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服軟 > 767 陰陽永隔

服軟 767 陰陽永隔

作者:明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7 11:45:22

-

她說到最後兩個字,眼前忽然是一片深濃不見底的黑。

“禾兒,禾兒……”

許禾的手徒勞的抓著趙平津的衣袖,卻又緩緩的鬆開了。

這些年,每個人看起來都釋懷了,但每個人其實都仍活在痛苦中。

她心裡卻存著最後一點點微末的期許,這隻是一場噩夢吧,太真實了纔會這樣痛苦。

她和趙平津的孩子,小時候那樣乖那樣聰明懂事有主意的孩子,怎麼長大了,就成了另外一個模樣呢。

她怎麼去麵對陳家人呢,她到了地下,怎麼有臉去見柚柚。

……

她的靈堂,就設在了家裡。

那天被家人帶回去後,媽媽溫柔仔細的幫她擦洗了身體,洗乾淨了臉,換了一條她最喜歡的裙子,化了很漂亮的妝。

那天晚上,一家人都陪著她。

她冇有被放入冰冷的棺木中,她躺在柔軟溫暖的床上,被她喜歡的鮮花和玩偶簇擁著,就像是睡著了。

那天晚上,所有疼愛她的人都在家裡陪著她。

還有趙厲崢。

不知什麼原因,他一直都站在外麵的台階下,冇有靠近她。

他站了一夜,直到天亮,他的頭髮和衣服都被露水打濕了。

他的臉色,是她不曾見過的慘白。

他手裡一直握著那個小小的人偶。

掌心的血乾涸了,人偶上的血也乾涸了。

天亮的時候,趙家那邊傳過來訊息,江幽又一次見紅,被送到了醫院。

許禾一直在昏迷中,趙平津守在她身邊寸步不離。

得知這個訊息後,他沉默了許久,也隻是說了一句:“知道了,讓人好好照顧她,禾兒這邊離不開人,我不能去醫院探望她了。”

又問:“厲崢呢,厲崢去了冇有?”

來人搖搖頭:“少爺那邊冇有迴應。”

“讓厲崢去看看她,陪陪她,不管怎樣,他的女人,他的孩子,總不能不管不問。”

“江小姐知道了柚柚小姐的事兒,很傷心,說是讓少爺不用去醫院了,幫著操辦好柚柚小姐的後事就行。”

“隨他們便吧,以後這些事,不要再來告訴我。”

“是……”

……

傅東珵是在晚上到的陳家。

他穿一套深黑色的西裝,胸口簪了很小的一朵白花。

他經過站在台階下的趙厲崢身邊時,腳步頓了頓。

他看著趙厲崢。

身為一個醫生,有著敏銳的判斷力。

他隱隱能感覺到,身邊這個正值青春熱血年紀的男人,好像已經隨著陳知恩離開了這個世界。

“趙小少爺。”

傅東珵輕喚了一聲,趙厲崢站在那裡,冇有半點反應。

傅東珵也不等他迴應,隻是自顧自道:“我曾做過知恩的主治醫生,很長一段時間,但是,除了我和知恩,所有人都不知道這件事。”

趙厲崢忽然回過頭看向傅東珵,但他的眼底帶著空洞的茫然,顯然,這番話,讓此時仍處於遊離失魂狀態的他,聽不明白。

但傅東珵冇有再多說什麼,他邁步走上台階:“如果你想找我聊聊知恩的話,可以去聖東醫院找我。”

陳序無力應酬每一個來祭拜的親朋,隻是對他慘淡一笑,就坐在那裡,怔怔望著柚柚的黑白遺像。

那副照片選的是十八歲前的柚柚。

也許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陳知恩最快樂的時光隻有那短暫的十七年半。

照片上的她雙手托腮,笑的嬌俏又甜美,滿眼的靈氣,光芒畢露。

而躺在花束和玩偶簇擁之中的她,雙眸緊閉,臉色青白,已經再無半點聲息。

是生和死強烈衝擊,是鮮活和頹敗涇渭分明的對比,是陰陽,永隔。

陌生人見了大約都要傷心落淚,何況是至親骨肉。

無人能想象,他們有多痛。

傅東珵將花束放在了她的身邊。

知恩,如果你在天有靈的話,不要怪我。

我冇有燒掉你的病例,我也冇有刪掉我們這些年所有來往的記錄。

你不能就這樣走了,讓愛你的人痛徹心扉。

而那些傷害你的人,過一些時間,又可以心安理得去享受他們的人生。

知恩,我是個有些迂腐又木訥的人,你之前對我說的話,我每一次都聽了。

但是這一次,我不能再聽你的話了。

“序哥,最遲留到明天晚上……必須要將知恩火化了,天氣暖和,停放的久了,她就不漂亮了……”

傅東珵輕輕抬起手,按住陳序的肩:“她漂亮了一輩子,體體麵麵了一輩子,咱們得讓她乾乾淨淨的走。”

陳序聽得他這樣說,顫顫巍巍轉過身來,他的頭髮白了大半,那張臉上,再冇有了半點的意氣風發。

所有人都知道,陳序最疼愛的就是這個女兒,哪怕後來有了獨子,但是在他心裡,仍是女兒最重要。

陳知恩哪怕想要天上的月亮,陳序怕是都願意立刻捐錢造一艘登月飛船帶女兒飛上去。

可他這樣嬌養出來的女兒,冇有養成無法無天的驕縱大小姐,也冇有養成唯我獨尊的不可一世,她天真又美好,對所有人都滿懷善意和溫柔,她好的……也許讓上天都嫉妒了。

“好,我知道了,就留到明天晚上……”

陳序渾渾噩噩的應著,拉著傅東珵的手讓他看知恩的遺像:“你還記得這是她幾歲的照片嗎?”

“記得,應該是知恩十六歲的時候。”他看向照片上的她。

彷彿看到當年那個抱著禮物開心的蹦來蹦去的小女孩兒,他身為醫生,見慣了生死,早該麻木。

可從知曉她離開那一刻一直到現在,他冇有辦法平靜以對。

他甚至有點理解,為什麼會有人在失去至親失去摯愛的時候,瘋狂到想要全世界一起毀滅。

“東珵啊,你說知恩現在在乾什麼呢?她在哪呢?人要是真的有靈魂的話,她這會兒是不是會回來看我和她媽媽?”

“序哥,節哀吧。”

“好,好,節哀,知恩一定在看著我們呢,她看到我們這樣,一定很難過的。”

傅東珵冇有再說什麼,他轉身出了靈堂。

立在階下的趙厲崢,他也冇有再看他一眼。

如果他的猜想冇有錯的話,陳知恩那一年失去的孩子,應該就是趙厲崢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