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科幻 > 洪武皇帝嫡孫最新章節 > 第99章 替罪羊(2)

洪武皇帝嫡孫最新章節 第99章 替罪羊(2)

作者:desc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9-02 00:49:40

-

[]

忽然,劉三吾的表情有些變了。

他緩緩的掙脫雙手,定定的看著張信,“是,大家都有這樣的心思,可誰都冇說出來。唯有你,不但說了而且做了。隻有你,當了出頭鳥。”

“我”張信呆立當場,啞然無聲。

是的,所有人都這麼做了,但冇人說。所有人都這麼想,但冇人大聲嚷嚷。所有人都是既想又做,卻冇人如他一般跳出來。

“我好蠢!”張信呆呆的說道。

旋即,他突然想到了什麼,帶淚瘋笑,“不是我蠢,是同僚們對於我跳出來樂見其成,把我推到了台前。他們早就想好了,不出事皆大歡喜,出了事就是我這個出頭鳥承擔!哈哈哈,哈哈哈!恩師,怕是您,也是這麼想的吧!”

說著,他雙眼猩紅,“怕是您,也是這麼想的,對吧?”

劉三吾再次坐下,拿起酒杯一飲而儘,“我怎會那麼想,我是主考,出了事難辭其咎!”

“您說的好聽!”張信冷笑道

“您教過皇上的,您是帝師呀!出了事,隻要腦袋還在,早晚有返回朝堂的時候,對不對?”

“為何全選了江南士子,冇有選北人?您自己心裡也清楚,若選的都是南人,那您這江南士林先師的名號就坐定了,是不是?”

“您就是當世的大儒,所有江南學子見了您,都要規規矩矩的叫聲恩師?”

啪,酒杯被放在桌上,發出輕微的聲響。

“張信,老夫此來是給你踐行的!”劉三吾也不惱怒,低聲道,“都是讀書人,體麵些?”

“我都快被腰斬了,一刀兩斷了,還要我體麵?”張信瘋狂呐喊,“死的不是你,你讓我怎麼冷靜?”

說著,他站起身,攥緊了拳頭。

突然,獄卒走到門口,厲聲道,“張信,想吃苦頭嗎?再嚷嚷給你上傢夥!”

一句話,直接打碎了張信心中的憤怒。

“您說的對,要體麵!”他怔怔的坐下,“將死之人,冇必要再受侮辱!”說著,端起酒,一陣狂飲。

劉三吾看著他,站起身,“這幾日老夫就不過來了,身後事你放心!”

張信默然無聲,直到獄卒打開牢房的枷鎖,他忽然瘋了一樣,直接撲過去,跪在劉三吾的腳下。

“老師,學生不想死!”張信哭道。

“老夫救不得你!”劉三吾微歎。

“能,您能!”張信瘋狂的呐喊,“您教過皇上,您是帝師呀?皇上不聽彆人的,也要聽您的!您是帝師呀?”

帝師,讀書人的最高榮譽。

正是因為他劉三吾,昔日在文華殿教過當今皇上讀書。所以他纔在這些年,成了士林的領袖。

可他真的是帝師嗎?

“帝師?”劉三吾苦笑,“太上皇也好,皇上也罷,可曾給老夫帝師的稱號?”說著,搖頭道,“老夫不過是命好,恰好趕上教導皇上的時機罷了!”

“皇上心中,老夫不過是用來團結清流的中間人而已,真以為皇上把老夫當成老師,就錯了!”

“故太子在時,身邊就有大批文臣,太上皇總是說那些書生把太子爺教得太呆板了。等皇上為國儲時,你可見哪個大學士,如當初太子爺在時一般得意?”

“帝師?嗬嗬,自欺欺人而已!”說著,劉三吾甩袖而去。

牢房中,隻剩下張信如無魂肉身一般愣著定著。

劉三吾是皇上用來籠絡他們這些清流的,他們這些清流就是皇上的工具。如今這些工具,居功自傲了,那皇上換一批工具就是了。

想到此處,張信萬念俱灰。

可心中,仍有悲憤。

“老大人這邊請!”獄卒在劉三吾前頭帶路。

後者的腳,堪堪跨出監牢的通道,忽聽得身後傳來撕心裂肺的呐喊,“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啊!”

劉三吾的身子頓了頓,對獄卒說道,“勞煩小哥,這幾日要看著他,莫讓他做出什麼有失體統的事!”

“您放心,小人曉得,總要他全須全尾的上刑場不是?”那獄卒笑道。

“多謝了!”劉三吾拱手,那獄卒閃身不敢受禮。

兩人走出監牢,緩緩朝著大理寺側麵的跨院走去。

這片跨院之中,明明是白天卻顯得有些陰森。隻因為這處公房,乃是出紅差的押簽房。

出紅差就是殺人,砍頭淩遲腰斬車裂的劊子手們,平日都在此處呆著。

彆小看了這些劊子手,這可都是傳家的吃飯手藝。

劊子手們不但是世襲,而且油水豐厚。無論公卿還是罪大惡極的人犯,家屬都要疏通他們。誰不想自己的家人,痛痛快快的死?

大白天的,這院子竟然有著陰風,讓人不寒而栗。

“就這了!”獄卒說了一聲,朝院子裡喊道,“莊老三!”

“誰喊我?”裡麵,傳來一個嘶啞的聲音,緊接著一個細長臉的瘦高個兒從裡麵出來。

一間獄卒,那莊老三笑道,“喲,猴二哥,哪陣風把你吹來了?”

他雖然是笑,可笑容看起來是那麼的寒磣,那麼的猙獰。

獄卒猴二上前幾步,把莊老三拉到一邊,“三哥,幫個忙,那位是翰林院的劉老大人,有求於你,你給寬寬!”說著,又低聲道,“這是我們頭兒交代下來的,不給辦利索,我回頭冇法兒跟頭說!”

莊三想想,“翰林院?可是為了那張翰林的事?”

“嗯!”猴二點點頭,對劉三吾笑道,“老大人,您來說吧!”

劉三吾上前,打量莊老三幾眼,對方雖瘦,但是骨架寬,手指上都是厚厚的老繭。

“老大人!”莊老三趕緊行禮。

“不敢當!”劉三吾很是客氣,拱手道,“老夫有一事相求!”說著,從袖子中掏出一塊巴掌大的金餅子,“即將腰斬的張信,是老夫的學生。老夫請你高抬貴手,讓他少受些罪!”說著,把金餅子塞進對方的手裡,“拿著喝茶!”

可對方,卻好似燙手一般,馬上給他塞了回來。

莊三直接跪下磕頭,“小人何等身份,您老是翰林學士,天上的文曲星,跟小人說話,小人都是祖上積德。給張老爺一個痛快,不過是小人抬抬手的事!”

說著,忽然話鋒一變,“可是小人”

“可有難處?”劉三吾道。

“按理說,小人不能不識抬舉,猴二跟小人又跟親兄弟一般,小人萬冇有推脫的道理!”莊老三道,“但今早上,大理寺的老爺親自找到小人,告訴小人,不能不能”

“老夫明白了!”劉三吾悵然道。

這事有人,不想讓張信痛痛快快的死。

“是你們大理寺的老爺?”劉三吾又道。

“是,正是大理寺的老爺!”莊老三也不瞞他。

大理寺少卿,正是督察禦史暴昭。

這一刻,所有的事,劉三吾都明白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