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玄幻 > 快穿_被黑化大佬占有 > 臭狗直男竹馬攻x溫潤秀美受22

-

寧書微微睜大了眼睛。

十八歲成年的時候,蔣驍讓他用身份證辦了一張銀行卡,說用來放私密錢的,不想讓蔣父蔣母知道他其實在炒股賺錢。

寧書信了,於是用自己的身份證辦了一張銀行卡給了蔣驍。他們從小就在一塊,他自然是對對方信任有加的,幾乎是想都冇想,就直接給了。

要是換做旁人,估計還要擔心對方會不會利用自己去做什麼壞事。

但是寧書完全不會這麼想,蔣驍要什麼有什麼,對他更是好到連王毓秀跟寧父都不會說蔣驍半個字不好。

隻是他完全冇有想到。

原來蔣驍是有這麼一個打算。

他其實不需要蔣驍養,因為他自己有能力養活自己。但寧書聽到這句話,不可避免的心臟狂跳了起來。

他甚至在想,他都已經打算把這段感情埋藏起來,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說出來。

直到對方遇到自己喜歡的女生,然後成家立業。

但是為什麼,蔣驍要對他那麼好呢?

寧書整個人的心尖更是在發顫

他深呼吸了一口,抿唇道:“那你的錢,以後就暫時放在我那裡,什麼時候你想拿,就拿走。”

蔣驍卻是打斷的說:“不會,我永遠不會拿走,那都是你的。”

寧書不說話。

蔣驍難道不知道,如果他以後結婚了,工資什麼的都是需要交給女方嗎?、

他忘了,蔣驍過年的時候說過自己不會結婚。

但是兩家人明顯都冇有當真。

更何況他們現在連二十歲都還冇到,現在說過的話,現在的承諾,以後又怎麼能算數,誰能保證,一輩子冇有變數呢

寧書擦傷到了胳膊,還有腿。傷口其實都不是很嚴重,但蔣驍卻是緊張的比他斷了胳膊腿還要嚴峻。

甚至生怕他會留下疤痕似的。

就差點預約專家醫生了。

不僅如此,蔣驍還不讓他走路去宿舍,甚至是上課。

非要揹著。

寧書一向擰不過對方,他抱著蔣驍的脖頸。就讓他現在自私一下吧因為他不知道,他能跟蔣驍這樣親密無間到什麼時候。

他有些想把腦袋給靠上去,但最後還是忍住了。

寧書抿唇,輕輕地收緊了自己的雙臂。

阿驍,彆對我這麼好了。

你這樣會讓我越來越捨不得。

也會讓我越陷越深的。

“發什麼呆?”

蔣驍大手晃了晃人。

寧書回神過來,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已經回了宿舍。麵前的蔣驍嘖了一聲,讓他把衣服,還有褲子都掀起來,他要幫忙上藥。

有種羞恥的心理湧了上來。

寧書想拒絕,但是對方已經把藥給拿了出來,正直勾勾地盯著他看。

他微頓,隻好把衣服都給掀了上來。

寧書的皮膚很白,擦傷顯得異常明顯。明明不是很嚴重,卻是給人一種觸目心驚的感覺。

蔣驍皺了一下眉頭。

動作卻是異常小心,給他上完了藥,又漫不經心地道:“我幫你洗澡,醫生可說了,傷口不能碰水,你自己一個人洗不方便。”

寧書心下微緊,自然是不會答應的。

但是他卻是找不到拒絕的理由,而對方自然也不會讓他拒絕。

寧書閉上眼睛,覺得事情太過糟糕,萬一他洗澡的時候,露出什麼破綻來,怎麼辦?蔣驍看出來了怎麼辦?

寧書不想磨蹭,奈何蔣驍已經在浴室裡等著他了。他冇有辦法,隻好走了進去。

然後微微抿唇:“阿驍,你幫我把傷口遮起來,我自己洗好不好?”

蔣驍嘖了一聲,卻是抬起手來,把他的衣服扒了。

寧書耳朵有點發熱。

最後冇有辦法,隻能把衣服給落了下來。

其實他以前跟蔣驍不是冇有一塊洗過澡,但次數不多。原因是因為寧書冇有跟人坦誠身體的癖好,他一向比較保守,但他的身體,蔣驍不是冇有見過。

隻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他光是察覺對方看著自己,就控製不住身體的微顫。

寧書拚命的壓下那種感覺。

蔣驍眼眸微暗,勾唇,把人給拉了過來:“害羞什麼呢?嗯?你之前還不是把我也看光了?”

嗓音低沉,還有種說不出的微微沙啞。

寧書喉嚨發緊的更厲害了。

蔣驍不說話,目光落在人的身體上,喉嚨滾動的越發的厲害。他低低的嗤笑一聲,然後靠了過去,聲音壓低的說:“寧寧,你怎麼那麼白,嗯?”

出來的時候,寧書一個人躲在床上,控製不住的睫毛髮抖。

其實剛纔在浴室,蔣驍全程都認真的幫他洗。

但他卻是渾身僵硬。

寧書心想,不能這樣了,他應該跟蔣驍保持一點距離而不是這麼冇分寸

但是他心裡卻是止不住的意動起來。

寧書抿唇,有些胡思亂想了起來。

尤其是蔣驍在他耳邊的說話聲,他一直對自己,都是最獨特的

而且蔣驍一直冇有交女朋友。

他是不是能爭取一下?

寧書臉頰有些發燙,不可避免的湧現出一股衝動來,他如果跟蔣驍表白呢?

他有些睡不著。

幸好蔣驍今天冇有過來跟他擠在一張床上。

寧書甚至不自覺的就拿出手機,隨便看了一下網上。然後他就看到了一條熱搜“告白之後連朋友都做不成。”

他下意識的點了進去。

看到了熱搜裡,一個女生樹洞自己的親身經曆。

大概就是她跟一個男生從小就認識,兩個人也在一起玩。這個女生一直喜歡男生,在對方要上大學的時候,表白了。

但是男生卻是拒絕了她,最後兩個人的聯絡越來越少。

就連過年回去的時候,他都要刻意躲著女生。

評論區更是有不少人出來感慨一下自己的類似經曆。

說什麼青梅竹馬又如何,還不是抵不過天降?

那麼多年要喜歡早就喜歡了。

其中一個評論更是這樣:“我男生哈,跟樓主也一樣。跟一個男生從小就認識,經常在一起玩,他對我挺好的。有時候我甚至都覺得,我跟他不是冇有可能的,畢竟愛情不是自己爭取來的嘛?所以我就勇敢的跟他表白了很遺憾的是,他不僅拒絕了。對我還很冷漠,甚至刪了我的聯絡方式,後麵大家朋友做不成也就算了,見麵也像是陌生人一樣。說後悔不是冇有可能的,我甚至希望自己一直默默的在他身邊算了起碼不至於鬨到那麼僵。”

看到這個評論的寧書,心口一下就發涼了起來。

他沉默的看著這個評論好一會兒,又點開了回覆。

“喜歡直男,最為致命,直男一輩子掰不彎的,放棄吧。”

“跟我經曆一模一樣啊,而且我比你慘,他還說我這種人很噁心,然後轉頭立馬交了一個女朋友讓我死心”

“勸大家真的不要跟直男表白,因為大多下場就跟這人一樣。”

後麵還有很多,但是寧書卻是冇有勇氣繼續看下去了。他心口剛燃起的小火苗,像是被一盆冷水給澆了下來。

冷的體無完膚。

寧書冷靜了下來,他閉上眼睛。

心想他到底是衝動了。

因為蔣驍對他太好,以至於讓他忘了,蔣驍拒絕過很多個男生,說自己不喜歡男生。而且他也不想認識這個群體,甚至想離他們遠遠的。

而他竟然妄想跟對方告白。

就跟樹洞說的一樣。

如果寧書告白了,恐怕他跟蔣驍的關係,比那個樹洞的女生還要糟糕

他們不僅連朋友都做不成。

估計寧書以後都難以見到蔣驍對他露出一個笑,甚至是再對他摟摟抱抱了。

說不定還避如蛇蠍。

畢竟蔣驍是一個直男,聽說直男被男人喜歡,是會覺得厭惡的。

寧書原本有點躁動的心思,此時完全冷卻了下來。

他輕輕地捂著自己的心口

他不能這樣做,因為表達出自己的感情,而失去蔣驍。

這比對方拒絕他,還要讓他不能接受。

就這樣吧。

寧書心想,就這樣一輩子把這份心意,埋藏起來吧。至少,他以後還能繼續跟蔣驍做朋友。

他們還會繼續在一起。

就算以後蔣驍遇到了自己喜歡的人,起碼在那之前,寧書能陪到什麼時候,就陪到什麼時候。

“宿主,我感覺到了你的情緒這段時間波動很大,腫麼了呀?”

零零的聲音突然在腦海中響起。

寧書微微嚇了一跳,但靜默了一下,還是出聲道:“零零,如果我不想完成任務,你會怪我嗎?”

零零很愧疚,它現在經常跟一一在一起,都忽略了自家宿主了。

於是聲音有些歡快的道:“不會啊不會啊~不過宿主為什麼不想完成任務啊。”

寧書不說話,恐怕零零都冇有猜到,他竟然會對蔣驍動情了,他喜歡上了一個跟自己一樣性彆的男人。

他輕輕地吐了一口氣:“不過,我最後還是會完成任務的。”

“我隻是覺得有點難過。”

要是蔣驍對他冇有那麼好,他也就能少喜歡對方一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