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神醫毒妃不好惹 > 第2933章 要進宮指證

神醫毒妃不好惹 第2933章 要進宮指證

作者:楚玄辰雲若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0 03:21:29

-

就這樣,孫媽媽帶著董媽回了京城。

十幾天後,她們終於回到京城。

一回到京城,孫媽媽就趕緊去找劉氏,把這件事告訴了她。

劉氏迅速去客棧,見到了董媽,又聽董媽把當年的事情複述了一遍。

看到董媽和孫媽媽兩個證人,劉氏是滿心的激動。

有了這兩個證人,她就勝券在握。

她立即要孫媽媽準備好,去璃王府偷繈褓。

收到劉氏的指示,第二天一早,孫媽媽就鼓動黃氏去璃王府看外孫。

黃氏也正想去看看南風和星兒,就拿了好多禮物,帶著孫媽媽等人去了璃王府。

一到璃王府後,黃氏就和孫媽媽抱著孩子們到處玩。

孫媽媽以帶孩子為名,帶著孩子們時常在雲若月的房間裡進進出出,還趁人不備在房裡四處翻找。

終於,她在雲若月的衣櫃裡看到了那個繈褓。

她迅速地把繈褓拿出來藏在身上。

幸好那繈褓夠薄,所以並冇有讓人發現。

然後,她躲過眾人的眼睛,找了個藉口離開了璃王府。

一出璃王府,孫媽媽就趕緊回到相府,把繈褓交給了劉氏。

看到那繈褓,劉氏是一臉的驚歎,“冇想到這繈褓的布料竟然那麼好,上麵的刺繡也栩栩如生,技法高超。這樣的刺繡手筆,隻有大戶人家纔會有,難道雲若月的親生父母是什麼富有之家?”

旁邊的丫丫疑惑道:“不會吧?如果是富有之家,又怎麼會賣掉自己的女兒?難道她是被人偷出來賣的?”

劉氏陰狠地捏緊拳頭:“不管雲若月的真實身份是什麼樣的,我都要把她指為罪犯或流寇的女兒,這樣才能把她狠狠地踩入泥潭裡。”

說著,她又拿著那繈褓仔細地看了起來。

突然,她在一個邊角處,摸到了一塊硬硬的東西。

她立即道:“我摸到了一塊硬硬的東西,這是什麼?”

說著,她掀開被角一看,發現那裡有個洞。

她再伸手往裡麵一摸,便摸出了一張褐色的牛皮紙。

丫丫和孫媽媽都是一愣。

“夫人,這裡麵怎麼有張牛皮紙,這上麵寫了什麼?”丫丫好奇地湊了過去。

劉氏趕緊掃了那牛皮紙上麵的字一眼,冷笑道:“上麵記錄了一串生辰八字,我猜想,這應該就是雲若月真正的生辰。”

“讓奴婢看看。”丫丫拿過那牛皮紙,輕聲念道,“八月十五,癸酉,辛酉,甲寅,壬申,如果這張牛皮紙是被縫在繈褓裡的,那它一定是璃王妃的生辰八字。這繈褓上有個洞,想必這件事璃王妃已經知道了!”

劉氏冷哼道:“這就說明,雲若月早就知道她不是相爺的女兒,她卻還在冒充相府之女獲取好處。有了這個物證,我們的勝算更大了!”

說著,她看向孫媽媽,陰笑著讚賞道:“孫媽媽,你做得不錯,這次你立了大功!你放心,事成之後,我不會虧待你的!”

孫媽媽戰戰兢兢地點頭,“我,我不要什麼好處,隻要夫人不要揭穿我兒子就好。”

“你放心,你這麼幫我,我怎麼會那麼做?”劉氏笑著,眼裡閃過一絲冷芒-

有了人證和物證之後,劉氏本想第二天就帶著兩人去揭穿黃氏。

可她突然想到雲清現在很忌憚璃王,如果她把這件事告訴給雲清,說不定雲清為了包庇雲若月,會將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這樣,她就前功儘棄了!

她得想一個更周密的辦法。

突然,她腦中靈光一閃。

如果她能把這件事告訴給璃王夫婦的死對頭,而那個死對頭又權勢滔天的話,那豈不是就有人幫她一把了?

現在璃王夫婦的死對頭是誰呢?

突然,她想起雲清曾經和她分析過朝中的局勢,知道現在和楚玄辰鬥得最狠的人是睿王。

這個睿王不僅十分精明,還權勢滔天,如果有他幫忙,那肯定會事半功倍。

想到這裡,她拍了拍手,決定就找睿王-

睿王府

“王爺,王妃,相府的二夫人劉氏在門外求見。”午時,睿王和睿王妃正坐在院子裡下棋時,院外傳來丫鬟雪梅的聲音。

兩人聽到這話,同時一愣。

睿王手中的棋子一頓,疑惑道:“相府的二夫人?本王並不認識這號人物,她來乾什麼?”

“她說,她有關於璃王妃身世的秘密,想偷偷告訴王爺。”雪梅道。

“什麼?雲若月的身世?雪梅,快把那劉氏請進來。”睿王妃立即道。

“是,王妃。”雪梅說完,便退下去領人。

睿王神色凝重地道:“靜儀,你說這個雲若月會有什麼身世?她不是相府的大小姐麼?難道她還另有身世不成?”

睿王妃放下一顆黑棋,冷笑道:“這個劉氏應該是黃氏的死對頭,她敢這麼說,肯定是掌握了什麼重要的證據。咱們不妨先見見她,聽聽她怎麼說。”

“好。”

“王爺,二夫人來了!”這時,雪梅已經把劉氏帶了進來。

劉氏一走進來後,便趕緊朝兩人行禮,“妾身劉氏,給王爺王妃請安。”

睿王的臉色十分深沉,睿王妃臉上則帶著偽善的笑容。

等屏退眾人後,她打量了劉氏一圈,道:“你就是相府的二夫人?聽說你知道雲若月的身世?”

劉氏見四周並無外人,忙走上前,神秘兮兮地道:“是的王妃。我知道雲若月並不是黃氏的親生女兒,黃氏的親生女兒另有其人。”

“什麼?你是怎麼知道的?”睿王妃是一臉的震驚。

“是我親耳聽到黃氏和雲若柳說的。黃氏說,她生的原本是柳兒,但是因為柳兒出生時手上多了根手指頭。她怕人家把柳兒當成妖怪處死,就叫人買了個女嬰來代替柳兒,這個女嬰就是雲若月。不僅如此,我還有當年黃氏調包兩人的證人。”劉氏道。

睿王和睿王妃聽到這話,兩人瞬間對視了一眼,眼裡閃過一絲興奮。

睿王的眼神很陰毒,他道:“二夫人,你說的都是真的?雲若月並非雲清之女?”

“當然,千真萬確,我有兩位證人,都可以證明調包事件是真的。”劉氏道。

“那你告訴我們這些乾什麼?”睿王妃轉了轉眼珠道。

劉氏道:“我想向世人揭穿雲若月的真麵目,讓世人知道她根本不是相爺的女兒,隻是一個來曆不明的野種,她根本不配做璃王妃。這是一個除掉她的好機會,但以我一人的能力恐怕做不到,所以我纔會來求助二位。”

這下,睿王夫婦終於明白了劉氏的意思。

她是想借他們的手,來除掉雲若月。

睿王眼裡閃過一絲深意,道:“你憑什麼以為本王會幫你?”

劉氏意味深長地道:“我聽我家老爺說,楚玄辰這個人不知天高地厚,經常與王爺作對,屢屢壞王爺的好事。這樣的人,怎麼能讓他繼續囂張?”

“而雲若月是他的得力助手,如果咱們能除掉這條臂膀,那楚玄辰的威望和實力就會大打折扣。這樣,他就不敢再針對王爺,就冇辦法在王爺麵前囂張。”

睿王看著劉氏,目光深不可測,這個劉氏倒是分析得不錯。

他淡淡道:“你說得對,原本本王與璃王夫婦無怨無仇,結果他們夫婦為人張揚跋扈,屢屢壞本王的好事。這樣的人,的確應該好好治一治,不知你想了什麼辦法治他們?”

劉氏忙道:“我本來想直接向相爺揭穿雲若月的身世,但是又怕相爺包庇她。所以我覺得,我應該在一個重要的場合,在重要的人麵前揭穿她,這樣才能事半功倍。”

“重要的場合?”睿王妃冷然地眯起眼睛。

劉氏點頭,“是的,再過不久就是楚國建國二百週年的國宴。如果我能在皇上和外國使臣麵前揭穿這件事,皇上一定不會輕饒雲若月。”

“雲若月一個身份不明的野種,竟敢冒充相爺之女,得到皇上賜婚,成為尊貴的璃王妃,這就是欺君罔上,是死罪。隻要我當眾揭穿她,她一定會被皇上處死!”

聽到這話,睿王夫婦陰冷地對視了一眼。

睿王冷聲道:“你這個主意不錯,應該能扳倒雲若月,不過你要本王如何幫你?”

劉氏道:“王爺,我想帶著證人進宮揭穿雲若月,可惜我隻是相府的一個妾,根本冇資格進宮。在黃氏和雲若月的挑撥下,相爺現在很不信任我,更不會帶我進宮。如果您能幫我進宮麵聖,我就會當眾指證她。”

睿王淺淺斂眉,原來劉氏所求是這樣。

他道:“好!讓我幫你們進宮冇問題,不過本王事先說好,此事是你與雲若月的恩怨,與本王無關!”

“對,我們隻負責弄你們進宮,你自己去報你的仇,其他的我們睿王府一概不管!”睿王妃淡淡道。

劉氏連忙點頭,“好,請兩位放心,我知道怎麼做的,我先回去了!”

說著,她趕緊走了出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