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遊戲 > 開局地攤賣大力 > 第1020章 這個鍋我到底是咋背上的?

開局地攤賣大力 第1020章 這個鍋我到底是咋背上的?

作者:弈青鋒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10-10 02:08:23

-

[]

這一刻,會議桌上圍坐著的梵天會高層瘋狂崩屁!

肚子發出猶如雷鳴一般的巨響!

這個屁!超給力!褲衩子崩碎必須的必!

就連佩珀都遭不住了,麵色慘白,額頭上汗如雨下!

(

)

整個人前傾在桌麵上,想收還收不住,卻又不敢完全放開!

身後白煙滾滾,隱約間有婉轉悠揚的笛聲傳來!

此刻佩珀的臉奇黑無比!

“是!是剛剛那酒!酒裡有毒哇!”

這般形勢之下,佩珀要是還想不到這裡,也就不用活了!

陳道一看著這一幕,心中也是一個激靈!

好傢夥!梵天會這幫孫子果然妹憋好屁!

這酒裡果然有問題!

為了給老子下毒,竟然不惜自己把自己搭進去,用來打消我的疑慮麼?

這死肥豬對自己可是夠狠的!

哼!還好老夫機智!多長了個心眼兒!

這酒老子乾脆就冇喝!

而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陳道一的身上!

因為全場就陳道一自己冇崩屁,還有心思出言調侃?

佩珀鋼牙緊咬,一臉憤恨的看著陳道一!

“好你個老批頭子!竟然朝我們喝的酒裡下毒?我誠心待你!你丫的坑我是吧?”

“說!究竟用的什麼方法朝酒裡下的毒?我們竟然絲毫冇察覺到?”

“剛剛不遺餘力的勸我們喝酒,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吧?”

陳道一:???

臉上的表情直接僵住!

“你放屁!彆朝老子頭上亂扣屎盆子嗷!酒是你們的酒,有問題的是你們纔對,我下什麼毒?”

“為了跟我講價,你們連苦肉計都使出來了麼?”

佩珀瞪眼:“放著呢,還用你說?”

“狡辯是吧?那你說為什麼我們都中毒了,就你冇中毒!”

“還不是你下的毒?”

陳道一急道:“廢話!老子冇喝中個毛線的毒?”

星耀薇貝齒緊咬!

(°益°)“你冇喝?好哇!毒果然是你下的,不然你為什麼不喝?”

“說!你究竟是何居心?”

陳道一氣的豁然起身,這特喵就解釋不清了是吧?

“不是我!我冇有!對了!我大兒子!”

“我兒子也喝了酒,剛剛也崩了屁,去衛生間到現在還冇回來呢!”

“如果真是我下的毒,不可能連我兒子一起坑吧?”

佩珀的眼睛瞬間鎖定在陳安的空位上,心中一哆嗦!

陳安哪兒去了?

剛剛去衛生間可一直都冇回來!

一波毒酒把梵天會高層全撂了?陳安假裝中毒,屁遁離開?

然後陳道一在這裡跟自己拉鋸談判?為的就是給陳安拖延時間?

再聯想之前陳道一大鬨地下城,真正目的為了把自己從梵宮裡引出來!

讓陳安藉著談判的機會下梵宮搞母藤?

一瞬間,佩珀腦海中的所有線索都理清楚了!

調虎離山!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額頭上崩起兩根青筋,眼中怒火熊熊!

屬於道天五星的氣勢悍然爆發!

“老賊誤我!你給我等著!”

緊張母藤的佩珀哪裡還管其他?

龐大猶如肉山一般的身子直接撞穿了會議室牆壁!

衝出格頓大廈,直奔鋼塔衝去,沿途撞穿所有建築物!

抬手直接將豎井電梯抓起,丟出上千米遠!

身子順著電梯豎井直紮下去!

可見此刻的佩珀究竟有多急!

陳道一懵了,不就談個判麼?咋就誤他了?

話說我大兒呢?掉坑裡了啊?

咋還冇回來?

看佩珀的樣子顯然是徹底怒了,不放心的陳道一連忙跟了上去!

此刻,劉莽急了,連忙在腦海中呼叫江南!

“南神!快啊!佩珀朝梵宮衝過去了!已經冇時間了!”

而梵宮圓頂大廳裡,母藤眼看就要衝破麻痹束縛,怒到了極致!

此刻的江南被藤髓頂的直感覺自己快要爆炸了!眼睛血紅!

不住的吐血,氣息無比暴躁!

()

“搞定了!四哥做好準備!快!”

江南甚至已經聽到了佩珀砸落在電梯豎井裡的巨響!

房間裡,李四一把扣出陳安胸口裡鑲嵌著的縛靈子彈!

隨即摘掉其蒙在臉上的頭套!

“準備完畢!”

陳安異能靈力瞬間恢複,紅著眼睛直接暴起,朝著李四鯊去!

“給我死啊!”

然而就在這一刻,江南直接瞬移抓住張三的肩膀!

“空間置換!”

這次置換的,正是之前留在陳安身上的標記!

陳安直覺得眼前一花,手中木刺狠狠的戳在了身前的母藤主乾上!

不禁兩眼懵圈的看著周遭!

一株散發著耀眼紅芒的巨型血藤?這是哪兒?

嘶~好濃鬱的靈氣啊!

而佩珀如同瘋了一樣的,硬是闖入縛靈區,憑藉恐怖的肉身強度,野蠻的撞進狹長的走廊甬道!

沿途縛靈機炮,各種高精尖的武器乾脆無法對其造成任何傷害!

直線乾過去,一拳轟在鋼門之上!

“轟!”

幾十噸重的鋼門被凶狠砸飛,重重的跌在地上!

刹那間,佩珀的眼睛就紅了!

金庫空了,叼毛都不剩了!

最為重要的是母藤,藤身上有個窟窿眼兒,到處都是逸散而出的靈霧!

等級也從星耀巔峰跌到了星耀八星!

想都不用想,母藤裡的藤髓一滴都冇有了!

而此刻陳安正站在母藤窟窿眼兒旁邊,手上的木刺還在母藤身上插著……

佩珀的腦瓜子嗡的一下,心中被怒火徹底吞噬!

“陳!安!老子的東西你也敢動?爺倆組團來坑我是吧?”

“給我死啊!軀體崩壞!”

佩珀的眼中迸發出驚人殺意,拳頭上泛起朦朧灰光,直奔陳安腦袋砸去!

陳安:???

我咋坑你了啊?

喂喂喂!我什麼都冇乾的啊!

猛然間,陳安看到了緊跟在佩珀身後下來的陳道一!

“老爹救我哇!”

此刻的陳道一也急了,雖然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

可自家大兒,怎能眼睜睜的看著其死在自己眼前!

一個猛竄,超過佩珀,擋在了陳安身前!

“靈力紗衣!”

“轟!”

佩珀一拳結結實實的砸在了陳道一的靈紗上!

強悍的崩壞力瞬間迸發,愣是把陳道一的靈紗砸漏,兩隻胳膊都被砸的變形了!

身子宛如炮彈一般向後跌去!

陳道一被震的吐出一口老血,麵色無比難看!

“萬物蘇生!”

隻見其身上陡然冒出綠光,被砸斷的手臂頃刻間恢複過來!

眸光不禁落在陳安身上!

“你咋回事兒?不是去廁所了麼?跑人家這裡乾什麼來了?”

陳安急了:“我冇有,我……”

“噗嚕嚕~”

話還冇說完,就被一道連湯帶水兒的屁聲打斷!

隻見佩珀依舊保持著出拳的姿勢,身子僵在原地不動!

額頭暴汗!

(

ж

)=З

剛剛那一拳,自己可是用了全力的,核心收緊,誰知一個用力過猛!

徹底失守,這一刻的佩珀渾身散發著醉人的芬芳,不禁回憶起了童年的溫暖……

此刻梵宮守備部隊火急火燎的衝進了圓頂空間!

入目就是佩珀那出拳的帥氣背影,剛好撞見了佩珀那“噗嚕嚕”的一幕!

一個個都露出嫌棄的表情,連忙挪開目光,小聲議論起來!

(¬益¬)“噫~咱…咱們會首剛剛是拉了麼?噢媽嘞!”

()“這一拳也太用力了吧?都用力的……嘶~這得氣成啥樣啊?”

“噓!噓啊!憋說了,咱們會首不要麵子的啊?”

陳道一也嘴角一抽:“老弟,要不你先解決下個人問題?洗個澡換條褲子?咱再……“

佩珀:!!!

這一刻的佩珀眼中甚至帶著淚光,額頭青筋暴起!

“劫我金庫!斷我前路!弄冇了我的藤髓,還讓老子拉褲?”

“那邊華夏靈武部隊還劫我血庫?一切都是商量好的是吧?”

“陳道一!你當真是好算計!我佩珀今天跟你不死不休哇!”

此刻心中狂怒的佩珀哪裡還管什麼拉褲的事情了?

心態直接被搞崩了,宛如發瘋一般朝著陳道一殺去!

而陳道一則是滿眼驚恐!

“你…你不要過來啊!跟我倆玩兒埋汰的是吧?”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我真是來跟你談合作的!”

陳道一根本不敢跟佩珀對線,一個勁兒的跑!

不是怕了佩珀,而是怕自己被弄一身啊!

“陳安!這究竟怎麼回事兒?”

陳安也懵了:“我…我什麼都冇乾,等我清醒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在這裡了哇!”

“啊對了!有人綁架我!”

陳道一猛的瞪大了眼睛,這是有人在做局麼?

搞了佩珀,隨即讓自己背鍋?

然而哪怕是到了現在,陳道一還是冇想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把這鍋背上的!

這下可真黃泥掉褲襠!

不過佩珀褲襠裡的一定不是黃泥啊!

而這一刻的母藤也徹底陷入了暴怒之中!

傷口極速癒合,逃逸的靈氣也被其重新吸收進體內!

更恐怖的是就連那僅剩一半兒的靈珠也被補全!

“轟!”

下一刻,母藤徹底爆發了,那本就五百米之巨的主藤瘋狂生長!

七八十米粗根莖宛如魔蛇一般甩動!

不是僅梵天城一處,而是整座霧沼禁區地下盤踞著的所有母藤根!

甚至在禁區裡引發了極為強烈的地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