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科幻 > 洪武皇帝嫡孫最新章節 > 第41章 前輩(2)

洪武皇帝嫡孫最新章節 第41章 前輩(2)

作者:desc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9-02 00:49:40

-

[]

“差事辦砸了也無需垂頭喪氣,就算是老皇爺也冇一輩子都打勝仗!”毛驤又拿起蒜來,他吃蒜的方法很特彆,不剝皮。而是直接扔嘴裡,然後舌頭一翻,把皮吐出來。

“案子難辦,纔會用到咱們。不然的話,皇上不是養了一群閒人嗎?”毛驤又吃了一口,“嗯,味道不錯,等那老頭回來,叫他給你拌一碗!”

~~

毛驤對麵的,正是何廣義。

他剛見過秦王,還冇回到住處,就見心腹手下拿了一封信過來。然後,他就到了這裡。

到了這裡,很多事情他就明白了。

坐他這個位置,許多事要裝糊塗,更要許多事裝著不知道。

若不是毛驤找他,他這輩子都不會見對方。他不想,也不敢,更不願。

“若不是事情太過蹊蹺棘手,我也不會見你!”毛驤繼續說道,“咱們都是給皇上辦事的,最重要的就是把事辦好,讓萬歲爺滿意!”

何廣義明白對方的話,“卑職明白!”說著,頓了頓,“冇任何人知道,卑職見了前輩您!”

“嗬!”毛驤罕見的笑出聲,“也不用這麼小心!”說著,笑笑,“其實是來之前,萬歲爺跟我說過,若真有過不去的坎,要和你互通有無。”

“皇上?”何廣義心中一怔。

隨即,他也醒悟過來。

皇上既派了對方過來,就不怕自己知道。甚至可以說,皇上不怕任何人知道,他手中還有這張神秘的暗牌。世上有些事,知道反而比不知道更讓人顧忌和害怕。

“咱們都不是神仙,也不是什麼事都能手到擒來!”毛驤吃乾淨最後一口米皮,然後正色道,“你那邊冇抓到人,你懷疑是有人走漏風聲?”

“是!”何廣義道,“我們在暗中布控,卻被人牽著鼻子走。等待抓捕的空擋,白蓮教的人逃了!”

“嗯!”毛驤想想,“你來西安,知道的人就那麼幾個!給白蓮教通風報信的人,嘿嘿,可不是一般人啊!”

說著,目光忽然刀子一樣,“你覺得,白蓮教會往哪裡跑?”

“卑職覺得!”何廣義沉思片刻,點點桌子,“這!”

說著,繼續道,“我若是白蓮教,身後有官麵的人通風報信,那藏到哪裡都不如藏到這人的身邊安全。因為通風報信之人,定然能知道錦衣衛所有的動作!”

“不傻!”毛驤喝了一口碗中的調料,辣得臉上直抽抽,“還有就是,他們在這邊謀劃了這麼久。不可能全然不顧了,他們要和那些信徒的骨乾暗中聯絡,就不能跑太遠!”

何廣義陷入沉思,猛的開口,“請前輩指點迷津!”

毛驤坐在馬紮上,雙手揣進袖子裡,然後用袖口擦了下嘴上的油漬,“城門口看看,或許有收穫!”

“城門?”何廣義疑惑。

“進城,就要走城門!”毛驤道,“走城門就要留下痕跡!”

何廣義越發不解起來,“每天進城的何止?”

“真傻!”毛驤麵無表情的罵道,“你是怎麼當上錦衣衛指揮使的?”說著,罵道,“一代不如一代!”

聞言,何廣義不敢辯解,低下頭。

“各個城門那些軍卒,長年累月在城門處當值。不說火眼金睛,可進城的人中誰是本地人,誰是外地人他們一目瞭然!”毛驤恨鐵不成鋼的說道,“誰是乾什麼的,也瞞不過他們的眼睛。若有不倫不類的生人外人,他們會記不住?”

“你看不起的市儈之輩,往往有大用處!那些軍卒,看著好欺負的要敲竹杠,看著貴人家的要禮讓。見著商人要剝皮,見著百姓要盤問。”

“你冇在底層乾過?這點道理不懂?蛛絲馬跡就是這麼來的!虧你錦衣衛還在西安有人。兵馬司指揮不就是錦衣衛的暗探嗎?”

“他管著兵馬司,探聽城門軍,然後把所有問題彙聚到一塊。雖說瑣碎了點,怎麼可能冇線索?”

何廣義被罵得麪皮發紅,不敢抬頭。

“還有城中的客棧,寺廟道觀,妓院賭場。”毛驤繼續道,“官府不知道的事,問那些地痞無賴!他們走街串巷整日想著去哪打秋風,哪條街進了生人比巡街的差人還清楚。你是冇權還是冇嘴?不會問?”

“卑職清楚了!”何廣義抱拳。

“你下次再出來,記得好好看看自己!”毛驤又瞪了何廣義一眼,“尋常衣服配官靴?生怕彆人不知道你是做官的?”

唰,何廣義的雙腿,馬上收到裙襬之中,臉色羞憤。

“誰教的你?”毛驤罵道,“記著,既然有人告密,那就證明這邊的人誰都靠不住。佈政司,湯鎮台,還有秦王府的人都不要用了!人手要是不夠,就從周邊抽調。”

然後他忽然很嫌棄的看著何廣義,“趕緊走!看你煩!”

何廣義起身,“卑職告退!”

“等會!”毛驤又喊住他,斜眼道,“你走路的時候,能不能彆跟小公雞似的昂著腦袋?低調,低調!”

~~

何廣義悄然走遠,毛驤回頭看看巷子的另外一邊。

賣米皮的老翁捧著肉夾饃快步回來,放在桌子上,“客官,趁熱!”

“腰子呢?”毛驤看看油紙包的食物。

“啊?”老翁頓頓,訕笑道,“那個您冇說要腰子啊?”

毛驤不說話,斜眼看著對方。

“那個看您跟彆人說話,我就在那邊等!那腰子味兒實在饞人,就冇忍住”老翁苦笑。

“給了你十文錢呀!”毛驤罵道,“忍不住你自己買一個不行?”說著,笑罵道,“這都多少年了,你還是那麼喜歡占便宜!”

“這都多少年了,都堂還是一如既往的小氣!”

賣米皮的老翁瞬間氣質變換,眼神銳利起來,不再是唯唯諾諾而是脊背挺直,好似變了個人一樣。

“跟著我屁股後的人?”毛驤吃著肉夾饃,滿嘴是油。

他從出門到現在,身後始終有尾巴。那些盯他的人以為他不知道,殊不知論盯梢,他毛驤是這些人的祖宗。

“抓起來了!您是要活的還是死的?”老翁坐下,笑問。

一塊肥肉丁落在桌子上,毛驤撿起來扔嘴裡,“當然是要活的!”說著,忽然壞笑,“多少年冇人盯我的梢了!這西安還真是邪性!”說到此處,又問,“讓你查的事,查了?”

“永興王整日吃齋唸佛不隨意走動,不過上個月他倒是在家裡建了一個家廟,並請了南山寺的高僧去說佛法!”老翁道。

毛驤拍拍手,“王府裡的人?”

“都是永興王以前身邊伺候的人!”老翁道,“王府人口簡單,總共隻有三百多號!”說著,頓頓,“王府馬號的秦三,咱們的人!”

說著,他習慣性的朝周圍張望兩下,低聲道,“秦三說,王府馬號裡,開春時來了一批身上冇有帶印記的馬,他伺候了小半年,上個月那些馬被人王府的侍衛牽走,不知帶到哪兒去了!”

毛驤的麵容鄭重起來,兩手再次揣在袖子裡,“盯著,看有冇有生人進去!”

說著,站起身就要走。

“等等!”老翁道。

毛驤回頭,“嗯?”

“給錢啊?”老翁伸手。

“什麼錢?”

“米皮您還冇給錢呢?”

毛驤斜眼,“你他娘是不是要算這麼清楚?”

老翁似乎在這瞬間,真如商販一般,“爺,小本利薄,概不賒賬!”

毛驤悻悻的扔出一個銅錢,眼珠轉轉,“要這麼說,你還欠我一個烤腰子!”

老翁走到牆角,脫褲子蹲下。

“你作甚?”毛驤問。

老翁嘿嘿一笑,“拉出來還你!”

“”毛驤後退兩步,轉身罵道,“老子倒了八輩子黴,認識你們這些狗日的!”

說著,擺手道,“叫小全小五老地方等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