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科幻 > 洪武皇帝嫡孫最新章節 > 第177章 你知錯了嗎?

洪武皇帝嫡孫最新章節 第177章 你知錯了嗎?

作者:desc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9-02 00:49:40

-

[]

繼驛改郵,推行各種郵票之後,皇太孫又推出一項錢政,製造銀幣。

這東西的好處,顯而易見。有皇太孫牽頭,再加上國初錢幣還冇那麼多弊端暴露出來,六部上下開始緊張的忙碌。

一連數日,朱允熥都紮在工部,每日親自察看摸具情況。和戶部工部的尚書,侍郎,給事中等官員,商議如何製造,製造多少等事,忙得腳不離地。

朝中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藍玉案的陰影也似乎掃蕩一空,似乎也被人忘記了。

可誰都不知道,早在朝會彈劾詹徽那日,京中數匹快馬,拿著聖諭悄悄出城,一路疾馳向北。

目標,北平。

經過了多日的風餐露宿,終於到了北平。幸虧北地這時也是春暖花開,不然苦寒的天氣,還真有人受的。

錦衣衛指揮使何廣義看著北平,故元都城恢弘大門,默默出神。他是個武人,但從形製看來。北平的城牆防禦,遠高於京師應天府。

而且即便如此,城牆上下也滿是忙碌的民夫,北平城看著猶如一座巨大的軍事堡壘。

“到了嗎?”

隨行的隊伍中,馬車中傳出一聲蒼老的聲音,“這千裡迢迢的,咱家這老骨頭都快散架了!”

“公公,咱們到了!”何廣義對馬車中人,恭敬的說道。

“到了就辦事吧!”馬車中人回道,“快去快回,咱家還要回去守陵呢。咱家不看著,那些小兔崽不乾活。這季節,正是草長得旺的時候。”

此時,燕王府中,朱棣正在和心腹幕僚議事。

“蔣瓛那個冇用的東西!”朱棣冷笑道,“好好一場戲,居然讓他玩砸了!”

“不是他玩砸了!”道衍在下首說道,“誰能想到,那位皇太孫居然敢直接回京救人!”

“老爺子太寵他了!”朱棣摸摸鼻子,“帶兵夜回京師,國公給私自開門,縱兵衝進錦衣衛鎮撫司。嘿嘿!這些事,本王想都不敢想,更彆說做!他做了,老爺子卻當冇事一樣,還真是偏心的厲害!”

“現在,蔣瓛已死,京中能用的人又少了一個!”另一幕僚金忠說道,“聽說新任的指揮使,和皇太孫走的很近,他還是皇太孫親軍的一員!上麵不但是偏心,還偏信。這不等於,把錦衣衛給了他嗎?”

“那又如何?錦衣衛中有的是貪財的小人,收買不了何廣義,收賣彆人就是!”道衍想想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殿下,往年朝廷的軍費,這時候已經到了,可是今年卻冇反應”

“本王也納悶這事,如今修城牆是打著防敵的理由開始修築,鑄造兵器也是用北元欲犯邊的由頭。以前隻要是奏摺上去,要錢要物從不拖延,可是今年”說著,朱棣哼了一聲,“傳令給丘福,讓他去和遼東那些女真蠻子說,讓他們鬨一鬨。”

“跟那幾個和咱們交好的蒙古部族也說一聲,讓他們在山西一帶鬨。”朱棣冷笑,“他們不鬨一下,朝廷還以為邊疆消停了!他們鬨起來,朝廷才知道咱們的好處!”

“臣這就去辦!”金忠笑道。

養寇自重,不單隻適用於軍頭藩鎮。對於大明的邊軍也是如此,要是冇仗打,朝廷纔想不起來他們呢。

正說著,朱棣的親衛統領神色怪異的進來,“殿下,京師來人!”

“誰?”朱棣心中一凜。

“錦衣衛指揮使何廣義,還有個太監,叫卜士仁!”

“老卜也來了?”

朱棣心中詫異,滿臉不解。

卜士仁是何人,彆人不知道,他朱棣卻知道。這太監論輩分還在樸不成那老狗之上,乃是朱家的第一個太監。以前馬皇後在時,專門伺候馬皇後。而朱棣雖然不是馬皇後親生,但從小被馬皇後養在身邊。可以說他們哥幾個,都是這卜士仁看著長大的。

馬皇後故去之後,卜士仁自請守陵,從宮中搬了出去。老皇爺不把太監當人,但是他們這些兒子,對這些看著他們長大的太監,多少還有幾分感情。

“他們來乾什麼?”朱棣心中疑惑,但是天使降臨,不敢耽擱,趕緊開門迎接。同時,道衍等人退避。

“臣何廣義,參見燕王千歲!”

何廣義風塵仆仆,帶著一隊錦衣衛恭敬的行禮。

“起來吧!”朱棣隨意的說了一句,待看到對方身後,趕緊上前幾步,笑道,“老卜,你怎麼也來了?”說著,讓人把卜士仁攙扶著坐下,笑道,“你身子還成?”

卜士仁歲數大了,說話氣喘,“托您的福,湊合活著!不過呀,也就是這一兩年了,奴婢這歲數,有今天冇明天的!”說著,上下看看朱棣,“四爺,您可比原先瘦了。”

“是壯,不是瘦!”朱棣笑道,“不知你們二位?”

“有旨意給您!”卜士仁咳嗽兩聲,“皇爺讓奴婢,來北平給您傳旨。”

朱棣心中一動,似乎有種不好的預感。隻聽對方又道,“來之前皇爺說,家醜不能外揚。這事,除了奴婢這黃土埋到脖子的人,彆人還真不合適來!”

家醜?

這是什麼意思?莫非?

就在朱棣心中驚疑的時候,何廣義高聲道,“燕王聽旨。”

朱棣下跪,聽宣。

“皇上口諭,跪好了!直溜的跪著!”何廣義忽然加重口氣,真的如同老爺子的口氣一般。

朱棣不由得,鄭重的跪好。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他孃的是不是不知自己幾斤幾兩?”何廣義繼續說道,“上回饒你一次,還不老實?是不是活膩了?”

頓時,朱棣的後心被冷汗濕透。

可是,這時候何廣義的話突然停下,側身道,“燕王千歲,對不住了!”不等朱棣明白,何廣義又道,“卜公公,下官要開始了!”

卜士仁看著朱棣,歎息一聲,擺手道,“拿上來!”

一個長條盒子拿了上來,何廣義抽開,裡麵竟然一條帶刺的鞭子。

啪,驟然一聲鞭響,屋內外朱棣的侍衛皆是駭然。

燕王朱棣,竟在挨鞭子。

身上的龍袍,被一鞭子抽出一道口子,何廣義吼道,“皇上口諭!你這不知死的貨,把手伸到咱身邊了,是不是以為咱不忍心打死你!?”

啪,又是鞭子。

朱棣的肩膀上,血痕頓現,血跡斑斑。

“咱二十六個兒子,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

啪啪,又是兩鞭子,龍袍碎片橫飛,朱棣額上滲出了汗珠,身子隱隱發抖。

“你想乾什麼?咱問你要乾什麼?”

口諭持續,鞭子持續。

朱棣的身上,全是龍袍碎片。全是血痕傷口,鞭子的刺上帶著絲絲碎肉。朱棣神色恍惚,彷彿已經受不住了。

“大義名分已定,非要逼咱,落個殺子的名聲是不是?”

“這些年,有些事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你卻拿咱當老糊塗!”

“你這樣的

兒子,要來何用?”

啪,又是一鞭,帶起陣陣血霧。

朱棣身子一軟,愴然倒下,然後倔強的再次爬起來,跪好。

他知道為什麼捱打,更知道為什麼老爺子千裡迢迢派人來,鞭打他。心中,冇有悔恨,有的隻有滔天的恨意,和恨不得鑽到地縫裡去的羞愧。

更有一種,咬牙切齒的不服!

憑什麼?為什麼?難道,我不是你的兒子?難道就隻有大哥是他的兒子,難道這些年,我所做的一切,你都看不到?

在你心裡,你這個戍守邊疆的兒子,就是比不上你的嫡親孫子!

父皇,你偏信,偏心,偏愛到瞭如此地步?

地上,一道道血痕,隱有鮮血流動。

何廣義收了鞭子,“抽你十鞭子,讓你長長記性,今日咱抽你,好過以後,殺你!”說著,何廣義側身,俯首道,“千歲,臣得罪了!”

朱棣的牙齒幾乎咬碎,跪在那裡一動不動。

“四爺!”

卜士仁解下身上的披風,披在朱棣殘破的後背上。

“老奴不知道你如何惹了陛下不快,老奴多句嘴,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陛下打你,也是愛你,成全你,你從小性子倔強,千萬不能想歪了!”

“臣,謝恩!”朱棣對著老爺子的鞭子,叩首。

“殿下!”卜士仁扶著朱棣站起來,“老奴,看您從小到大,在老奴心裡您既是主子,又是老奴的”

“本王明白!”朱棣強忍疼痛,咬牙說道。

“皇爺為何讓老奴來?您好好琢磨琢磨!老奴是皇後身邊的人,在宮裡頭,算得上僅剩下的,幾個和您最親近的人了!”卜士仁繼續說道,“皇爺雖然打了您,可也派老奴來勸您!”

“殿下,有錯就認!父子之間,是不是?認了不犯,還是好兒子。若你真一條道跑到黑,對得起故去的皇後養育之恩嗎?”

“本王”朱棣張嘴,看著卜士仁誠懇的臉,心中一酸,“老卜,也就你惦記著我!”

“殿下,您知錯冇有?”卜士仁顫顫巍巍的問道。

“告訴父皇,兒子知錯了!”朱棣低頭,“兒子再也不敢了!”

~~四更,奉上。。。。

今天狀態不好,昨晚上手術太累了,我去睡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