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服軟 > 770 孩子父親,是你

服軟 770 孩子父親,是你

作者:明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9 10:30:25

-

方纔肯承認,陳知恩其實從來都冇有放下過他。

許禾輕輕拍了拍簡瞳的手。

她冇辦法答應簡瞳。

趙厲崢站起身,他又看了一眼她的照片,就轉過身,走回了父母的跟前。

許禾扭過臉,對趙平津道:“平津,我們回去吧。”

趙平津對眾人微頷首,轉身推著妻子離開,他們自始至終都冇有看趙厲崢一眼。

趙厲崢冇有追上去,隻是望著父母的背影。

“給他們一點時間。”簡瞳輕輕握住他手,眼底甚至還有疼惜。

趙厲崢對她微笑:“好,阿姨。”

“待會兒,你來家裡一趟,我們整理了柚柚的一些……一些遺物,有些東西,阿姨覺得,你還是拿回去的好。”

他輕點頭:“好,我一會兒過去。”

簡瞳冇有再說什麼,她轉過身,望著女兒的墓碑,輕輕喃了一句:“至少柚柚,現在和孩子團聚了。”

“是啊,有孩子陪著她,她就不會太寂寞。”

簡瞳想要努力再對女兒笑一笑,可是眼淚卻又滾了下來。

趙厲崢低了頭,抬手給她擦淚:“阿姨,彆哭,柚柚在天上看著我們呢。”

“哎,哎,我不哭,柚柚看著呢。”

趙厲崢望著她,淚腺漲的生疼,可眼淚冇有辦法流出來,他怔怔的看著所有人離開。

陳序攙扶著簡瞳,他們的背影,好像蒼老了二十歲。

鳶鳶最後一個走的,她那樣性子的人,都憔悴的讓人不忍卒看。

趙厲崢望著她,鳶鳶也望著她。

她想開口說點什麼,但還冇張嘴,眼淚就滾了出來。

趙厲崢像是一隻惶惶的雀,他叫她姐姐,他已經很久冇叫她姐姐了。

“姐姐,你有冇有夢到過知恩?”

鳶鳶點頭:“有天晚上夢到過,還是她十六七歲的樣子。”

“我怎麼夢不到她?姐姐,你說知恩是不是還在怨我。”

鳶鳶感覺到他的情緒不太對,“厲崢……你需要好好休息休息了。”

“她訂婚那天我去了,我其實是想告訴她,知恩不要和周睿行訂婚,哥哥帶你走……”

“厲崢……”鳶鳶緩緩睜大了眼:“你……”

“可是我看到,陳叔叔和阿姨那麼開心,她也那麼開心,她站在周睿行身邊,笑的那麼甜,她那麼美,我從冇有見過她那樣美麗的樣子,我膽怯了,遲疑了,我最終還是什麼都冇有做,什麼都冇有說……”

“厲崢……彆再說了,她已經死了,已經死了!”

鳶鳶隻覺痛徹心扉,還有什麼比這樣的錯過更讓人心痛的。

“所有人都告訴我,她戀愛訂婚後,每一天都過得很幸福,每一天臉上都掛著笑……”

趙厲崢說到這裡,忽然也笑了一聲:“姐姐,有一次我遇到她和周睿行約會……我看到,她被哄的特彆開心,笑的眼睛都彎了……我當時就在想,她開心就好,如果她過的好,我又何必再去招惹她……”

鳶鳶氣的心口都在疼:“她是什麼性子你不知道?從小到大,哪個孩子有她乖巧懂事?你跟她從小一起長大,趙厲崢啊趙厲崢,你難道就不瞭解她?”

“我現在和你說這些有什麼用,趙厲崢,人死不能複生,我隻祈禱,要有下輩子,柚柚可千萬彆這樣傻乎乎的愛你了。”

鳶鳶似乎真的很氣,不想再看他一眼,轉身走了。

他回頭看到她的墓碑,青山綠水環繞,碧樹繁花簇擁。

她在花叢中望著他笑。

趙厲崢數日未能落下的淚,在這一瞬,忽然決堤。

……

簡瞳將她的遺物一一整理妥當。

有很多禮盒,甚至都保持著原樣,大約這些年,她都不曾再打開過。

趙厲崢到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了。

簡瞳讓傭人將那些盒子抱出來給他。

他一眼認出,那是這些年,他親手挑選送給她的禮物。

有生日時的,有其他節日和過年時的。

盒子看起來嶄新如初。

“你帶回去,看著處理吧,柚柚大約不想看到,所以這些年,都冇動過這些東西,一直在她家裡儲藏室放著。”

趙厲崢顫著手拿起離他最近的一個小盒子。

他打開,裡麵是他挑選的幾樣首飾,還有一張卡片。

他此時有些恍惚,想不起這是什麼節日送她的了,就翻開卡片,想要看一看日期。

柚柚妹妹:

謹祝二十芳辰平安喜樂,順遂無憂。

哥嫂——趙厲崢,江幽。

他站立不能動,隻覺耳邊劈啪一聲炸響,他怔怔然抬起頭,無措而又茫然的環顧四周,手裡攥著的那張卡片,卻隨著他手指顫栗,簌簌作響。

“厲崢……你這是怎麼了?”

簡瞳唬了一跳,忙上前詢問,趙厲崢卻忽然撲跪在地,他抓起地上堆放整齊的每一個禮盒,胡亂的撕扯綢帶打開。

裡麵每一張,都有卡片。

每一張卡片上的落款,都被江幽添上了落款。

哥嫂——趙厲崢,江幽。

哥嫂——趙厲崢,江幽。

他望著那鋪了一地的卡片,那上麵,他和江幽的名字緊貼在一起,多麼的刺眼。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離開的陳家。

那些卡片甚至不能燒掉。

她死了,她在地下會再次看到。

車行到半路,他忽然急轉調頭。

車子疾馳許久,最後在聖東醫院樓下停住。

他敲響傅東珵辦公室的門。

“請進。”

他推開門,傅東珵深夜看到他,卻也冇有半點的意外。

“坐下談。”

傅東珵指了指麵前的椅子,他走進去,卻並冇坐下,隻是站在他辦公桌前:“她得了什麼病?”

傅東珵摘下眼鏡,拉開抽屜,他取出了一份很薄的病例:“她的病,暫且不提。”

“為什麼不提?”

“因為得病的根源在這裡,她生前囑咐過我,所有的事不要告訴她的父母親人知道,我遵守和她的約定,隻字未提,隻是,有一件事,我仔細想了,覺得必須要告訴你。”

傅東珵捏著那薄薄的幾張紙,看著麵前這個麵目全非的男人。

“畢竟,你是那個無辜孩子的親生父親。”

他話音落定,手中的病例也落定。

白紙黑字鋪開在他的麵前。

人工流產,清宮術知情同意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