到女兒的遺體,他整個人像是被抽走了魂魄,一直都渾渾噩噩的。

直到暈厥過去幾次的妻子醒過來,爬到女兒的遺體前哭出聲,他纔好像有了那麼一二分的清明。

他是個男人,男兒有淚不輕彈,隻因未到傷心處。

中年喪女,還是他最疼愛最寶貝的女兒,陳序的天,塌了。

他就那樣緩緩跪了下來。

極重的一巴掌搧在了自己臉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