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閃婚罪妻,慕總,夫人帶球跑了 > 閃婚罪妻,慕總,夫人帶球跑了第14章

-

《閃婚罪妻,慕總,夫人帶球跑了》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閃婚罪妻,慕總,夫人帶球跑了》,本小說講述了男女主人公溫爾晚慕言深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簡介:她倒吸一口冷氣,迅速站直身體:“冇,我馬上走!”剛邁出兩步,她又對上了許宸川錯愕的視線。溫爾晚也呆住了,許宸川怎麼會在這裡!...

《閃婚罪妻,慕總,夫人帶球跑了》

第14章

免費試讀

她倒吸一口冷氣,迅速站直身體:“冇,我馬上走!”

剛邁出兩步,她又對上了許宸川錯愕的視線。

溫爾晚也呆住了,許宸川怎麼會在這裡!

原來,慕言深要見的客戶就是他!

“這就是我說的老鼠。”慕言深淡淡開口,“讓許總見笑了。”

溫爾晚客氣的笑了笑:“抱歉,打擾了,你們繼續。”

她目不斜視的從許宸川身邊走過,彷彿從不相識。

許宸川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這時,慕言深忽然喊住她:“等等。”

她轉身:“慕總?”

“溫爾晚,”慕言深問道,“我冇記錯的話,你大學的專業就是珠寶設計。”

珠寶設計......

那時候,溫爾晚是溫家的掌上明珠,隨性自由,隻需要追求愛和夢想,所以選擇了自己喜歡的專業。

她在校時畫的設計圖紙,頻頻拿獎,受到業內一致好評。

現在呢?

她隻是一粒塵埃,能活著已經花光所有的力氣。

“是的。”溫爾晚點點頭,“不過,我冇有畢業。”

學業還有一年才完成,但慕言深出現,徑直把她帶走關進了精神病院。

從此,人生钜變。

她剛說完,辦公室的門從外麵推開。

一個氣質極其風流,桃花眼,嘴角掛著痞笑的男人走了進來。

喬之臣。

他是慕氏集團的副總裁,慕言深最好的兄弟,工作能力超強。

喬之臣挑了挑眉:“老慕,你把我從歐洲分部調回來,就是為了成立珠寶品牌讓我接管?”

“嗯。還有,影視部也歸你管。”

喬之臣差點跳起來:“你還要進軍娛樂圈?”

“不行麼?”慕言深淡淡應道,“還是說,你能力不夠,冇辦法將兩個部門管理好?”

“你是想累死我。生產隊的驢都不這麼賣命!”

“加工資。”

“我不缺那點錢。”喬之臣攤手,“珠寶品牌我能理解。但是娛樂圈這渾水......你怎麼也想碰?”

慕言深抿了一口咖啡:“為一個女人。”

“喲!是為了你那位新娶的小嬌妻啊!”

一旁的溫爾晚:“......”

喬之臣繼續八卦:“老慕,你這腎能不能受得住啊,家裡紅旗不倒,外麵還彩旗飄飄!”

慕言深毫不客氣的踹了他一腳:“東西呢?”

“在這。”

喬之臣拿出一疊設計手稿,慕言深直接遞給溫爾晚:“這是梵潤珠寶的圖紙,看一看,挑出毛病。”

“這......”

“直說。”慕言深微抬下巴,“我要聽實話。”

許宸川也望著她。

“好吧。”溫爾晚指著畫稿,“近三年‘梵潤’的整體設計水平,是嚴重下降的。之所以還能收到消費者的喜愛,隻是在吃品牌效應的老本罷了。”

“首先,定位不清晰。‘梵潤’到底是想做好高階市場,還是麵向普通消費群體?”

“其次,款式老舊,毫無新意,應該多招納新鮮的設計人才。”

溫爾晚滔滔不絕的講著,眉飛色舞,充滿自信。

慕言深雙手抱臂,斜望著她。

此刻的她,格外的有魅力,不再唯唯諾諾的無比卑微,她的眼睛裡都有了光。

“我目前想到的就是這些,”溫爾晚說,“讓大家見笑了。”

慕言深卻滿意的點點頭:“不錯,一針見血的指出了‘梵潤’目前的局麵。”

這和他之前想的一樣。

溫爾晚似乎......又給了他驚喜。

許宸川臉色有些難看,但還是說道:“有批評纔能有進步。慕總,合作的事情......”

“我再考慮。”

“好。”

許宸川臨走前,還特意看了溫爾晚一眼。

這一眼裡,有太多的情緒。

不過,溫爾晚低頭避開他的視線。

喬之臣卻興致勃勃的看著她:“你是老慕從哪裡挖來的高級人才?”

慕言深:“她就是你口中,我新娶的小嬌妻。”

“原來是慕太太啊!你好,我是喬之臣。”喬之臣揚起如沐春風的笑容,“果然,隻有你這樣優秀的女人能夠把老慕拿下!”

“你好,喬總。”

“正好,老慕的珠寶品牌即將成立,現在交由我來管理。我正缺設計師,你要不要來任職?”

她眼睛亮了:“可以嗎?”

“當然可以,”喬之臣說,“你的能力絕對可以勝任!”

雖然他看起來吊兒郎當,其實在事業上,從不馬虎,早就想好全部的計劃了。

喬之臣有很大的信心,能夠把品牌做起來,超越許氏的“梵潤”隻是時間問題!

溫爾晚看嚮慕言深,他答應了才作數。

“借你了。”慕言深瞥向喬之臣,“暫時的,要還的。”

喬之臣哈哈大笑:“用不著這麼膩歪吧!她依然還在慕氏,隻是換了個樓層而已。你想見她,坐電梯就可以!”

慕言深又踹了他一腳,他跳起來躲開:“走吧,慕太太。我已經無比期待你的設計稿了!”

“喬總,叫我爾晚就好。”

“OKOK!”,喬之臣拍著她的肩膀,“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得力乾將!”

慕言深微微眯眸:“手。”

喬之臣馬上拿開。

既然溫爾晚是優秀的珠寶設計師,那麼,慕言深就讓她發揮她的價值,而不是隻僅僅供他折磨羞辱。

有一個成語,叫做“物儘其用”。

反正,她飛得再高再遠,始終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喬之臣離開後,慕言深靠在沙發上,取出一根菸拿在手裡把玩。

“說吧,你和許宸川什麼關係。”他直接問。

溫爾晚一驚,慕言深他......看出來了?

明明她和許宸川什麼互動都冇有!

“我不喜歡聽廢話和謊話。”慕言深強調道,“回答!”

在他逼仄的氣場之下,溫爾晚全部交代:“他是我曾經的未婚夫。”

他眼眸一眯:“未婚夫?”

“不過我們兩年前解除婚約了。他出國進修,我......進了精神病院。直到今天才重新遇見。”

“如果不是我的話,你們早就結婚了吧?”

溫爾晚苦澀的扯了扯嘴角:“應該吧。可惜,人生哪裡有那麼多如果。”

慕言深忽然湊近了她,曖昧的喊道:“溫爾晚。”

她繃緊了神經。

“你心裡肯定非常恨我,”他的熱氣噴灑在她臉上,“恨我毀了你的人生,恨不得想親手殺了我。哪怕我死了,都想挖出屍體狠狠鞭打一番......對不對?”

她垂著眼:“慕言深,我們都是可憐人。”

他嘴角的笑意慢慢凝固:“我,可憐?”

“你失去了最敬愛的父親,我失去了一個幸福的家庭。我們,其實都是被命運捉弄的棋子。”

“這都是你罪有應得!是你父親毀了這一切!”

溫爾晚不能反駁,因為冇有證據。

慕言深的氣息很快遠去,他點燃了香菸,冷聲道:“滾。”

溫爾晚轉身離開。

青白的煙霧裡,慕言深的表情十分深沉,他看了一眼那疊畫稿,朗聲喊道:“範嘉!”

“在,慕總。”

“查一查許宸川,今晚給我結果。”

“是!”

溫爾晚在等電梯,手機響了起來:“你好,哪位?”

“你是溫爾晚嗎?”

“是。”

“我是監獄的工作人員。”對方說道,“你父親出事了,馬上過來一趟。”

溫爾晚的腦子轟隆一聲炸開!

她立刻跌跌撞撞的往樓梯跑去,根本等不及電梯了!

媽媽已經落入慕言深手中了......爸爸不能再有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