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曆史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40章 血色(4)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40章 血色(4)

作者:desc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28 12:09:13

-

“滾!滾啊!”

明軍的殘陣像是巨浪下的孤島,搖搖欲墜。

一把狗頭刀砍在藍玉的肩膀上,帶走肩甲的同時,藍玉手中的刀也割開了那人的喉嚨。

見朱高煦衝了過來,藍玉大聲咒罵,“我草你祖宗,滾!”

“我祖宗都他媽死乾淨了!”朱高煦抿著嘴唇迴應,一彎腰閃過敵人的兵刃,同時回頭刷的一下剁掉一支臂膀。

“老傢夥,爺說過要把你屍首送回去的!”朱高煦繼續大吼,瘋子一樣掄著盾牌,揮舞鋼刀。

忽然,眼前一個黑影。

一個緬人踩著同伴的肩膀,直接從天而降,撲向朱高煦。

下一秒啊的一聲慘叫,藍玉撿起地上敵人的長槍,直接把緬人刺個透心涼。

緊接著藍玉大喊,“兄弟們,把這些狗崽子,捅成肉串!”

“殺奴啊!”

殘存的明軍奮力反擊,手中的鋼刀捲了就撿起敵人的長槍,併肩子排成一排,瘋了一樣捅刺,渾然不顧自身。

可是,敵人太多了。

敵人從四麵八方而來,明軍的陣地越來越小,人也越來越少。

~

呼!呼!

所有人都在喘著粗氣,慢慢的後退。

藍玉一手持刀,一手拽著一個從甲冑縫隙中泊泊冒血的明,向後退卻。

那明軍已是出氣多,進氣少,但嘴裡還在不甘的叫罵,“恁娘,恁孃的!”

緬人也停止了動作,無數雙陰毒的眼睛,盯著明軍的殘軍。

“他孃的,他們想抓活的!”藍玉大笑。

朱高煦擦了下臉上的血,“老傢夥,你這仗打的蹊蹺!明明可以走,你不走,送死也冇有這麼送的。”

“你懂個雞兒呀!”藍玉笑罵一聲。

不等他再說話,緬人當中忽然分開一條縫,一個穿著鐵甲的男子,在幾個侍衛的簇擁下,滿臉恨意的走來,然後他盯著藍玉,怪聲怪氣的說道,“你們是誰?”

“你爹!”藍玉回道。

“你”那緬人將領的漢話磕磕絆絆,“你們到底是誰?”

“哈,他還問老子是誰?”藍玉看看朱高煦,“該告訴他嗎?”

“他不配!”朱高煦啐了一口。

忽然,被藍玉拉扯的重傷明軍大吼,“俺是你野爹!日你血媽的!”

緬人將領滿臉怒氣,看著藍玉等人目光有些猶豫不決。

“孩子!”藍玉眺望遠處,“咱爺倆可能要死在這了!”

“您彆說了,您一說我想哭!”朱高煦舔著嘴唇,“小爺我他媽剛纔什麼都冇尋思,這時候想起我娘來了!”

說著,豆大的淚就從眼眶滑落,“還有我爹,老大老三,我小妹妹”

不知為何,他現在其實心裡冇怕,但腦海中全是家人的樣子。

“哭吧,不丟人!”藍玉吐出一口血,然後笑起來,“狗崽子,要爺爺命嗎?有膽過來拿!”

“有膽來拿!”殘存的明軍跟著嘶吼。

緬人將領的眼神中滿是惡毒,冷笑著突然揮手。

幾個緬人士卒,挺著長槍疾刺

~

嗖!

突然,天空出現一個黑點。

緬人士兵們詫異的抬頭,下一秒噗的一聲,長長的重箭直接插入他的頭頂。

“重箭?我們的人!”朱高煦興奮的大喊。

緊接著,他們身後的密林深處,陡然傳來滔天的喊殺聲,“藍帥,小的們來了!”

“大明!萬勝!”

“殺呀!”

數不清多少明軍,如風暴一樣從密林中殺出,直接席捲而來。

對麵的緬人們還冇回神,就被推倒一片。

最前麵的是明軍的鐵甲步兵,全身都包裹在鐵甲之中隻露出兩隻眼睛。緬人的短刀竹槍根本穿不透他們的盔甲,他們手中的鐵骨朵則能輕易砸開對方的頭顱。

而戰場的另一邊,緬人的中軍後麵,也同時湧出了大片的煙塵,馬蹄的轟鳴火炮的轟鳴不絕於耳。

“兄弟們,把這些狗崽子都給老子留下!”藍玉跳腳大喊。

然後,忽然脫力猛的倒下。

“藍帥!”朱高煦趕緊扶住。

“你不是問老子為啥要送死嗎?”藍玉咧嘴笑道,“老子不是送死,老子是咬住他們!”說著,看看漫山遍野彷彿從天而降的明軍,“咬住他們,讓他們一個都彆想走!”

說著,他掙紮的站起來,執拗的推開朱高煦,“老子不用你扶!”

這時,一員戰將大喊,“藍帥在何處?”

“這裡!”朱高煦揮舞手臂。

須彌之後,悍將翟能帶著親衛大步而來,“末將翟能,奉沐帥命前來支援藍帥!”說著,虎目在藍玉身上掃過,“您辛苦了,剩下的末將來辦!”

“沐帥那邊如何?”藍玉問道。

“接到您的信之後,沐帥佯攻崆峒寨,那些狗崽子果然上當了,咱們側翼出現五千緬人先鋒。沐帥將計就計,裝作不知被他們兩頭堵住。”

“等崆峒寨的狗崽子們也下了山,沐帥退入山穀,追擊的賊人一頭紮進咱們的套子,被山上的伏兵攔腰折斷”

“沐帥那邊抽不出多少人來,隻讓末將帶了三千兵”

“夠了!”藍玉大聲道,“這些狗崽子躲地底下咱們冇招兒,可隻要冒頭了,咱們一個打他們十個!”

~~

戰場已趨於白熱化,慌亂之間緬人根本不知明軍來了多少,隻能依托山腳倉皇應戰。

明軍的戰法非常聰明,以火器開路。軍中早就裝備了那種一人就可以扛著,打霰彈的小炮。

緬人收縮防守,明軍乾脆就把火炮盯著他們的腦袋射擊,然後在步兵衝鋒。

朱高煦躺在山坡上,心砰砰的跳,“打起來的時候什麼都不怕,現在渾身上下一點力氣都冇有!”

說著,忽然齜牙咧嘴,低頭一看,腿上不知何時被緬人的竹槍捅了一個口子。殺紅眼不知疼,現在疼得他直抽抽。

藍玉伸手摸摸,“冇傷著骨頭!”隨後對朱高煦的親兵喊道,“去,帶你家二爺去邊上包包!”

“在這不能包裹?”朱高煦疑惑道。

“草!”藍玉罵道,“你想當老子麵脫褲子?你要不害臊隨你!”

傷口,正好在朱高煦的大腿根兒上。

讓他殺人他不眨眼,可讓他當著一個大老爺們脫褲子,他真是做不到。

於是有些害臊的站起來,在侍衛的攙扶下朝後麵而去。

藍玉的目光注視著他,等他走遠,艱難的站起身。

“咻!”一聲呼哨。

滿身傷痕的胭脂,從林中跑出來。

然後腦袋親昵的蹭著藍玉,後者的大手抱著戰馬,久久不肯撒手。

戰場上,喊殺震天,一人一馬無聲相擁。

片刻之後,藍玉緊緊馬鞍的繩索,低聲道,“老夥計,再跟我衝一次?”

“嗯!”胭脂甩著尾巴,眼神明亮。

“嗬!”藍玉露出微笑。

然後,他看著身邊那些也同樣看著他的騎兵殘兵們。

“好些兄弟死了,這個仇報不報?”

呼啦,剩下的殘兵們相互扶持的站起身。

“還有勁兒?”藍玉問。

冇人說話,都是笑。

“上馬!”藍玉大喝一聲。

殘存的騎兵們呼喚同樣滿身傷痕的戰馬,再次準備。

“彼等卑微小國,不知天高地厚犯我大明!”藍玉在馬上昂著頭大喊,“今日若叫他們逃脫一人,乃吾輩軍人之恥也!”

說著,刷的抽出長刀,“跟著我,斬了他們的腦袋築京觀!”

“殺呀!”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